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黑龍江頻道>>社會政法

小伙5歲時家門口走失 20年后終與父母團聚(圖)

2015年05月25日10:22    來源:大河報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20年守望,今天的他們都是幸福的

  一家團聚,曲春寶(中)緊緊握著父親曲富生和母親牛秋香的手。

  劉國勤(右一)挽著已長成帥小伙的楊鳴(右二)笑得合不攏嘴,楊宏高(左一)更是難掩喜悅之情。

  20年前,洛陽5歲男童曲春寶在家門口走失﹔昨天,曲春寶在洛陽志願者的幫助下與父母團聚20年前,四川的楊宏高在河南好心人的幫助下安全返家﹔昨天,楊宏高帶著兒子重回故地感謝當年的好心人

  A

  骨肉團聚,執手相看淚眼,無語凝噎

  核心提示?20年前,洛陽5歲男童曲春寶丟失,父母尋找多年,均無果。2012年12月,曲春寶的父母到寶貝回家尋子網登記尋親。今年3月,曲春寶也在該網站登記。在志願者的幫助下,失散二十年的曲春寶終於和家人團聚。昨日,曲春寶回到孟津認親。

  【回家】等了20年,終於等來了這一天

  “所有親人歡迎曲春寶回家!”紅色橫幅挂在道路兩側的楊樹上,地上首尾相連擺著13串長達20米的鞭炮,從家門口一直延伸到村頭。

  昨日上午9時,孟津縣送庄鎮牛家寨的牛新超家裡擠滿了親朋和鄉鄰,牛新超的妹妹牛秋香20年前走丟的兒子曲春寶,今天要回家了。“20年了,小寶終於回來了,她媽這下該安心了!”親朋好友聞訊而來,不停地向牛秋香道賀。牛秋香卻坐立不安,時不時掏出手機看時間,“怎麼還不到啊,不會出什麼變故了吧?”牛秋香覺得時間過得好慢。

  其實昨日凌晨,曲春寶已在志願者的帶領下來到洛陽,一大早就出發起前往牛家寨認親了。上午10時許,車輛抵達村子,曲春寶一下車,就被父母和親戚團團抱住。

  【失蹤】 20年前,5歲的兒子跟著一個“爺爺”走了

  1995年4月26日早上8點左右,租住在瀍河區北關岳村的曲富生上班前看了兒子一眼,沒想到那竟是最后一眼。曲富生說,牛秋香早早去上班了,隻有孩子和他外婆在家裡,上午10點孩子回來換了一雙鞋就走了,再沒回來。

  “當時尋找無果,第二天報警的。”曲富生說,由於無法面對孩子的丟失,不久他們夫妻倆就辦了離婚手續。

  曲春寶告訴記者,當天他在家附近玩耍,一位老人承諾帶他看電影、買零食,他就跟著老人走了,被帶到鞏義市,在一戶人家生活了兩年時間,一直沒上學。直到現在的養父母把他帶回家,快8歲才開始讀書。記不清是誰告訴他父母不要他了,因此一直沒有找父母,直到現在長大了,才動了找親生父母的念頭。

  昨日,一家三口坐在家裡的沙發上,曲富生拿出錢包,夾層裡放的就是曲春寶丟失前留下的照片。這二十年裡,他錢包裡一直放著這張照片。

  牛秋香也拿出一沓兒子的照片,“我的微信頭像就是兒子。”牛秋香緊緊握著兒子的手,自從見到兒子,她一刻都沒撒開手。

  【尋親】志願者搭橋,幫一家人團聚

  2012年12月,牛秋香到寶貝回家尋子網登記尋親。2013年冬天,經過洛陽志願者“河洛天空”的努力,這對離異15年的夫妻相約到洛陽志願者的辦公室做DNA血樣取樣,錄入全國被拐孩子家長DNA信息庫。

  今年3月30日,鄭州小伙崔高鋒(曲春寶現用名)也到該網站登記尋親,碰巧是‘河洛天空’接手這個尋親任務。“他說老家是洛陽的,隱約記得自己叫小寶。”“河洛天空”猛然想起洛陽失蹤孩子曲春寶的信息,急忙打開曲春寶的家尋親帖子,帖子中寫道:“我們在家一般都會叫孩子小寶或者曲春寶”,很多細節被印証后,“河洛天空”基本確定這個尋親孩子就是洛陽失蹤的曲春寶。

  洛陽志願者“風語者”、“忘憂草”、“河洛天空”3人驅車去鄭州給孩子採血。5月22日,濮陽市公安局打拐辦公室傳來振奮人心的好消息:鄭州疑似“曲春寶”的小伙子與洛陽市瀍河區的牛秋香夫婦的DNA比對成功!

  【未來】曲春寶說他要兼顧兩頭,孝敬養父母

  因為養父血糖高,養母心臟不好,曲春寶是背著養父母尋親的。曲春寶說,“養父養母在我最需要家的時候,給我了一個溫暖的家,他們對我比對我三個姐姐還要親,我以后肯定會兼顧兩頭,孝敬養父母。”

  牛秋香說,關於兒子的未來,她不會過分干預,一切尊重兒子的決定。“他的養父母養了他20年,供他讀書、上大學,對他像親兒子一樣,小寶應該孝順他們,我也會感謝他們。”(記者趙騰飛侯夢菲文圖)

  B

  故人重逢執手感謝當年事,恩情永存

  訊昨日下午3時許,本報持續關注四川法官楊宏高終於見到了南召好心大姐劉國勤和許豐玲。“姐姐,我終於見到你了。20年來,我一直都想再回來見見你,終於見到了。”楊宏高說,前天中午他與兒子楊鳴驅車出發,還帶了一箱家鄉的桂圓。

  “姐弟”重逢,“姐姐”激動地抱住“弟弟”

  昨日下午3時30分,楊宏高終於在南召縣崔庄鄉華坪村見到了“姐姐”劉國勤。“她跟以前沒什麼變化。”楊宏高說。劉國勤也急忙迎了上去,“高了,白了,還是這張臉,跟以前一模一樣。”劉國勤激動地抱住了這個千裡之外的“弟弟”楊宏高。

  “自從聯系上之后,我老想著會怎麼見面。連著幾天都隻睡四五個小時。”劉國勤不停地說:“我從來沒想過你還會回來,聽說你來我一直都可激動。”

  據周圍村民介紹,今天一大早,劉國勤就守在了村口,不停張望著過往車輛。“國勤給我們說,他弟弟要回來了。”一穿紅色衣服的中年女子說,出於好奇,大家都陪著劉國勤等。

  楊宏高從車上抱出了一箱桂圓,分給村民,還拿出了1000元給劉國勤,200元給當年免費為他理發的許豐玲。“只是幫人一把,做了我們該做的。”二人婉拒。

  “姐姐,這是我的兒子楊鳴,那時他隻有一歲,現在已成了一名公務員。”楊宏高高興地說,“我經常跟兒子說,如果那時候,沒有這麼多好心人,你跟我都不知道在哪裡了。”

  恩情永存,楊、劉兩家以后就是親人了

  “當時的楊宏高特別瘦,頭發因為長時間沒有打理,長長的散在兩邊。”劉國勤說,自己也是窮苦人家的孩子,所以看到遇到難處的楊宏高,就伸手幫一把。“我想給他找份工作,讓他有口飯吃,但他拒絕了,說是著急回老家,當時我找了身邊的所有人,給他湊了600元,讓他順利回家。走時我一直在哭,覺得他過得太難了。現在他再回家,我會笑得很開心。”劉國勤樂得合不住嘴。

  “我特別感謝姐姐,她並不是站在一個施舍者的角度去幫助我的,而是站在我的角度幫助我。”楊宏高說,非常感激這樣的好姐姐,考慮到了當時那樣落魄的他的自尊。

  昨日,臨離開前,楊宏高的兒子楊鳴與劉國勤的女兒留下了彼此的聯系方式。“盡管我們沒有任何血緣關系,但是20年前的這份恩情把我們緊緊連在一起。以后我們就是親人了。”

  他將為今天“南召至欒川”早班車乘客買票

  根據楊宏高的意願,南陽宛運集團有限公司南召分公司已經安排好今天最早一趟“南召至欒川”的車票,今天會為每位坐這趟車的乘客買一張票。“要讓坐這輛車的乘客都能夠享受到當時的我收到的愛與溫暖。”楊宏高拿出了一沓厚厚的感謝信說,“明天我會把這些信送給這趟車上的所有乘客,把這份感動傳遞下去。”

  令楊宏高遺憾的是沒找到當年的好心司機,“20年裡,司機變換太多。”南陽宛運集團有限公司南召分公司副經理郭榮劍說,“根據楊宏高描述的情況,司機是欒川發車司機可能性比較大。”  (記者章杰文 張琮攝影)

(責編:張喜艷、鄒慧)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熱點推薦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