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黑龍江頻道>>社會政法

15歲少年特訓營內被教官毆打數小時后死亡

2015年04月14日17:00    來源:法制日報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少年入特訓營15小時身亡 入校后“先打服再上課”

  調查動機

  重慶市一位15歲少年在進入重慶歐瑞特訓機構15小時后死亡,家長討要說法卻遭兩區教委互相推諉扯皮……近年來,未成年人在培訓機構或學校非正常死亡事件屢見報端,暴力教育為何仍在這些地方肆虐?

  “鄒斌叔叔,你兒子是被學校教官活活打死的。24日你來問我們,大家都不敢說,說了要遭打。現在我們自由了,才敢告訴你。”

  3月22日深夜,重慶市15歲少年鄒佳航在進入重慶歐瑞特訓機構15小時后死亡。27日,在有關部門和警方干預下,該機構解散。重獲“自由”的學生們爭先恐后地向鄒斌講述了鄒佳航的死亡經過。

  15歲少年慘死特訓營

  重慶15歲少年鄒佳航因病休學,家長為了不讓孩子無所事事、繼續學習知識,千挑萬選找到渝中區合創培訓學校位於九龍坡區的歐瑞特訓部。

  渝中區合創培訓學校成立於2003年,是重慶教委、民政局批准成立的正規合法的非學歷培訓機構,辦學許可証經營范圍包括中小學文化、青少年藝體、中考集訓、問題學生、美術高考、醫考培訓等。

  位於九龍坡區的歐瑞特訓機構挂靠在合創學校名下,是專門從事“問題青少年”教育研究、不良行為習慣矯正和素質開發的特訓學校。

  “一切為了孩子,絕不使用暴力,絕不打罵學生。堅持科學訓練,以心理輔導為主,軍事訓練為輔。”正是歐瑞特訓學校的這個廣告吸引了被害人及家長。沒想到,孩子送進去僅僅15小時,便發生意外。

  鄒斌夫妻倆趕到急診室時,看到兒子躺在床上,身上大面積青紫,遍體鱗傷,已經停止了呼吸和心跳。醫生告訴鄒斌,“你兒子來醫院時已停止了心跳和呼吸”。

  3月24日,鄒斌和妻子來到學校,想了解兒子死亡的真相。然而,學校鐵門緊鎖,學生因忌憚遭教官暴打,沒人敢將真相告知鄒斌夫妻。

  27日,在有關部門和警方干預下,九龍坡歐瑞學校自行解散,全校97名學生回到父母身旁,鄒斌才從同學嘴裡知道兒子被打死的真相。

  據同學回憶,22日午飯后,鄒佳航不願回宿舍,企圖逃跑,被教官抓回宿舍毒打數小時,晚上11時許,同學發現鄒佳航已手腳冰涼,送醫后被宣布死亡。

  九龍坡公安分局一位陳姓工作人員告訴《法制日報》記者,歐瑞特訓的負責人及涉事教官共7人已被刑拘,案件正處於偵查階段,不便透露太多細節。

  入校后“先打服再上課”

  據了解,歐瑞特訓學校採用封閉式軍事化管理,教官負責管教學生日常學習和生活。

  “不僅是話語不服被打,有時候就是一個不服的眼神,也可能招來毒打。”同學肖成對記者說,被打后,教官還會因為沒有解氣,隻給犯錯學生留三分鐘時間吃飯,時間到后立刻收碗。

  14歲女生楊娜告訴記者:“我也被教官打過,他們扇我耳光,把我臉都打紅了。我馬上低頭認錯,才避免了被腳踢。”

  據報道,歐瑞學校被解散當天,學生程伍對母親說:“媽媽,是鄒佳航用自己的生命,保全了我們的命。我也被教官打慘了,教官不許我們說,更不許跑。如果跑了,被抓回來后會被打得更凶。如果有人把在學校挨打的事告訴外面,那他就不想活命了。”

  據學生介紹,這裡絕大多數學生都有過被暴打的經歷,連女生也不例外。被連續不斷地暴打,是這裡的第一課。大家給這堂課取的名字叫“先打服,再上課”。

  兩區教委互相推諉扯皮

  事件發生后,學生和家長們來到歐瑞學校所在地的九龍坡區教委,就鄒佳航死亡和自己兒女被打討說法。

  一名家長告訴記者,九龍坡區教委表示,歐端特訓是挂靠在渝中區合創培訓學校下面的,合創培訓學校是渝中區教委頒發的執業許可,“你們去找為合創發証的渝中區教委”。

  渝中區教委綜合科負責人表示,渝中區的合創學校於2003年取得執業許可,是合法辦學。九龍坡區的歐瑞特訓是挂靠在合創名下,辦學和出事地點均不在渝中區,根據屬地管理原則,渝中區教委管不了,“你們去找九龍坡區教委”。

  隨后,本報記者採訪了九龍坡區教委安穩辦,一位袁姓工作人員告訴記者,歐瑞學校挂靠在渝中區合創學校名下,用對方的公章和名義招生辦學,雖然地址在九龍坡,但從未經過九龍坡區教委知曉和批准,“我們無從知曉也無法界定他們是否非法”,並表示“屬地管理原則不太科學”,但“願意積極協助渝中區,維護穩定,處理各方訴求”。

  渝中區教委綜合科俞科長告訴本報記者:“學生是否是被打死的不能下定論,要等警方的尸檢報告出來后才能確定。”俞科長還表示,“事發地不在渝中區,不應該由渝中區教委出面”。

  對接下來該怎麼做,俞科長對記者說:“建議九龍坡方面對剩余的學生進行統籌考慮規劃,幫助完成課程或辦理退費賠償。”然而九龍坡區教委相關工作人員表示,市教委曾開會部署,要求渝中區教委牽頭負責退費和賠償事宜,“怎麼又變成是我們負責了?”

  記者在網上檢索梳理此事件的網民跟帖發現,不少網民指責兩地教委互相“推諉扯皮”。

  市教委:屬地管理分工負責

  針對兩區教委各執一詞的說法,本報記者採訪了重慶市教委民辦教育處,一位李姓工作人員表示,事件發生后,由市政府牽頭,組織公安、維穩、教委等相關部門召開協調會,會上明確劃分了各方職責。

  李姓工作人員告訴記者,會議要求九龍坡區政府牽頭負責案件偵破、疏導家屬情緒、維持穩定等工作﹔渝中區政府牽頭督促合創學校辦理退費和賠償,追究合創學校違規辦學責任,並強調退費和賠償“要在警方作出死因定論后進行”。

  針對兩區教委職能不清、不願承擔責任一事,李姓工作人員說:“歐瑞學校雖未經九龍坡區教委知曉和審批,但九龍坡區教委應有所作為,要麼要求對方進行審批,要麼依法作出關停處理。”他還表示,“市政府針對民辦教育出台過‘281號令’,明確要求培訓機構實行屬地管理”。

  未成年人保護法律難落實

  近年來,未成年人在培訓機構或學校非正常死亡事件屢見報端。本報記者檢索發現,過去5年內,相關報道多達744條。

  西南政法大學法學院副教授胡江告訴本報記者:“近年來發生的多起學生在學校或培訓機構非正常死亡案件表明,法律關於保障未成年人合法權益的規定在執行力上還有待加強。”

  他說,未成年人保護法從家庭保護、學校保護、社會保護和司法保護4個方面,建構起了未成年人權益保護的基本體系,民法通則、婚姻法、刑法等法律中,也對未成年人權益保障問題作了相應規定,但這些規定的執行力不夠。

  培訓學校或施暴者觀念的滯后,導致《兒童權利公約》確立的“兒童利益最大化原則”在實踐中沒有成為處理未成年人工作的首要原則。胡江告訴本報記者。

  從外部監管角度看,胡江認為,本案涉及的兩區教委如果有完善的監督管理機制,及早發現違規辦學和暴力教育問題並及時介入,就不會有后來的悲劇。

  從法律責任角度看,責任不明是無法直接追責的障礙之一。胡江說:“對於一些侵害行為,法律缺乏明確的責任規定,例如刑法將虐待罪的主體限定為共同生活的同一家庭成員,導致對發生在非家庭成員之間的虐待行為無法直接適用虐待罪追究刑事責任。”

  從執法角度看,胡江告訴記者,未成年人保護法等法律在執行力方面還明顯不夠,嚴重影響到未成年人合法權益的保護。有的條文雖然有規定,但很難得到執行。

  針對未成年人暴力教育致傷致死事件頻發的現象,胡江建議,完善法規,進一步明確未成年人權益范圍,細化未成年人權益保障制度﹔加強法律執行,將保障未成年人權益的規定落到實處,對侵害行為嚴格追究法律責任﹔形成社會聯動機制,形成由國家機關、社會團體、社會組織、家庭、學校、個人等共同參與、分工負責、權責統一、高效運作的未成年人權益保障實施機制,為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長保駕護航。(記者吳曉鋒 應採訪者要求,文中人物均為化名)  

(責編:張喜艷、鄒慧)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熱點推薦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