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黑龍江頻道>>社會政法

女子疑因激光祛斑患上白癜風 美容機構否認(圖)

2015年07月27日10:15    來源:華西都市報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成都一女子患白癜風 曾在美容機構激光祛斑19次

  趙女士到美容醫院激光祛斑一年半后患上白癜風。

  “你的臉遭白癜風了。”聽到醫生此言,趙女士很驚訝,“我明明做的激光祛斑,怎麼會得白癜風?”為了治病,截至7月26日,趙女士已打了7次針,服用了半個月的藥,以及早晚涂抹軟膏,但是臉上的白斑仍明顯可見。如今,她已停用所有化妝品。

  20多天前,趙女士做完最后一次激光祛斑手術,當時感覺到臉比前幾次手術時更痛。之后醫生發現,趙女士的臉上患上了白癜風。趙女士懷疑,白癜風或與激光祛斑有關。隨后一周,她先后去了5家醫院、4家鑒定所,“他們說白癜風病因復雜,無法給出鑒定結果。”

  案例

  激光祛斑 一年半后患了白癜風

  7月2日,44歲的成都市民趙女士,去成都某醫療美容機構做最后一次激光祛斑手術。

  從2013年10月與美容機構簽下黃褐斑和深層斑的治療同意書后,在一年多的時間裡,趙女士先后做了19次祛斑手術。她回憶,手術時,有三種不同儀器輪換著往臉上打激光。

  在李醫生執行完最后一次手術后,趙女士感到“臉都木了,沒有知覺。”

  幾天后,趙女士臉上的紅腫仍未消除,她跑到醫院接受皮膚修護。在檢測時,另一位姓崔的醫生發現,趙女士的臉上長出了白斑。

  “你的臉遭白癜風了。”崔醫生說。趙女士很驚訝,“我眼淚一下就包起了,明明做的激光祛斑,怎麼會出現白癜風?”

  之后,趙女士去了成都的4家醫院,均被診斷出患有白癜風。截至7月26日,她已經打了7次治療白癜風的針藥,臉上的白斑並無變化。趙女士感到心灰意冷,她猜測說,得白癜風應該和激光祛斑有關。

  答復

  美容機構:不認可白癜風由激光造成

  20日下午,趙女士來到做手術的醫療美容機構。醫療小組吳經理解釋,“根據我們的專家會診,目前醫學上沒有証據能說明激光或我們開的藥,會導致白癜風。”吳經理建議趙女士去申請司法鑒定,“如果是醫院的責任,我們都會對此負責。”

  隨后,給趙女士做手術的崔醫生和李醫生說,患上白癜風或與遺傳、內分泌、免疫功能異常有關,“目前趙女士臉上出現的是單側性的、局限性的白斑,現在積極進行藥物治療是有效的。”崔醫生說,之所以趙女士最后一次手術特別的痛,“是因為過敏了”,“在能量的使用上,是和往常祛斑手術的能量一致。”

  李醫生說,她所使用的激光都是美膚激光,不會引起白癜風,“只是激光祛斑治療的時間,恰好和發病(白癜風)的時間重合了。”

  21日,記者聯系到該醫療美容機構,工作人員陳女士告訴記者,他們不認可激光直接造成白癜風的說法,“白癜風病因不明確,我們希望趙女士先進行司法鑒定,再和我們談。”

  建議

  可通過司法途徑解決問題

  過去的半個月裡,趙女士先后跑了成都4家司法鑒定所,均以失望告終,“他們都說這個鑒定做不了。”

  21日,成都某司法鑒定所一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激光祛斑和白癜風之間的關系,確實很難說到底是醫務人員操作不當引起的,還是手術並發症,或與自身體質有關。“據我所知,激光產生負作用對人體影響較小。理論上講,激光對皮膚有外傷性損傷,或可造成外傷性白癜風,但這一點我們很難用証據証明。”

  “在國際上,目前白癜風的成因仍沒有定論。”成都某公立醫院醫療美容科相關負責人說,醫療上激光的使用較為安全,激光本身造成白癜風,目前醫學上還未出現過先例。

  “如果是激光祛斑治療中,醫生操作可能會造成局部色素脫失,出現淺色的白斑。一旦出現色脫,自身是很難修復的。”該負責人建議,趙女士可通過到衛生局的醫療委員會鑒定機構做鑒定,它會根據具體情況做出仲裁。另外也可通過司法途徑解決問題。(記者 何艾琳 攝影 呂甲)

(責編:張喜艷、鄒慧)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熱點推薦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