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黑龍江頻道>>社會政法

父親為被燙傷幼子脫衣將其皮膚拽掉

2015年03月25日11:28    來源:錢江晚報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父親為被燙傷幼子脫衣將其皮膚拽掉

  孩子意外深度燙傷,媽媽寸步不離地在病床邊悉心照顧。 見習記者 郭戟鎧 攝

  昨天上午10點多的寧波市婦兒醫院,住院部外三科42號床邊,周新財低著頭,雙眼泛紅,盯著病床上的兒子寧寧。

  病床的另一側,妻子余留女戴著口罩,小心翼翼地用棉簽慢慢擦拭著孩子的臉頰。

  或許是因為疼痛,每隔幾分鐘,他會發出一陣大哭,然后再慢慢地停歇。

  聽到哭聲的時候,余留女會抿著嘴,動作更加輕緩一點。

  一個禮拜前,寧寧洗澡時被熱水燙傷,深二三度燒傷面積23%,屬於特重度燒傷。自那天開始,周新財夫妻的心,就和孩子的病痛連著一起,時時絞痛著。

  “是我們沒照顧好孩子……”看著兒子,周新財的頭埋在胸口,一滴眼淚掉在鞋面上。

  父親哭著說,都怨我啊——

  看到兒子燙傷了急著脫他衣服

  臉上跟胳膊上的皮都拽掉了

  寧寧隻有17個月大,躺在病床上小小一團,臉肉嘟嘟的,哼哼唧唧地發出一點哭聲。這張小臉上,除了眼睛周圍,其他地方都覆著或黃或紅的結痂,嘴巴以下尤其嚴重﹔露在被子外的上半身和兩條胳膊,包裹著厚厚的紗布,隻有偶爾從被子下端溜出來的一雙小腳,光滑細膩。

  看著孩子,周新財夫妻的眼圈又紅了。他們都是江西人,七八年前來到寧波打工,前兩年,兩人在石?開了個手機店。

  一年多前,兒子寧寧出世。日子過得本來開開心心。可3月18日,禍事從天而降。提起這件事,周新財還是滿心的悔恨:

  那天中午,我跟老婆准備給寧寧洗澡。平時,給孩子洗澡我們都是先放冷水,再放熱水,隻有那天,不知怎麼搞得,就先放了熱水。

  熱水放好了,我就去打冷水,我老婆抱著寧寧去拿毛巾。放毛巾的地方有點窄,她就把寧寧放下來,轉身去取。

  接下來的事情,都是老婆告訴我的。她說寧寧現在17個月大,會走路了。她回頭的時候,寧寧自己摸到澡盆邊上,兩隻小手去拍盆邊的浴罩完。老婆趕緊想過去把他抱起來,但是來不及了,他整個人往前一扑,栽到手裡去了。

  這個時候我還在接冷水,聽到孩子哭得撕心裂肺,老婆叫得又大聲,趕緊沖過去了。一看當時的樣子我就慌了,一把把孩子抱起來,什麼也沒想,先把他的衣服給脫了。結果衣服一拉,孩子臉上跟胳膊上的皮全都被拽掉了。

  這是我最后悔的一件事。后來我想起來,以前在新聞上看到過,燙傷了要用冷水沖,不能馬上脫衣服。其實當時我是端著冷水進來的,怎麼就忘了呢 ……我當時腦子裡一片空白,看到孩子哭得厲害,還給他胳膊上燙的最紅的地方涂了牙膏……

  說著說著,周新財的淚又掉了下來:“孩子現在傷的這麼嚴重,都是我們的責任……”

  醫生遺憾地說,可惜啊——

  如果燙傷后採取了正確的措施

  孩子現在可能都出院了

  “如果寧寧的父母在他燙傷后採取了正確的急救措施,孩子或許現在都快出院了。”昨天,市婦兒醫院燒傷科主任楊明忠遺憾地告訴記者。

  他說,寧寧現在是深二三度燒傷面積23%,其中深三度燒傷面積10%,屬於特重度燒傷﹔傷得最嚴重的地方是雙上肢和下巴、頸部。

  “孩子現在處於感染期,已經出現局部感染,一旦嚴重感染細菌,可能引發敗血症,將有生命危險。”楊主任說,這是現在他們最擔心的事情。

  寧寧被燙傷的消息,被好心人發到了網上,也引起了社會各界愛心人士的關注。昨天上午,在錢江晚報記者採訪的一個多小時時間裡,先后有6批愛心人士來看望寧寧,並為他捐款幫助治療。

  對此,楊主任很感動,又有點焦慮:

  “在孩子沒有脫離感染期之前,建議來醫院的 人數別太多,進入病房時戴口罩,別長時間圍在床邊,這樣才有助於孩子的康復。”

  昨天,周新財告訴記者,這幾天,很多素不相識的好心人,用各種方式給他們捐款,金額已經超過10萬元,“很多人我都不認識,隻能借助你們報紙表達謝意”。

  昨天,一位愛心人士還幫他們聯系好了上海瑞金醫院,如果不出意外,今天上午,康寧會轉院到上海治療。(通訊員 馬蝶翼 記者 李竹青)

  (原標題:著急想脫掉兒子的衣服 臉上胳膊上的皮都拽掉了)

(責編:張喜艷、鄒慧)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熱點推薦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