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黑龍江頻道>>社會政法

福建沿海毀林建墓回潮 村中老人會自建公墓售賣

2015年07月09日09:36    來源:檢察日報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福建沿海毀林建墓回潮 村中老人會自建公墓售賣

  墓地現場

  討論案情

  眼饞

  鄰村的公墓真不錯

  2013年剛過完春節,福建羅源,已近70歲的陳水順依然精力充沛,有天聽說附近村子演大戲,就興致勃勃地約了同村幾個老人前去看戲。

  幾經顛簸終於到了戲台旁,一場大戲看下來卻沒覺出有什麼吸引人的。看完戲,回家的路上,陳水順發現這個村子有一片公墓修得很不錯,看起來既美觀又省地。同行的都是老人,大家對此都很感興趣。

  這一片公墓吊足了陳水順的胃口。隻見公墓背靠青山、面朝曠野,井然有序層層排列,煞是庄嚴整齊。年近70歲的陳水順見慣喪葬場景,不但沒有避諱之感,反而自心底升起一股羨慕之情。看著眼前的墓區,一個念頭涌上了陳水順心頭。

  陳水順不是普通的老人,他是福建省羅源縣鬆山鎮渡頭村老人會的會長。

  在福建沿海一帶,不少村子都有老人會。老人會,顧名思義就是一個以老人為主、老人自發組成的民間組織,會長大多由成員民主推薦本村德高望重的老人擔任。平時村裡老人們聚在一起消遣娛樂、相互扶持以度晚年,老人會自我管理、自我服務、互幫互助,該組織最主要的一個工作就是幫助料理會員的喪葬事宜。

  和官方的村委會相比,民間的老人會在村民心目中也很有地位。比如在渡頭村,老人會會長陳水順,其“身份”和村委會主任林大瑞簡直不相上下。

  這天回到村裡,陳水順就叫上村委會主任林大瑞,還有另外幾個老人,一同到附近村子去考察人家修的公墓。大家看了都覺得很美觀。

  提議

  不如咱村也修公墓

  既然大家都覺得好,為什麼我們村不能修公墓呢?在不久之后一次老人會的常務會議上,陳水順把始終惦念在心頭的一個打算,向吳伙行、鄭大增、吳全慶等10余名理事和盤托出:提議村裡也可以搞一批公墓,自己建、自己用,舒心!

  沒想到提議得到大家一致認同,因為陳水順說出了大伙的心聲,墓地的事是老人們的一樁心事。

  “現在我們都是子孫滿堂的人了,到了這把年紀可以說沒其他可記挂的,我想大伙心裡唯一惦念的就是這把老骨頭百年后埋在哪裡吧?”陳水順說,“我們農村,自己蓋的房子自己住才舒心,百年后的陰宅自然也要自己弄才踏實。”

  於是,第一次會議老人會就全票通過了自己村建公墓的事,並決定由會長陳水順負責全程管理,出納吳全慶負責工程收入、開支,鄭大增是會計,負責記賬,其他理事各有分工配合。

  會后,陳水順、吳伙行等幾位老人再一次煥發活力,四處跋山涉水勘察了幾塊該村范圍內的“寶地”。

  有關墓地事宜的會議開到第三次的時候,老人會就議定公墓地址選在該村鴨確雙層山,“這個地方原來就被別人取土挖出一個山坳,並且已經走出一條土路,山上也就是雜草和幾棵橄欖樹”,陳水順向大家介紹了這塊理想的“寶地”。

  會后,陳水順寫了一份申請報告給鬆山鎮政府和土地所,但是沒有得到批復。村委會主任林大瑞出面,又把老人會的這份申請報告送到了羅源縣民政局。民政局工作人員答復,如果建骨灰塔是可以審批的,但是園林式公墓不能審批。

  回到村裡,林大瑞把不能審批的結果告訴了老人會。沒想到,老人們說,得不到批復那隻能瞞著做了。

  募資

  預售墓地籌集資金

  建造公墓是不小的工程,前期需要大筆資金投入。老人會裡都是老年人,他們有這個錢嗎?

  老人們倒是有一些閑錢,渡頭村位於開發區和舊縣城交接處,近年來征地拆遷,補償款每家都分得不少,各家老人多少都有一些“養老錢”。

  只是核算之后他們發現,和會議中提出的大膽規劃所需投入資金相比,單靠老人會管理層十幾位老人的“養老錢”,對於支付各種工程款項無疑是杯水車薪。

  資金缺口怎麼解決?吳伙行的提議又燃起了大家的希望:我們可以在村裡以公開募資的方式籌到所需資金。隨后,老人會在渡頭村貼出募資公告,公告裡寫明以老人會的名義修建公墓,以三種價格進行出售:凡本村村民想訂購墓位的,在募資公告貼出一個月之內,每座公墓按7500元(原定8000元,后退款500元)﹔本村人一個月之后認購公墓的,每座1.2萬元﹔凡外村人,每座公墓均以1.5萬元價格進行購買。

  在思想相對保守的農村,家家都有老人,墓位緊俏而搶手,公告貼出后一個月內就有72戶村民交錢搶購。

  2013年4月,老人會開始毀林建墓施工。當年10月,工程完工。“總共建了176座公墓,沿山勢分成12層,每座墓都用磚頭、石頭堆砌而成,並用水泥澆灌,墓前的走廊也用水泥澆灌平整。建好后本村村民上山抽簽選墓,到2013年底176座公墓全部出售完畢。”陳水順說。

  在施工過程中,不少群眾反映強烈,舉報老人會未經審批,非法佔用農用地進行毀林建墓的事實。5月11日,鬆山鎮政府組織國土所和規劃站人員,到現場發放停止違建通知書並當場進行制止。但老人會態度也很強硬:不讓我們在這裡建,那你們找個地方給我們建?

  此后,老人會就跟林業執法人員打起了“游擊”,“因為該地塊屬於國家生態林,我們不間斷進行巡查。我們一到他們都跑走了,我們一走他們又開工,真是防不勝防。他們利用本村優勢,主要利用周末和節假日進行搶建。”鬆山鎮政府一位干部訴苦說。

  經鑒定,本處公墓非法佔地3.385畝。經核算,由陳水順等人以老人會名義修建的公墓銷售金額達229萬余元,扣除成本支出后,非法獲利達55萬元。吳伙行說,獲利歸老人會集體所有,沒有分發給個人。

  修公墓的事,既解決了大家老有所終的困難,又掙到了錢,對老人會來說可謂一舉兩得,至於“違法”這一事實,大家考慮並不多。懷著愉快的心情,老人會花了15萬元,組織村裡老人去了一趟浙江橫店旅游。

  擴建

  大家一起做賺點錢

  老人會一舉兩得的創收,讓不少人感到眼紅。2014年上半年的一天晚上,一個叫倪強的年輕人找到老人會活動中心,提出想出資購買墓區旁的林地進行擴建事宜。倪強說,他可以付給老人會15名成員每人5000元。

  陳水順將此事在老人會的會議上一說,遭到大家的一致反對。10余位理事都不同意,吳伙行說:“年輕人可以做了賺錢,為什麼我們老人不能做了賺點錢?”會議當場決議,老人會自己做,在原墓區旁邊擴建墓地。

  但是這次與上回不同,這次是純粹的墓地“開發”,不為自用,隻為盈利。大家商量,這次15名成員集資建公墓,與老人會無關,賣墓利潤歸15人所有。

  陳水順提出,上次老人會修建墓地,他是領頭人,這次他不想當負責人了。於是大家積極提議由吳伙行做頭,以他個人名義建,但責任是大家的。15名老人會成員議定集資款分為16股,其中吳伙行因做頭一個人佔兩股,每股2萬元,啟動資金共32萬元,建成后所得利潤按股份分配。

  有了上次的經驗,吳伙行等人自是輕車熟路。2014年9月,擴建的公墓開始施工了。吳伙行說,購買建墓材料、雇挖機、工地現場等主要還是由陳水順和吳全慶負責。

  陳水順說,基本上都是吳全慶在監工,吳伙行是主管,大概兩天上一次山,如果有政府部門發放停工通知之類的他負責簽字,會計還是鄭大增,出納換成了林克竅,“林克竅比我還老,他隻負責在家裡收錢和付錢,收據都在他那裡,賬目還沒有開始做,會計等於什麼事都沒做。我們如果上山每人每天有150元的補貼,沒去的話就沒有了。”

  2014年12月,擴建墓地完工。老人會15人這次又建成公墓128座進行出售。他們商定,公墓以兩種價格進行出售,本村人可以每座1.83萬元價格購買,外村人以每座2.03萬元購買。

  經鑒定,本處公墓非法佔地1.885畝。兩處公墓合計非法佔用農用地(林地)面積達5.27畝,林地性質均為生態林。

  截至案發,擴建公墓已售出25座,尚未開始盈利。

  出擊

  守護這片青山綠水

  陳水順、吳伙行等人的任意妄為,在當地造成了惡劣影響,甚至一些外村人也紛紛效仿前來開發興建。

  吳伙行介紹,隻在鴨確雙層山這裡,就有5處公墓:一是渡頭村老人會修建的公墓,二是以吳伙行名義15個老人修建的公墓,三是陳某修建的公墓,四是渡頭村年輕人修建的公墓,五是2015年1月開工還未完工的公墓。

  2015年4月,在羅源縣檢察院的督促下,縣林業執法大隊對相關違法建墓進行查處,並責令恢復林地原狀。公安機關也對渡頭村老人會陳水順、吳伙行等人立案偵查,追究刑事責任。2015年6月19日,經羅源縣檢察院依法審查,陳水順、吳伙行等13人非法佔用林地、私建公墓違法出售,涉嫌非法佔用農用地罪,決定依法提起公訴。

  羅源縣檢察院檢察長吳詩疆向記者介紹,目前該院正積極配合羅源縣委、縣政府,會同公安、林業、民政、國土、宣傳、監察、財政和文明辦等部門,在全縣范圍內開展為期兩個月的毀林建墓專項打擊行動,在11個鄉鎮林區開展摸底普查,建立山林、耕地巡查機制,定期巡查基本農田保護區、國防林等管理使用情況,及時發現、制止違法相關行為。檢察官表示,他們將堅決治理違法建墓行為,深入查處其中縱容包庇和放任不管的各類職務犯罪,促使相關管理人員依法用權、勤勉履職,為一方百姓守護好這片青山綠水。(李曙明、馬菲菲、陳沂、林寶忠)

(責編:實習編輯 張燚、張喜艷)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熱點推薦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