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黑龍江頻道>>社會政法

雲南臉部生蛆女子去世 福州求醫半月無人願收治

2015年07月04日20:50    來源:東南網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臉部生蛆女子去世 死前曾說“我活不成了”(圖)

  王思麗微信新換的頭像

  王思麗彈古箏的視頻截圖

  “爸爸,我覺得我活不成了,我將死去。”7月2日中午12點,王思麗突然對父親王作生吐出一句話。

  一語成讖。當晚8點45分,經搶救無效,王思麗病逝於昆明雲大醫院。

  這是她離家后的第611天,重新踏上故土的第16個鐘頭。因為在福州沒有大醫院接收,父親王作生攜她回故鄉尋求新生。

  然而,命運並未眷顧她,22歲的年輕生命還是香消玉殞。些許安慰的是,這次離去,終究是離家、離親人近了些。

  回鄉途中遭遇暴雨

  他甚至擔心女兒挺不過去

  在福州救治的近半個月時間裡,沒有大醫院願意收治王思麗。返回2200多公裡外的老家治療,成了王作生最無奈的選擇。6月30日晚上11點,王作生攜王思麗坐上回雲南的救護車。

  一路護送的負責人郭先生告訴東南快報記者,王思麗在路途中的生命體征與在福州時並無兩樣。整個行程緊促不已,除了在服務站短暫休息,一行人並不敢多逗留一分鐘。

  這輛運送王思麗歸鄉的救護車離她的家越來越近。但當車子進入湘西及貴州一帶時,傾盆大雨突然而至。

  “雨大到幾乎看不清路”,郭先生說,因為社會的關注以及王思麗本身的病情,他們感覺壓力很大,“要保証她的安全也要保証效率”。

  車子穿梭在雨夜裡,王作生一言不發,心裡隱隱擔憂。他甚至擔心,王思麗可能到不了楚雄,回不了故鄉。一路上,他擔憂得合不了眼,默默地看著女兒。

  慶幸的是,7月2日凌晨4點,車子進入楚雄境內時,天空終於放晴。經過29個小時的奔波,王思麗終於回到遠離一年九個月的家鄉,這比計劃的時間甚至還要早上2個小時。

  此時,王思麗的家人已經在楚雄彝族自治州人民醫院等著他們。

  “我覺得我活不成了”

  當晚竟一語成讖

  2日早上5點15分,王思麗被送進醫院,醫院安排專家會診后表示,王思麗臉部的傷口感染已深入腦部,五臟皆已衰竭,建議轉昆明雲大醫院。

  中午12點,王作生突然聽到女兒跟他說,“爸爸,我覺得我活不成了,我將死去”。

  王作生心裡咯?一下,“這是照顧她半個多月來,第一次從她口中聽到這句話。”

  此時,親人都陪伴在王思麗的周圍。

  王作生聽從醫生的建議,決定將女兒轉進昆明雲大醫院。當天下午3點左右,王思麗從楚雄醫院轉出,晚上近7點到了雲大醫院。

  此時,家人注意到王思麗已呼吸困難。

  晚上8點,醫生對其進行搶救。晚上8點45分,噩耗傳來,王思麗經醫生搶救無效病逝於昆明雲大醫院,年僅22歲。

  7月3日清晨6點57分,王思麗的表姐謝女士給記者發來一條短信:她昨晚8點多走了。

  不能接受,不敢相信。

  他想把善款捐給同樣有需要的人

  姐姐的突然離去,令弟弟王思龍幾近無言,“再堅強的生命也抵不過現實的摧殘”。而在福州時,他還分明告訴姐姐酒店裡的同事,等姐姐好了之后,會帶她回去看望大家。

  除了家人之外,很多關心王思麗的人們也難以接受。王思麗的雲南老鄉段興苑告訴東南快報記者,自己此前還和朋友一同去鐵路醫院看望了她,“她跟我們聊天,問我們是雲南哪的,在這邊做什麼,習不習慣之類的問題,后面她想吃蒸雞蛋,我和他表弟還特意去飯店買了一份”,原本打算回雲南的時候順便再去看望一下她,卻突聞此噩耗。

  在敘述女兒離去時,王作生的語氣克制而有力量,盡量不讓人覺察到悲傷。他告訴記者,等女兒的遺體火化之后,他們將帶其回家鄉安葬,他還想把半個月來救治女兒剩下的三四萬元善款全部捐給福州的公益機構,幫助那些同樣需要幫助的人,就像人們幫助他女兒一樣。

下一頁
(責編:張喜艷、丁洋)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熱點推薦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