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黑龍江頻道>>社會政法

男子相識13年不知妻子真名 妻失蹤后再生一女

2015年07月31日08:54    來源:信息時報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妻子身份造假,他該跟誰離婚?

圖片

  妻子外出打工下落不明,夫婦倆婚前生的女兒因黑戶身份將無法上初中,丈夫張亮報失蹤人口卻意外發現妻子“陳小菊”的身份証信息竟另有其人。張亮的律師在四川找到了另一個陳小菊,對方卻不願出庭作証。

  為了盡快給女兒上戶口,張亮需要先取得女兒的撫養權,於是要離婚,卻被告知應當起訴民政局撤銷婚姻登記,告了民政局,但一審二審都被駁回訴求。兜兜轉轉,張亮還是繞回來打離婚官司。可是,被告應該是四川的陳小菊還是失蹤的“陳小菊”呢?昨日,該案在蘿崗區法院九龍法庭一審開庭。

  受騙經歷 相識13年不知妻子真名

  17歲時,張亮在東莞一家皮革廠打工,認識了女工友陳小菊。陳小菊自稱來自四川,個子不高,不算特別漂亮但長得清秀,皮膚白皙。1999年,張亮與陳小菊確定了男女朋友關系,並以夫妻名義開始同居。

  2005年8月,陳小菊未婚先孕,在張亮外祖父的龍川老家生下了女兒晶晶。2007年6月,張亮和陳小菊回到張亮戶籍地廣州市蘿崗區補辦了結婚手續。當時,陳小菊提交了身份証號碼為“5113031982××××××××”的戶口簿和第一代身份証原件,並且在《申請結婚登記聲明書》上簽字聲明無配偶。審核后,工作人員准予辦理結婚登記,當場頒發了結婚証。

  2010年,陳小菊跟隨張亮回了廣州,但沒多久她就獨自外出打工。之后,張亮一直希望妻子能回來,不斷給她打電話,但總被挂斷,后來徹底聯系不上妻子。

  2012年底,妻子忽然打電話找張亮要3000元生活費。張亮借機勸她回來可她不肯。張亮心軟給她匯了款,之后又和她聯系不上了。

  無奈之下,張亮到公安機關報失蹤人口,民警將系統顯示的陳小菊照片拿給張亮看,問他是不是。張亮卻疑惑了,同名同姓同一身份証號碼,“陳小菊”卻另有其人。如果民警照片裡的人才是陳小菊,那與他結婚生女相識13年的女子又是誰?

  意外發現 陳小菊身份信息出現重婚

  女兒因黑戶身份不能上初中,張亮決定離婚,因為隻有離婚並獲得女兒的撫養權,給女兒上戶口才不用陳小菊提供身份証、戶口本等資料。2013年初,律師劉傳根受委托到法院起訴,立案庭的法官告知,既然陳小菊不是真實身份,就不能直接提起離婚訴訟,應該告民政局撤銷婚姻登記。

  立案后,劉律師拿著法院出具的調查取証函,奔赴陳小菊身份証登記的住址到四川調取認証,幾經波折卻沒有發現。劉律師再問張亮有沒有其他地址,張亮在床底下找到了妻子留下的一本通訊錄,裡面夾著一張匯款單,上面顯示匯往地址為四川境內。劉律師趕往四川當地民政局,調出了陳小菊於2003年2月與劉某登記結婚的檔案記錄,而且發現照片上的陳小菊真的不是張亮的妻子。

  讓人吃驚的是,張亮的妻子曾給四川這個陳小菊的丈夫劉某匯過款,說明他們之間是認識的,而且很可能是親戚。經調查,四川的陳小菊有三個姐妹。

  劉律師了解到,2005年之前還未實現婚姻登記信息聯網,這很有可能是2007年張亮和“陳小菊”登記時沒有查出婚姻記錄的原因,而且張亮妻子用第一代身份証登記,上面的照片不容易識別是否本人。

  2013年8月,劉律師代表張亮向蘿崗區民政局申請撤銷婚姻登記,卻被拒絕了。同月21日,蘿崗區民政局作出了不予撤銷的答復。廣州市民政局復議認為,張亮此前已經起訴,應該通過訴訟途徑解決。

  期間,劉律師還找到了四川陳小菊丈夫劉某的聯系方式,“他們要15萬才肯來一趟,這邊隻答應給1萬。”至今,四川的陳小菊不願出庭作証。

  艱難舉証

  舉報陳小菊重婚,失敗

  張亮向公安機關舉報陳小菊重婚。公安機關立案偵查后認為,現有証據隻能証明陳小菊曾經在2003年登記過結婚,但不能証明在2007年與張亮登記結婚時此前婚姻仍存續。張亮轉述了四川當地民政局的話,“結婚登記要到一方戶籍地,但離婚時去哪裡辦都行,這樣(陳小菊在其轄區內沒有辦理離婚登記)的証明不能出。”最終,公安機關認為沒有証據能証明陳小菊涉嫌重婚罪,撤銷了該案。

  告民政局撤銷登記,失敗

  張亮起訴民政局要求撤銷婚姻登記。蘿崗區民政局答辯稱,頒發結婚証的具體行政行為發生在2007年6月,張亮直至2013年9月才提起行政訴訟,已超過起訴期限。而且根據《申請結婚登記申明書》、《婚姻登記告知單》,因隱瞞、欺騙、冒名頂替、脅迫結婚的,法律責任由婚姻當事人承擔。

  2014年,蘿崗區法院一審以理據不足,判決駁回張亮的訴訟請求。今年6月,廣州市中院二審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起訴離婚,這次能否成功?

  告民政局敗訴后,張亮和劉律師再次到法院起訴離婚,但面臨告誰的難題。張亮想對陳小菊宣告失蹤,但是妻子只是聯系不上了,而且四川還有另一個可以聯系上的陳小菊,法院不可能對陳小菊宣告失蹤。其次,張亮並不知道妻子的真名真姓,隻有四川那個陳小菊的一代身份証和信息資料,以結婚証上登記的陳小菊信息來起訴就對了嗎?最終,張亮通過村委開具了妻子曾在蘿崗居住了較長時間的証明,蘿崗區法院通過研究決定予以立案。

  昨日下午2時,該案一審開庭,被告席空置。“再過一年女兒就要上初中了,沒有戶口還能上小學,但初中不行。希望快點判。”張亮說,陳小菊失蹤那麼久,他們之間早就沒感情了。經過半個小時的庭詢,法官宣告庭審結束,休庭后擇日宣判。劉律師表示,他們希望法院按照缺席審判后盡快作出判決。

  對話

  失蹤妻子再生一女挂他名下

  信息時報:妻子失蹤后對你影響大嗎?

  張亮:總是想她為什麼不肯回來,常想我也沒罵過她,沒有什麼對不住她的,一直對她都很好。想多了很難受,以前我不是這樣的,可能太抑郁,人也變得很遲鈍,說話都口吃了。

  信息時報:最近還有沒有嘗試聯系她?

  張亮:沒有了。2013年村裡計生的人找到我,說我老婆又生了一個女兒,我當時真是哭笑不得。應該是她在外面跟別人生的,只是孩子的父親又寫我了。又當了一回冤大頭。

  信息時報:如今你待人擇偶有什麼變化?

  張亮:現在不敢跟外省人打交道,總感覺信不過,女朋友也隻能靠熟人介紹,最好是本地人。

  (因案件涉及隱私,本報道中人物均為化名。)(撰文記者 魏徽徽 攝影記者 陳文杰)

(責編:張喜艷、丁洋)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熱點推薦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