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黑龍江頻道>>社會政法

被淘汰出租黑市變套牌車 違法成本低難杜絕

2015年04月07日09:53    來源:新京報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被淘汰出租黑市“換裝”變套牌車

  3月23日下午,花鄉橋附近一小院內,20多輛已被噴上藍漆的出租車公司淘汰車輛,正由“車虫”向外兜售,車牌處的黃色出租車原漆清晰可見。 新京報記者 尹亞飛 攝

  2014年7月4日,交通執法人員展示套牌出租車,與旁邊的真出租車相比,套牌車左前方保險杠無字母數字編號。新京報記者 高瑋 攝

  3月23日,幾名男子在花鄉橋西南角查看一輛下線車車況,准備買來改為套牌出租車。

  3月24日,勁鬆肯德基快餐店門前,三名男子在涉毒交易時被警方摁住了,其中一個是開著出租車來的“的哥”,他的車被証實為套牌車。

  這算是意外逮到一個克隆出租車,而據交通執法部門統計,最近兩年每年都能查獲千余輛克隆車。雖然執法部門加大了執法力度,但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京城馬路上的數萬輛出租車中,仍有不少魚目混珠的套牌出租,而販賣、改裝套牌車的黑市業務,也為躲避執法查處,將生意搬到了網絡上。

  當32歲的李洪生得知假的哥因為涉毒被抓的消息后,隻說了一個字:“作!”

  李洪生也是一個假的哥,他開的車,是花一萬多買來的、已經從出租車公司“退役”的下線車。噴上漆、裝上頂燈、安上計價器,套個“京B”的車牌,這就是他生活的“靠山”。

  因為套牌車查得緊擔心被抓,李洪生開套牌三年來,都以不違章、不找假幣、不出事故為行事准則,盡量低調免得“引火上身”,所以他覺得那位開著套牌車還涉毒的同行,簡直就是在“作死”。

  套牌車遇圍堵載客狂逃

  他平時拉活兒很注意,除了問目的地,很少跟乘客說話,他擔心東北腔露餡,甚至連等紅綠燈時都得四下觀望,即便如此小心,但李洪生有一次還是差點被逮著了。

  那是年初一天的凌晨,載著位女士的李洪生,被幾輛執法車堵在了南三環主路上。

  李洪生一時心急,不顧后果地挂擋倒車撞,然后又猛踩油門往前頂,將圍堵的執法車頂開之后,一腳油門往前急飆而去。

  李洪生聽其他套牌司機說過,隻要車上有乘客,執法人員擔心出事故,一般不會開車猛追。果然,當他跑出幾公裡后,發現確實沒有執法車追來。

  他趕緊找了個地方,讓已經嚇得面色蒼白的女乘客下了車,沒要錢,連說了幾聲對不起,李洪生就趕緊開車離開。

  這時,他才發現自己滿頭滿腦全是汗水,厚厚的保暖內衣也都濕透了。

  躲躲藏藏,凌晨4點,李洪生從土路繞回其租住的朝陽區東辛店村。

  平靜下來后,他才想起當初在花鄉附近買這輛車時,賣車的老大哥曾給他打包票:萬一被抓了,聯系我,在罰款基礎上多交個千兒八百,當天就能贖回車繼續開。

  即便如此,李洪生也不想用現身說法來驗証老大哥說的話是真的還是吹的。上萬元的罰款,對這個長年隻抽5塊錢一包煙的套牌出租車司機來說,就是一家人幾個月的生活費。

  回到村裡的李洪生,把出租車停進了一小片樹林裡,然后拆掉了車牌、計價器等。

  他擔心套的這套牌子已經被執法人員記錄下來了。

  其實就算執法人員沒記錄,也有不少正規出租車的司機在找這輛車。因為當晚有路過現場的出租車司機,將李洪生的“套牌號”發到了的哥的微信群裡,尋找真車主。

  的哥查套牌懸賞千元

  當天下午,這條微信被轉發進44歲“的姐”孫小梅所在的微信群裡。

  此時,孫小梅正在機場排隊,看見“尋真車主”的消息彈出,她眉頭一皺。

  “唉,不是我的。”幾秒鐘后,孫小梅用語音在群裡發表了辨認結果。

  孫小梅一直在找套自己車牌的克隆車,可對方就像影子一樣,總是抓不住。

  當初發現被克隆,是因為孫小梅接到了隊裡電話,通知她在回龍觀又一次違規行車。

  身上已經背了兩次違章的孫小梅著急了,因為按照公司規定,短期內有三次以上違章將被開除。

  她急匆匆趕回車隊查看違章記錄,發現這次違章發生那會兒,她正在機場等活兒。

  隊長一聽,覺得可能是遇到套牌了,趕緊帶著孫小梅去調取了GPS,並與被拍到的違章車輛進行比對。

  猜想很快被証實,兩車號牌相同,但駕駛員性別和車身顏色均不同。

  報了案,孫小梅還得趕緊開被套牌的情況說明和GPS証明,然后趕去交通隊撤銷違章。

  整整一天半,孫小梅沒拉成一個活,沒踏實吃上一口飯,開著車東奔西跑。

  最終,違章清除,工作算是保住了。但老司機告訴她,即便她的車牌號在交管局系統裡備案了,執法人員在查扣時會著重搜索,但想抓到套她牌子的車,無疑是大海撈針。

  孫小梅把這段遭遇發在朋友圈裡,末尾還附上一串哭泣、委屈、氣憤的表情圖像。

  的哥趙凱在孫小梅的朋友圈留言:可惡的套牌車!我的那個也沒抓到呢,這個月又換了兩次假幣,讓乘客給投訴了!

  為了抓到套牌車,趙凱還開出了上千元的懸賞獎金。

  “被套牌的太多了,幾乎每個公司都有,等真車司機知道的時候,都是套牌車出了事故或有了違章、投訴,然后我們就要去處理,想到有個跟咱牌子一樣的車在路上橫沖亂撞,心裡就像壓了塊石頭。”的哥小楊曾在二環路上,親眼看見真車逼停套牌車的場面,兩輛車在車流來回穿插,套牌車最終在最內側車道被逼停,但司機打開車門就跑,瞬間沒了蹤影。

  真假的哥合謀套牌分開拉活

  跟李洪生那樣悄悄套別人車牌的情況不同,王碩不用擔心真車主四處找他圍堵他,相反,他和真號牌車主老黃是同村的,還經常一起吃飯喝酒。

  “原先也開正規出租,每個月各種費用刨去后,剩不下什麼錢,開不到仨月就不干了。”王碩說,當時有哥們說買個淘汰的車收拾收拾,套個熟人的牌,分頭跑,隻要不讓管局抓住,每個月收入過萬不是問題。

  王碩找到了同村同樣開出租的老黃,因為都是老關系了,老黃答應了王碩套牌的懇求。

  得到應承的王碩,跑到花鄉附近,花了1.7萬買了輛下了線的伊蘭特出租車,開到了北皋村附近的一家小汽修店,開始噴漆裝頂燈等。

  “他(老黃)把車牌和營運証卸下來給我,自己去挂失,說牌子營運証丟了,然后去車管所又補辦一套,說是套牌車,其實我的牌子是真牌子。”王碩覺得老黃夠義氣,提出每月給老黃交“套牌費”,但被拒絕了。老黃對王碩的要求是別違章、別被投訴,隻要不牽扯正常運營,就能讓他一直“套”下去。

  套上車牌后,兩人為了不被當場逮住,幾乎都是分開跑活兒,老黃跑東片兒,王碩就跑西片兒,兩個人常常都會問對方在哪裡,將去哪兒。

  為了避開執法人員,王碩每天都是夜間出車,天亮前收工。

  從剛開始的“左顧右盼”,到后來漸漸變成“習以為常”,有時,王碩也會覺得自己開的就是一輛真車。

  “很多人套牌都是假牌假車,運營時毫無顧忌地違章、拒載,這對被套的真車和乘客的危害最大。”王碩說,而他這樣套熟人車牌的,寧願少拉活兒,也會避免出現這些問題。“畢竟是違法,三站一場(首都機場、北京站、北京西站、北京南站)給再多錢也不去,因為那邊警察多、交通執法人員多,是克隆車的禁地。”

  克隆車交易因嚴查轉場網絡

  都是開套牌出租車,也曾經被執法人員圍堵過,但李洪生和王碩一直沒被抓到過,運氣似乎不錯,但兩人都知道,執法人員查得緊,隻要還開著這套牌車,就難免會有被抓住的時候。

  “如果車被堵住了,就不要車了,大不了再花一萬多再買一輛。”李洪生說,當初他買車隻花了1.8萬,買過來用了兩天時間改裝,然后就上路拉活兒。

  王碩買車,也跟李洪生一樣,是在花鄉附近找的“車虫”。

  按照李洪生提供的線索,新京報記者來到花鄉附近尋訪,已見不到明面上擺著賣的淘汰車輛。

  花鄉橋附近一家汽修店老板稱,因為查得嚴,以前擺在街邊賣的淘汰車,現在幾乎都是在網上發帖交易。

  按照汽修店老板的指點,記者在“58同城”上輸入“二手伊蘭特”,並將售價限定在2萬元以內進行搜索,數十條買賣信息中,一些發帖者直接在產品描述裡點明“什麼用途你懂得、上路就掙錢、花車一口價”等字樣。

  汽修店老板說,這些發帖人賣的就是淘汰的出租車,其中“花車”就是還沒改漆的下線出租車。

  在這些網帖中,還附帶有車輛圖片,其中多數全車被噴上了藍色油漆。

  而在“趕集”、“淘寶”等其他幾個網站,也能查到類似“批發下線車”的網帖。

  其中一名發帖者李先生在電話裡表示,手裡有多輛二手捷達和伊蘭特出售,如誠心購買可看車議價。

  待賣淘汰出租車藏身小院

  依照與李先生約定的時間,3月23日下午2點,記者在花鄉橋西南側的便道上,見到了李先生和他的伊蘭特。

  “08年車,手續齊全,一萬六,少了不賣。”李先生約30歲左右,外地口音,出售的伊蘭特車已被噴成純藍色,頂燈、車貼、杠號等出租車標志均已拆除,前后兩個車牌已被卸下,挂車牌的位置還保留著原來的黃色。

  打開車門,車內的計價器已被拆下,副駕駛的座位前,寫有“禁止吸煙”及“北方出租公司監督熱線”等宣傳貼紙還未完全清理。

  在記者看車試車的10分鐘時間裡,有兩撥人靠近該車詢價。

  當被問及是否還有更多車可供挑選時,李先生身邊一位老師傅立即說“有”,隨即開車帶著記者一行前往附近一個沒有門牌的小院。

  小院內,兩名山東口音的中年男子正在與一位身穿馬甲、戴著墨鏡的男子砍價。約5分鐘后,一山東男子從提包裡掏出一沓百元鈔票,當著墨鏡男子的面數了起來。

  “這批倒出60多輛,現在就剩21輛了,他們剛要走6輛,你們自己選選吧,手續都是齊全的。”墨鏡男子把錢收好后,徑直走向記者。

  200平米左右的小院裡,放著20多台藍色的伊蘭特車,每輛車的車頂放有該車的鑰匙,鑰匙上貼著原本的車牌號。

  “這藍漆一擦就掉了,都是花車。”當記者表明想弄兩台車開套牌出租后,墨鏡男笑著說:“找我就對了!”

  據墨鏡男介紹,每輛車售價1.6萬,都是下線淘汰的出租車。他說,這些車都還沒到出租車8年的報廢年限,出租車公司淘汰了,但又舍不得直接當廢鐵報廢解體,就通過二手車交易賣掉,這樣一來,這些車就流到了他們手裡。

  某出租車公司一名負責人接受新京報採訪時,也証實了這種說法。

  “除了政府補貼,報廢解體一輛伊蘭特隻能拿到幾百元的廢鐵價,但交易出去,至少能賣到七八千。”該負責人說,公司將車淘汰后申請指標購新車,對於淘汰車的去向從不過問。他也坦言,很多被淘汰車輛最后都流到“車虫”手裡,不少變成了套牌車。

  頂燈計價器全套3000元

  除了賣車,墨鏡男也介紹克隆車業務。

  墨鏡男說,如果自己找不到地方改裝車,隻要多加3000塊錢,他可以幫忙找人改色,購買號牌、車貼、頂燈、計價器和卷票等全套設備。

  “全車下來不到2萬塊錢,出門直接就可以壓表拉活了。”墨鏡男說,這些車,最少也跑了七年,但性能還可以,改完后開出租,一點問題沒有。

  墨鏡男給出的價格,與李洪生和王碩當初買車的價格差不多,但當時他們買的都是裸車,開走后自己找地方加裝了頂燈、計價器、車牌等全套行頭。

  當初給李洪生改車的汽修店,就在他租住的東辛店村附近。離汽修店還有20來米,就能聞到刺鼻的油漆味。

  修車鋪的老板齊歡,正在給一輛前臉被撞壞的出租車噴漆。聽說是李洪生介紹來改車的,他立即停下了手裡的活兒。

  “做克隆車,噴漆、改色,熟人我收1800,介紹來的收2000。”齊歡說,如果還加裝頂燈、計價器、車標、假營運証啥的,另加2000塊錢。成卷的出租車空票也賣,150一卷,保真。

  齊歡說,他的小院最多可容納14輛車,而去年生意最好時,14輛車裡有9輛是套牌。

  “如果不改漆,晚上開過來,凌晨就可以開走直接上路拉活,但提前說好,咱這沒有收據、發票,也沒有保修服務,出了門,你我從沒見過面,大家都心照不宣。”齊歡說,他的頂燈、計價器等配件,都是從汽配城成批購進的,跟正規出租車使用的一模一樣。

  ■ 官方說法

  克隆車源頭難控違法成本低

  根據北京市交通執法總隊發布的數據顯示,2013年全年,交通執法總隊查獲克隆車1154輛。2014年,查獲的克隆車數量為1161輛。

  近兩年查獲的克隆車數量基本持平,但在北京市執法總隊副總隊長梁建偉看來,數量上雖得到了控制,實則並不樂觀,這其中主要原因就在於克隆車的源頭難以監管。

  “一些管理環節還是存在漏洞。”梁建偉表示,他們在執法中發現,套牌出租車基本上都是由出租車公司淘汰的車輛改裝而來。

  他說,出租車公司將未達到8年強制報廢期的車輛通過二手市場銷售外遷,不存在違規情況,但這些車輛到了車販子手中后,其中一部分並未按原計劃遷往外地,而是被截留下來進入了北京的克隆車市場。

  梁建偉透露,淘汰車的交易及改裝,此前主要集中在南四環花鄉附近,因為查得比較嚴,一些專門販賣出租車的“車虫”,將買賣搬到了網絡上,給執法人員取証和查處帶來了難度。在查找套牌車環節,雖然交通執法與公安、企業組成了“三位一體”的聯合執法模式,但套牌車作假方式多樣,一般的電子眼、治安攝像頭無法識別,執法時,多數套牌車司機不會配合執法,肆意逃竄,執法難度大。

  “抓到開套牌車的,最高處罰金額不超過2萬,對違法車輛,我們也無權沒收或強制報廢。”一名基層執法人員也表示,相關法律法規對違法者的處罰力度不高,也成為克隆車司機“知法犯法”的原因。

  對此,梁建偉建議相關部門針對套牌出租車駕駛員及制售者,出台更嚴厲的處罰措施,同時加大執法力度,“比如上海對待達到報廢年限的套牌車,就會罰沒后立即銷毀,同時,司機行為也將被納入個人不良記錄,影響就業。”(記者 李禹潼 實習生 趙寧)

(責編:張喜艷、鄒慧)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熱點推薦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