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黑龍江頻道>>熱點關注

張頤武:網絡文學並沒有偏離主流的價值觀

2015年06月18日07:52    來源:北京晨報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張頤武:網絡文學並沒有偏離主流的價值觀

最近,隨著《花千骨》、《盜墓筆記》的開播,網絡文學的改編再次引發熱潮,盡管有眾多鐘情原著的讀者們瘋狂吐槽改編劇,但並不影響改編者們的熱情。時下最熱的“囤積IP(Intellec-tual Property知識產權)大潮也直接指向了網絡文學”。

“影視制作需要資源,而制作者們沒辦法忽視網絡文學這個巨大的資源庫”,不管是不是喜歡網絡文學,不管對網絡文學有什麼樣的觀點,但誰都不可否認,網絡文學在大眾文化消費的世界裡越來越重要的事實。

從最早的《第一次親密接觸》,到最新的《花千骨》、《盜墓筆記》,細數這些年來風靡一時的影視作品,可以發現太多網絡文學的影子,《步步驚心》、《宮》、《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匆匆那年》、《甄嬛傳》、《何以笙簫默》……

網文和電影

的天作之合

盡管改編熱剛剛興起不久,但實際上,網絡文學和影視的結緣,幾乎貫穿了整個網絡文學的發展階段。

在網絡剛剛興起的時代,網絡文學也幾乎同時誕生。著名學者、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張頤武說,“中文網絡小說,最開始是在海外產生的,大概在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主要是一群海外的留學生在網絡上創作,這個時候,網絡文學的許多特點尚未出現,創作的模式還是傳統的方式,只是搬到了網絡上。到了上世紀末,風潮開始影響國內的年輕人,最典型的標志就是痞子蔡,他的《第一次親密接觸》,當時是我為這本書寫的序,后來也搬上了銀幕”。

新世紀以來,網絡文學以驚人的速度在發展,張頤武說,“特別是有了一些專門發表網絡文學的網站,網絡文學的發展開始進入高速階段”。

新世紀的第一個十年,是網絡文學累積的十年,諸多網絡文學中的“大神”,也大多是在那個時代成名。到了2010年以后,網絡文學開始向網絡之外的現實世界輻射,主要的方式就是影視劇的改編。

張頤武說,“網絡文學有它的特點,比如說許多作品篇幅浩瀚,《盜墓筆記》出了六七部,還不算是最大的。第二,類型多樣,穿越、玄幻、驚悚、探險等。第三,受眾以年輕人為中心。事實上,影視作品特別是電影的觀眾,同樣是以年輕人為主,它們的受眾是重合的,所以說,網絡文學改變成影視劇,是必然的事情。”

網絡文學誕生於年輕人之中,因此幾乎天然地和年輕人有非常高的契合度,張頤武說,“網絡文學有幾類,一類是青春、感傷式的,比如《致青春》、《何以笙簫默》、《匆匆那年》都是,這些作品篇幅不長,和傳統文學有一定的重合度,多是表達人對於青春、對於過去時光的懷念、感傷和慨嘆。在今天,懷舊越來越年輕化,20歲的人在懷念十幾歲的時光,這和環境變遷、生活方式變化快速有直接的關系。另外一類,是《盜墓筆記》、《鬼吹燈》這樣網絡中誕生的類型,為過去所無,但它的傳奇性同樣是年輕人所喜歡的”。

傳統文學的無力

在過去,傳統文學是影視改編的主力,《紅高粱》、《大紅燈籠高高挂》等,大作家們和影視的合作,誕生了許多經典的作品。

在今天,文學沒落的聲音一直不絕,傳統的文學作品和影視之間的關系也在慢慢地疏遠,已經很少有傳統作品改編而成的影視劇了,即便偶有崢嶸露出,但也難改大勢。

是影視創作疏遠了傳統文學,還是傳統文學再難出現優秀的作品呢?張頤武說,“這其中有很多因素,傳統文學資源少是一個原因,現在能夠在社會上有足夠影響力的傳統作家,大概不超過十個,這些人的作品,很多都已經改編完了,還有一些則是很難改編的”。

難以改編的原因,和文學創作的方式有關,張頤武說,“傳統文學的創作,其中都含有大量的現代文學技巧,或者說現代文學技巧是傳統創作的一個必要因素。這些技巧或者注重對人內心、精神的挖掘,或者注重語言的錘煉、探索,和影視傳播的特點會有差異。比如《生死疲勞》、《蛙》,就很難改編,再如劉震雲后來的一些作品,以大量的對話來表現,改變影視劇就很麻煩”。

傳統文學在年輕人中影響力的降低也是改編受阻的原因之一,張頤武說,“年輕一代中的許多人,對於傳統文學的態度都是疏而不親,他們本身沒有接受過文學的訓練,同時因為生活方式、表達方式、傳播方式的變革,他們有了自己的一套表達和交流方式,因此對於傳統的文學興趣可能就不會很高。”

相對來說,誕生於年輕人中間的網絡文學則更受年輕人的青睞,張頤武說,“網絡文學的作者大都是年輕人,他們很多沒有受過正規的文學訓練,可能在技巧、語言等方面有所不足,但是他們能夠了解年輕人的想法,同時,也正因為沒有受過訓練,反而不會被拘束,想像力天馬行空,能夠創作出非常好的故事,非常感人的人物。這就能夠吸引讀者,同時也更符合影視改編的要求。影視劇不像文學作品,對於語言、文學技巧的要求並不那麼高,反而是飽滿的情節、人物更加重要。”

同時,網絡文學的數量也使得它成為龐大的資源庫,有統計顯示,網絡文學的創作者超過百萬,和傳統作家的數量相比,幾乎就是天文數字,同樣也十倍於影視編劇的數量,因此,成為影視作品最重要的資源生產者,水到渠成。

毀譽參半的聲譽

網絡文學的改編大潮似乎不可阻擋,但這並不意味著它的聲譽和市場效應成正比,有時候恰恰相反。不用說大批熱愛原著的讀者吐槽,對於改編作品的質量、乃至網絡文學作品本身的批評也從未中斷。

張頤武說,“對於這些改編作品的批評,主要有兩方面,一方面是改編的問題,比如電影版的《何以笙簫默》,許多批評認為制作很粗糙。另外一方面是對作品本身的批評,比如故事粗糙、缺乏文化內涵等。這些批評都有一定的道理,應該加以重視。同時,也並不是說有批評,覺得不好就不改編了,這也是因噎廢食,隻要不是宣揚一些負面的東西,就應該包容一點。人總是有不同的需求,好的價值當然很好,但是懷舊、感傷這些,也是一種需求,甚至不僅僅是當今人的需求,古今中外莫不如此。”

事實上,對於網絡文學批評最多的,還是價值觀的問題,不論是社會達爾文主義的流行,還是消費主義、低俗流行的問題,都被批評者一再強調。對此,張頤武說,“總體來說,網絡文學並沒有偏離主流的價值觀,積極向上的價值,還是網絡文學中的主流,並不是說網絡文學就一定會讓人產生不好的價值。當然,負面的也並非沒有,但是負面也有不同,有的可能只是表達出現了偏差,就像抗日神劇那樣的,它並沒有轉變敵我這樣的問題,只是在表現方式上出現了不當。另外一種完全反向的價值,比如說污蔑民族英雄這樣的,事實上在網絡文學中並沒有出現。”

在張頤武看來,網絡文學中表現的價值,可能不那麼宏大,但未必沒有價值,同時一些值得注意的問題,則更應該加以引導,他說“比如小清新、勵志、奮斗這樣的,和主流價值也是合拍的。當然也有一些可以探討的東西,幫助網絡文學慢慢地提高,而不是一下子否定”。

張頤武

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著有《在邊緣處追索》、《從現代性到后現代性》、《全球化與中國電影的轉型》等。

類型化的網絡江湖

類型化無疑是網絡文學最顯著的特點之一、穿越、歷史、言情、科幻、玄幻等,網絡文學在題材上有著更加細致的分化。同樣網絡文學的改編也表現出類型化的一面。

在網絡文學改編的影視劇中,毫無疑問虛幻、科幻之類的作品極少,而言情、穿越之類的則更多,另外一個明顯的現象是,女性作者顯然在表達情感上更具優勢,因此,她們的作品更受影視的歡迎。張頤武說,“如果以純文學創作來看,女性作家和男性作家的區別很小。而通俗的大眾文學則比較明顯,比如女性可能更喜歡瓊瑤的言情小說,而男性讀者更多會喜歡金庸的武俠小說。在網絡文學中,這種表現更加明顯,女性作品,或者說更加面向女性觀眾的作品更受改編者歡迎,這和社會的發展有關,過去生產主導社會的時代,男性在生產中更具優勢,因此男性是社會的中心。今天則是一個消費帶動社會的時代,女性的地位當然大大提高,市場對於女性的重視也更多,這是自然的事情”。

傾向不同,結果也不一樣,市場推動的因素不可忽視。女性作者的作品更加細膩,更注重情感的表達,因此更適合影視作品的改編。而男性作者的作品,更多時候則被網絡游戲所青睞,甚至從某種程度上來說,眾多玄幻、科幻類的作品,本身就和網絡游戲有著極高的重合度,張頤武說,“消費傾向影響著市場的選擇,現代社會市場的分化越來越細,大眾文化產品對於文學資源的選擇,當然也有不同。男孩子可能更愛網絡游戲中縱橫江湖的感覺,而女孩子則更感性一點,這就造成了網絡文學改編不同的方向。當然,這也非絕對,男性作者的作品也並非全不適合影視,《盜墓筆記》就是一部很好的可以改編的作品。同時,也會有一些女性作者,傾向於創作比較硬派的作品,這都是有的。”

北京晨報記者 周懷宗

(責編:夏彬彬、丁洋)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熱點推薦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