人民網>>黑龍江頻道>>熱點關注

悉尼咖啡館被劫持人質:“我們出不去了”

2014年12月18日15:21    來源:人民網-國際頻道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悉尼咖啡館被劫持人質:“我們出不去了”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槍手開始漸漸變得難以捉摸。他的憤怒讓人膽顫,人質們開始感到絕望。他們順從槍手的意志,錄制了視頻,乞求獲釋,然后開始逃跑求生。

  槍手知道自己的訊息未被傳遞出去,開始勃然大怒。在過去的數小時裡,他在這間咖啡館裡煩躁不安,行為捉摸不定。他拿著一支鋸短的獵槍,控制著這群惶恐的人質。

  他命令人質給媒體打電話,要求與總理阿博特直播通話,但被拒絕﹔他強迫人質錄制視頻短片,不久在網上也被刪除,其他要求也沒有得到回應。於是他把火都撒在了人質身上。

  “我們出不去了”,一名人質告訴另一人,“誰也逃不掉了,我們都會死在這裡”。

  澳大利亞《衛報》記者與多名被槍手莫尼斯挾持的人質的親友交談,了解到那段驚魂17小時內,這些人質所遭遇的可怕經歷。

  咖啡店裡的顧客們開始感到不安,是因為事發之初,莫尼斯揮槍瞄准咖啡店經理,令后者驚慌失措。莫尼斯最初是坐著的,跟這名經理在交談,那隻裝著槍的包就放在腳邊。突然之間,毫無征兆地,莫尼斯站起並抽出獵槍,向顧客們大喊,勒令他們站在原地並舉起雙手。

  他高喊著,稱自己是伊斯蘭國代表,而這是一場恐怖襲擊。他說大樓裡有炸彈,而所有人必須聽從其指揮。

  莫尼斯鎖上咖啡館的門,要求所有人原地舉手站立。大家驚嚇而沉默地站著,看著眼前這個持槍者。幾乎與此同時,店外有名女子正走向咖啡館的自動門,拍門要求進入。莫尼斯將槍口調轉向她,無聲地警告她,沒有人能再出入。

  這名女子立刻報警,警方隨即包圍了這棟大樓。這個平日裡年底周一通常繁忙的馬丁廣場,隨后被警方清場疏散。

  澳大利亞當局最早發布出來的消息是在10點剛過,新州警方在推特上發布消息:“警方正在悉尼市中心的馬丁廣場執行公務,建議民眾勿要前往”。

  咖啡館內,莫尼斯讓人質們惶恐不安。有人尖叫,有人控制不住地抽泣,至少一人因為恐懼而嘔吐。

  在掌握店內局面后,莫尼斯開始控制人質的對外交流。

  在過去多年裡,他一直在譴責自己認為所遭遇到的不公待遇。他曾書寫傳單和信件,曾在國會大廈外把自己用鐵鏈捆起來以挑戰法庭,但沒人關心。政客、媒體和法官都不曾理會。

  現在,他終於找到一個平台,讓大家聽他說話,並且大家隻會聽他說。

  一名人質的電話響了,莫尼斯咆哮道:“把電話扔了!”

  他是店裡唯一一個手持武器的人,但他意識到自己沒法一個人控制17名人質。他要求人質靠牆站立,利用他們控制社交媒體來傳遞信息。他命令他們,指揮他們怎麼去做,給誰打電話,以及說什麼。

  其他人和老人被趕到店的另一側。

  莫尼斯逼迫咖啡館員工充當信使,要求他們給2GB電台、九號電視台、七號電視台和澳大利亞廣播公司打電話。接到電話的記者都聽到他在背景音中的高聲發令。

  莫尼斯有3個要求。根據手裡人質的數量,他制定出一套計劃,而人質就是交易籌碼。

  為了換取與總理阿博特的直播通話,他計劃釋放5人﹔為了換取當局對外公開宣布他正代表伊斯蘭國執行恐怖襲擊,他可以釋放2人﹔為了換取一面伊斯蘭國旗幟,他還會放走1人。

  這些要求都未獲接受,因此誰都不能走。

  莫尼斯隨后逼迫人質錄制視頻,希望籍此向公眾傳遞自己的要求。這些視頻被發給多個媒體網站和YouTube,后者稍后將其刪除。

  莫尼斯挑選了4名女性在視頻中露面。顯然是被他逼迫,這些人質都稱他為“兄弟”或“我們的兄弟”。

  視頻顯示,她們站在咖啡館的一角,背后一名男子手舉一面印有白色阿拉伯文字樣的黑色旗幟,上面寫有“沒有上帝,但默罕默德是真主的信使”字樣。

  這些女性看起來在宣讀一份聲明,或是他寫好要求的提綱,但鏡頭上看不到這些文件。

  在鏡頭后,傳來一名女性發出指令的聲音,如“3-2-1”。不知道她是誰,她的聲音很自信,但不是出鏡女人質的聲音。

  不知道莫尼斯怎麼拍的這些視頻。像素很低,音質失真,但鏡頭很穩。

  一些出鏡的女人質說話清晰,沒有遲疑,另外一些看起來很惶恐,緊張握拳。

  悉尼律師居裡·泰勒是一名孕婦,她是出鏡人質之一,她語速很快且清晰。

  “我的名字叫居裡·泰勒,我是一名悉尼律師,這條信息要傳達給阿博特。我們正與……呃……我們的兄弟在一起,他提出了3個簡單要求,第一就是要阿博特給他打電話,媒體直播,簡短通話。如果他同意,我們中的5個人將獲許離開。我們不理解為什麼這辦不到”。

  “第二個要求是,他希望政客們宣布這是一宗由伊斯蘭國針對澳大利亞發起的恐怖襲擊。如果這條做到了,他會讓我們中的兩個人離開”。

  “第三條是他要一面伊斯蘭國旗幟,拿到后會再讓一個人離開”。她的聲音被一個未出鏡女性聲音打斷了:“好,就這樣”。

  在其他的視頻中,人質們稱大樓內有炸彈,另外還有3個炸彈藏在悉尼市中心的其他地方。一名女人質稱,“我們的伊斯蘭國兄弟對我們很公正”。

  這些視頻被傳給各大媒體,沒有人播放,人質仍然全部在押。

  與警方對峙到下午,莫尼斯意識到自己的訊息並未發布出去。他開始變得焦躁,感到別無選擇。

  “毫無理由的,他變得很惱怒”,一名不方便公開姓名的人質說,“他知道自己的訊息沒能傳遞出去,他越來越生氣”。

  但也有些時候,他又變得平靜和溫和。人質們獲准喝水,一名需要服藥的女子也被批准吃藥。有人要求上廁所,他命令一名人質店員“押送”,再把人帶回來。

  隨著時間的推移,莫尼斯的情緒愈發難以捉摸,人質們也更為緊張。大家開始乞求,希望能見見自己的家人,但都被莫尼斯拒絕了。

  不過,莫尼斯的控制力也開始下降。兩名男性人質要求上廁所,在店員的“押送”下經過玻璃門時,他們問按下綠色按鈕是否能開門。

  這名店員不知道。“我才來這裡工作了一個星期”。

  這時已經是下午3點37分,案發已經接近6小時。這兩名男子決定碰碰運氣。當莫尼斯與身邊人說話時,兩人跑到前門按下按鈕。

  門開了,他們狂奔逃出生天。

  店員則從旁邊的消防門逃出。

  其中一名男子告訴媒體,“如果門打不開,我肯定會從背后吃槍子”。

  5點剛過,又有兩名員工從消防門逃出。

  莫尼斯的談判籌碼越來越少,也越來越暴躁。

  通過咖啡館的玻璃窗,警察看到莫尼斯正向其他人質大發雷霆。

  當夜幕降臨,咖啡館的燈被關了。這時離最終的結束還有一段時間。

  對於最后一段時間裡發生了什麼,大家還有些混亂和疑惑,警方也正在調查到底發生了什麼。

  據媒體報道,當莫尼斯犯困后,一名或多名人質試圖搶奪他的槍。

  警方隻能証實一點,凌晨兩點剛過,警方聽到槍響,隨即從各個門口強行攻入。

  警方向屋裡投擲閃光彈,整個咖啡館充滿閃光和煙霧。槍聲響起,震耳欲聾。

  人質開始向外逃跑,很多人把手舉在空中,以免被警察誤作槍手。

  急救人員跟隨警員進入,用擔架將傷員抬出,至少一人現場接受了心肺復蘇的急救術。

  當煙霧散盡,莫尼斯躺在地上,已經死亡。

  同樣喪生的還包括兩名人質,分別是38歲的律師卡特裡娜·道森,她是3個孩子的母親﹔還有34歲的托裡·約翰遜,咖啡館的值班經理。就在將近17個小時前,那個跟往常一樣普通的早晨,就是他與莫尼斯有過最初的交談。(馬小龍)

  (本文選譯自澳大利亞《衛報》)

(責編:實習編輯 王偉然、張喜艷)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熱點推薦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