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黑龍江頻道>>社會政法

少年爭房產給奶奶下毒致男童身亡續:尚未下葬

2015年04月07日09:42    來源:新京報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少年爭房產給奶奶下毒致男童身亡續:尚未下葬

蹬著三輪在小區門口收廢品的老鄭,在接受採訪時難掩喪子之痛。新京報記者

  蹬著三輪在小區門口收廢品的老鄭,在接受採訪時難掩喪子之痛。新京報記者 王巍 攝

4月3日本報。

  4月3日本報。

  “少年爭房產給奶奶下毒 男童誤飲身亡”追蹤

  一起離奇的投毒案,導致了一個無辜家庭的悲劇。

  從事廢品收購的老鄭,將一瓶別人送的露露飲料帶回家,熱好后給5歲的兒子喝,兒子飲下后中毒身亡……案件很快被偵破,毒飲料是18歲的潘某一手炮制,他為了房產將亞硝酸鹽注射進露露飲料,想毒死爺爺的后老伴,但飲料陰差陽錯地被家人扔到了垃圾箱,又被撿荒者李奶奶拾得,作為禮物送給了老鄭(本報4月3日報道)。

  案發至今一年多時間,潘某歸案受審,老鄭原本的平靜生活也被兒子的意外死亡打破。昨日上午,老鄭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最令他耿耿於懷的,是投毒者至今未表示歉意。他已提出了72萬元的附帶民事賠償,希望法院判決能還兒子一個公道。

  痛失愛子

  “插著管子還跟我點頭”

  老鄭一家平靜的生活,在去年1月5日戛然而止。

  回憶起那天發生的事兒,老鄭悲傷不已。當時正值寒冬,晚上特別冷,他帶著拾荒者李奶奶送的露露飲料回家,5歲的兒子軍軍(化名)看見后嚷著要喝。“我還特意看了看,距離有效期還有大半年,於是熱了飲料遞給孩子”。

  “孩子喝完就開始嘴唇發紫,牙齒咬得特別緊”,老鄭說,軍軍情況越來越嚴重,他帶著兒子趕到石景山醫院。“醫生問是不是煤氣中毒,我當時就反應過來是飲料有問題”,但老鄭開始並沒往下毒方面去想,只是以為遇到了假冒偽劣產品。

  病情危重的軍軍后被轉到301醫院搶救。老鄭清楚地記得,被搶救了一宿的兒子嘴裡插著管子的情形,“那時候他還有意識,我跟他說話,他還點頭”。

  可到了第二天早上,兒子就沒了。

  老鄭報案后,警方對飲料進行了鑒定,確認軍軍系亞硝酸鹽中毒。

  在隨后的調查中辦案民警發現,這些飲料是李奶奶從一單元樓門口的垃圾桶內撿到的,李奶奶自己喝了一盒后,剩下的送給了廢品收購站的老鄭夫婦。而喝過飲料的李奶奶也出現了腹瀉症狀。

  經過檢驗,警方在飲料包裝上發現了針孔,從李奶奶撿拾飲料的地方調取監控發現,住在單元樓內的一名中年女子將這些飲料扔進垃圾桶,經排查該中年女子便是潘某的母親,有家屬積怨的潘某有重大作案嫌疑,潘某隨后被控制。

  老來得子

  “喜歡的吃喝沒有斷過”

  “要是軍軍還在,也快上二年級了”,雖然事情已過去一年多,但老鄭在小區旁邊的學校,看到有與軍軍年齡相仿的男孩子,都會忍不住盯著多看一會。幾次在夢裡,他都看到了軍軍:“他在邊上玩,我叫他,他不理我……”

  44歲的老鄭是安徽人,14歲跟隨收廢品的父母來到北京生活,妻子是同樣“漂”在北京的同鄉,兩人相識成家生下一女一子,18歲的女兒即將中專畢業。老鄭是家裡的獨子,擔負著傳承香火的責任,在他將近40歲的時候,才迎來了軍軍。

  軍軍出事前,老鄭一家人的生活都是圍著兒子轉。老鄭夫婦租住了一區院內有幼兒園的小區,每天早上先把兒子送到幼兒園后,才開始工作。為了能按時接軍軍回家,夫妻倆下午經常提前收工,回家時總是會買點飲料或者零食帶給兒子。

  老鄭說,家裡老人原本也可以照看軍軍,但心裡舍不得。他覺得自己可以讓軍軍像這座城市的其他孩子一樣,從小開始接受正規的教育。

  在那段時間裡,老鄭與妻子每月收入刨去房租和日常開銷,還有一些結余,對於軍軍更是“喜歡的吃喝沒有斷過”。但現在老鄭隻能黯然神傷,“現在也沒什麼收入,兒子都不在了,沒啥心氣兒干了”。

  記者採訪時,一個女子蹬著一輛載著廢品的三輪與他擦肩而過,老鄭看了一眼,將三輪車又往牆邊靠了靠。“那女的就是我老婆”,老鄭說,現在家裡盡量不提兒子的事,因為一旦提及,妻子便會止不住地痛哭。

  怨恨難消

  提出72萬元附帶民事賠償

  老鄭平時工作的地方位於復興路一個單位的家屬院,這個院子也是往露露飲料裡下毒的潘某的住址。

  今年4月2日,潘某因涉嫌故意殺人罪和過失致人死亡罪在海澱法院接受審理。據指控,潘某為爭房產產生殺害奶奶楊某的想法,遂使用注射器向杏仁露內注射亞硝酸鹽。楊某飲用后出現不適,將箱內剩余杏仁露退回潘某家。潘某母親在不知道飲料有毒的情況下,將部分飲料扔到位於其所住小區內垃圾桶中,被拾荒的李奶奶撿拾,其中一些被轉贈給老鄭夫婦。

  潘某受審時,老鄭也提出了72萬元的附帶民事賠償。對於軍軍的死亡,潘某的辯護律師曾指出孩子父母也存在一定過錯,當庭遭到老鄭的抗議,同時要求法庭對潘某嚴懲。

  “他賠我一個億也不能換回我兒子的命”老鄭告訴記者,是海澱區司法援助中心幫他找的律師,目前所有的事情都已交給律師處理,他的希望就是法院能給他一個公平的結果。

  老鄭怨恨的除了潘某,還有送飲料的李奶奶。李奶奶住在老鄭家隔壁的小區,以拾荒為生,平時將撿到的廢品賣給老鄭的回收站。“我怨恨她,是她沒跟我說實話,我肯定會要她賠”,老鄭說,李奶奶將在潘某家樓下撿來的飲料,說成是別人所贈轉送給他們。

  生死離別

  等待判決兒子尚未下葬

  “軍軍跟誰都好,見什麼人說什麼話,嘴巴特別甜……”隻要一提及兒子,老鄭的語氣就會變得輕柔,盡管臉上還是沒有什麼表情。

  這個皮膚黝黑的中年男子,眼瞼下方密布著常年風吹日晒而形成的刀刻般的紋路,鬢邊豎著幾根白發,下頜的胡子橫七豎八地支棱著,眼睛裡帶著些紅絲。路過的街坊有的還叫他“小伙子”,他也跟來往的熟人打招呼,“都是幾十年的熟人了,大部分都挺好,事情發生后,也有人安慰過我。”

  對於投毒的潘某老鄭稱,不管是不是故意,自己的兒子是潘某毒死的,“他應該給我下跪!”老鄭說,潘某家裡也沒人跟他聯系過,也沒有道歉。至於潘某在法庭上說要對被害人家屬賠償贍養,老鄭哼了一聲:“他連奶奶都想毒死,誰還能指望他什麼?”

  潘某在押,但李奶奶卻在小區內不時能遇到。據老鄭說,事情發生后雙方再沒打過招呼,李奶奶也沒有過任何表示。

  今年春節,老鄭家變得冷冷清清的,他與女兒在北京過節,妻子回老家陪岳母,而老鄭的岳父,在軍軍去世后沒幾個月也意外辭世了—“這與我家孩子有關系,老人當時在北京,覺得沒照顧好外孫,回老家精神也不太好,有天不小心就掉到河裡淹死了。”

  “清明節?沒有上墳”,按照老鄭老家的規矩,清明是掃墓祭奠逝去親人的日子,直到現在軍軍仍然沒有下葬,老鄭說要等拿到那一紙判決書,才去處理兒子的身后事。(王巍)

(責編:張喜艷、鄒慧)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熱點推薦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