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黑龍江頻道>>社會政法

少年黑客破譯19萬個銀行賬戶 可提現金額15億元

2015年04月23日10:08    來源:正義網-檢察日報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少年黑客破譯19萬個銀行賬戶 可提現金額15億元

  上圖:庭審。中圖:提訊。下圖:寫給幫教老師的信。

  2015年4月16日,在廣州市越秀區法院206號法庭內,一個稚嫩的身影坐在被告人席上。他將頭轉向旁聽席,沒有看到家人,神情失落。他就是公安部“海燕3號”專案的主犯阿葉(化名)。

  2013年7月以來,全國各地數家商業銀行連續發生多起銀行卡被莫名盜刷的案件,涉案客戶近千名,案發地點跨越全國9個省區14個市,引起廣泛的社會影響。公安部將此案定為“海燕3號”專案,由廣東省挂牌督辦。2014年5月到9月,該案犯罪嫌疑人相繼落網。令人吃驚的是,制造這起特大信用卡詐騙案的主犯,竟然是個未成年的孩子。這名當時隻有17歲的“少年黑客”,利用從網絡泄密數據庫中所掌握的用戶數據,成功破譯了19萬個銀行賬戶資料,可提現金額近15億。

  他是天才少年,小學三年級就能破解電腦開機密碼

  阿葉很小的時候,父母就離異了。父親回貴州老家打工,阿葉隨母親住在外公外婆家。記憶中,阿葉隻見過父親兩次。后來母親改嫁,也離開了,他就跟外公外婆一起生活。外婆常年癱瘓在床,家裡全靠年邁體弱的外公支撐,過得很清苦。上初中后,阿葉白天上學,晚上跑去網吧兼職看場,在那裡自學了計算機操作技術。

  2009年,阿葉初中畢業留在網吧工作,有時也去酒吧兼職服務生。幾個月后,他用打工積攢的錢購置了一台屬於自己的電腦。買電腦,是因為聽人說上網可以賺錢。沒想到一進入網絡世界,阿葉便不能自拔。出於對計算機技術的喜好,僅有初中文化的阿葉硬是迷上了編程,希望掌握一技之長,將來自己開個網吧。

  在計算機相當普及的當下,很多年輕人都偏向於對應用軟件操作的掌握,能夠潛下心來研究編程技術的並不多。阿葉則不同,他覺得玩電腦,編程是基礎。有人見他對編程技術如此感興趣,就說“你好好學說不定能當黑客”。在網上的一個黑客交流群裡,阿葉發現了更多樂趣,結交了一些朋友。在他看來,做黑客很了不起,比電腦游戲好玩多了。

  阿葉自學黑客技術,很快就學會盜取他人的QQ號,以每個號碼幾十塊錢的價格出售,在網上賺到第一桶金。但他並不知道這是黑金,后來他告訴辦案檢察官:“我其實主要不是為賺錢,而是覺得這是個有難度的事情,能夠証明我的技術,讓我很有成就感。”這個小學三年級就能破解電腦開機密碼的天才少年,憑著自己的天賦學習黑客技術,走上一條網絡迷途。

  他是超級黑客,獲取銀行賬戶信息盜刷208張信用卡

  黑客圈子裡討論最多的就是如何利用技術來賺錢,比如盜取QQ號,破解銀行卡密碼等等。在網絡論壇上,黑客們樂於相互交流發現的網站漏洞,破解其中的技術難題不僅能滿足“技術控”的挑戰欲,有時還能帶來不菲的經濟利益。

  交流中,阿葉敏銳地捕捉到一條信息。他聽說某銀行大約有70%的客戶,其網銀登錄密碼與取款密碼及日常使用的郵箱密碼一致,隻要將他人的信息資料加以整合,就有可能提取到別人的銀行“四大件”(身份証號、銀行卡賬號、密碼和手機號),從而在別人卡不離身的情況下實現隨意盜刷。

  於是,阿葉先是通過某招聘網站的漏洞,用自編程序抓取了約60萬條公民個人身份信息,再將這些信息導入自己編寫的批量登錄程序中,碰撞出取款密碼與網銀登錄密碼、郵箱密碼一致的賬戶信息,從而使19萬個銀行賬戶的14.98億資金輕鬆落入其掌控之中。

  為了將這些賬戶信息套現,阿葉在網上聯系了網名為“鱷魚”“Q東網絡”“哥哥瘋了”“木魚”“財神票票”等不同的下線,將自己掌握的賬戶信息提供給這些人用於購買游戲點卡、Q幣、機票,充值手機話費,代繳水電費和信用卡還款,再將套取出的現金與這些人平分。有時,他還直接將掌握的賬戶信息賣給他人。

  2014年5月,公安機關接到多家商業銀行報案:“我行系統監控發現異常的WAP手機銀行開戶頁面訪問,高峰為一日168萬次,但當天實際開戶數量僅719次”“我行從凌晨0時到2時,系統監控發現WAP手機銀行快捷查詢功能有異常訪問量”……

  經過技術偵查,2014年5月8日,公安機關在廣西壯族自治區河池市某賓館房間內將阿葉抓獲。

  2015年3月20日,廣州市越秀區檢察院以信用卡詐騙罪對阿葉移送起訴。4月16日,該案開庭審理。公訴人指控阿葉自2013年4月開始至案發時止,與同案犯先后盜刷信用卡208張,造成損失共計人民幣42萬余元。對公訴人的指控,阿葉表示沒有異議。

  他是迷途羔羊,經檢察官多舉措幫教導引回正途

  “檢察官,能不能幫我一個忙,我實在太喜歡計算機了,很想在改造的這段日子裡多學點編程知識,您能幫我向家人轉達這個願望或者借一些JAVA編程的書籍給我嗎?”在看守所,阿葉依然透露出對學習新知識的強烈渴望。

  對這名特殊的“天才少年”,越秀區檢察院高度重視,攜手心理輔導老師、專職司法社工幾度走進看守所,對阿葉進行親情感化和心理輔導矯治工作。駐所檢察室給阿葉送去他喜愛的計算機書籍。心理輔導老師和司法社工讓阿葉畫一幅自畫像,了解其性格特征及思想變化,採用心理暗示法對其進行疏導減壓、心理矯正,讓阿葉重新認識自己,並與其制定了包括情緒自我管理、原生家庭、親密關系、人生規劃等內容的心理矯治計劃。“他興趣廣泛,喜歡接觸新鮮事物,如果能走上正途,會有很大的發展潛力。”心理輔導老師在對阿葉做完心理測試后如是說。

  事實上,對於這些既有較高天賦又有強烈學習精神的“少年黑客”來說,做“黑客”並不單純是為了賺錢,更重要的是對他們網絡技術的磨礪和檢驗,是他們對成人世界既定秩序的好奇和挑戰,如果社會能為他們的好勝心和表現欲提供一個健康的出口,完全可以將“黑客”變成“紅客”,成為網絡安全的守護者。例如美國政府允許黑客們每年舉辦“世界黑客大會”,讓他們有一個合理合法的途徑去展示自己的精湛技藝;澳大利亞政府派人長期潛伏在黑客論壇裡,勸導有犯罪傾向的青少年及時“改邪歸正”,並鼓勵他們加入當局成為打擊網絡犯罪的有生力量;印度國家軟件和服務公司協會為了對付發生在虛擬世界的犯罪活動,專門從黑客當中招募一批“童子軍”組成網絡警察部隊,以網絡顧問的身份向在建立反黑客“防火牆”方面需要幫助的軟件公司提供技術支持。

  “我很后悔,做黑客游走在法律邊緣,一不小心就會觸犯法律的底線,付出的代價是慘痛的。年輕人選對道路很重要,應該把掌握的‘黑客’技術用在正道上,不要去做違法的事情。我想好好改造,爭取減輕處罰,出去后當一名網絡‘紅客’,發現漏洞及時提交給網站,建議或者幫助網站進行修復,成為網絡安全方面的守護者,用自己的專業技能為社會做一些貢獻。”經過感化教育,阿葉向檢察官表達了這樣的願望。

  “幸虧作案時他是個未滿18歲的少年,對社會造成的危害還很有限,否則后果實在不堪設想。”經辦檢察官李麗丹認為,法律的真正目的並不在於懲罰,為涉罪的未成年人烹飪一道加速改造的心靈雞湯,在嚴格公正司法的同時傳遞法律的溫情,讓這些“迷途羔羊”迷途知返,或許才是法律工作者更加重要的職責所在。

(責編:張喜艷、鄒慧)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熱點推薦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