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黑龍江頻道>>社會政法

父親賣血供兒上學被曝光 兒遭輿論譴責失聯15年

2015年04月24日10:05    來源:新華網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父親賣血供兒上學被曝光 兒遭輿論譴責失聯15年

  今年64歲的青海省海東市樂都區馬廠鄉甘溝灘村村民陳邦順,曾因貧困被迫走上了賣血維生的道路,從18歲起賣了近30多年血。2001年,一場因賣血引發的“親情大戰”,成為糾纏他十幾年的心結。

  陳邦順和妻子育有三個兒子,為了能掙點兒錢養家糊口和供孩子上學,陳邦順和村裡的其他人一樣,手持多個獻血証,常年在蘭州、窯街、連城、西寧等地頻繁賣血。生活雖苦,但長子小良的學習成績始終是全家的驕傲,“兒子不僅學習好,還非常懂事。1998年兒子考到西安一所大學,錄取通知書送來的當天,我放了一串長長的鞭炮,鄰居們都羨慕壞了。”陳邦順說。

  小良上大學后,每次來信都會要些錢。信一來,就要去賣血,這幾乎成了陳邦順的條件反射。“當時兒子要錢的理由有時是買書本,有時是因為學校飯菜漲價,甚至是因為女朋友要過生日。”陳邦順說。

  2001年,在一次賣血路上,陳邦順認識了一名裝扮成“賣血者”的蘭州某報社記者,記者得知了他賣血供兒子上大學的情況,並就當地群眾以賣血為生的話題做了報道。報道在社會上引起了強烈反響,先后有14家國內外媒體到陳邦順家採訪,兒子小良也被媒體找到並進行了採訪。遭到輿論譴責的小良認為父親“出賣”了自己,自己“沒法兒做人”,一怒之下改換了姓名,與家庭斷絕了關系,15年來杳無音信。

  2000年以來,國家開始實施大規模的退耕還林和一系列集中扶貧政策,陳邦順家的一半土地退了耕,國家按每畝地每年200斤小麥和20元錢給予補助,溫飽問題逐步得到了解決,日子一天比一天好了。可每逢節日,全家人更加牽挂失去音訊的兒子,陳邦順的老伴王桂蓮經常對著家裡僅存的幾張大兒子的照片偷偷流淚。對於兒子的離去,陳邦順充滿自責和歉意,十五年間他從未間斷牽挂並尋找著兒子。

  然而一個兒子沒有找到,另一個兒子又永遠離開了他。“小弟弟因為婚事不順得了癲癇病,幾年間花了7萬塊錢尋醫問藥都沒有治好。五年前,弟弟在絕望中喝了一瓶劇毒農藥。”陳邦順的二兒子小國告訴記者,“弟弟死了,要是哥哥再不回來,家就要散了。”小國說。

  小兒子的離去更堅定了陳邦順尋找大兒子的決心。大約在十年前,一個陌生的電話號碼為他的尋找之路點燃了希望。電話那邊,一個名叫“張新”的年輕女子對陳邦順噓寒問暖,但她又絕口不提個人情況。“有一次,我聽見電話那邊有小男孩蹦蹦跳跳的聲音,還奶聲奶氣地叫‘媽媽’,我一下子明白了,她不是別人,肯定是小良的媳婦。”陳邦順十分肯定地說。

  與“張新”的聯系斷斷續續地持續了四五年,但每次在電話裡問起她的丈夫和孩子時,“張新”總是推托不答。在一次通話中,陳邦順無意中得知“張新”與家人住在內蒙古赤峰市某廠家屬院。后來,不知道什麼原因,“張新”卻斷了和他的聯系,電話號碼也成了空號。

  去年9月,他踏上了去赤峰尋找兒子的路。因為不會說普通話,很少出遠門的陳邦順幾經輾轉,拖著因骨質增生嚴重彎曲變形的雙腿,一瘸一拐到達赤峰“張新”家的小區時,被保安以“防盜”為名拒絕在外。“跑了三個派出所,都沒頂啥事兒,腿不好,實在走不動了。”陳幫順的尋子之路就這樣告終。

  採訪中他多次懇請記者幫忙找回兒子:“我想給兒子認個錯:‘我把你曝光了,我錯了!’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不要你的一分錢、一件衣服,我就想看看你日子過得好不好!我存了幾千塊錢,我想把這錢給小孫子上學用,不要讓孫子像我們一樣沒文化,吃那麼多的苦。”(記者馬千裡 顧玲 張曦)

(責編:張喜艷、鄒慧)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熱點推薦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