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黑龍江頻道>>社會政法

62歲殘疾清潔工在陝師大工作13年被口頭辭退

2015年08月01日11:06    來源:華商報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工作13年被口頭辭退 62歲清潔工狀告陝師大

  去年,隻上過初中的垃圾清運工張安民做出了一個重要決定:將他的原雇主——陝西師范大學告上法庭。

  昨日,這起勞動合同爭議案二審在西安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

  當垃圾清運工13年 兩次獲得學校榮譽証書

  2001年,自小患有小兒麻痺、腿腳不便、擁有三級殘疾証的華縣人張安民,在陝西師范大學后勤第一集團謀得了一份工作——垃圾清運工,每天與成堆的惡臭垃圾打交道,垃圾來自陝西師范大學雁塔校區的教學樓、學生宿舍以及家屬區。

  今年62歲的張安民說,夏季最熱時,到處都是臭水、蛆虫,還有扑面而來的蠅虫。這份工作也曾給他帶來風險——2006年,一個教學實驗用剩的硫酸試劑藏在垃圾堆中,干活時,試劑滴到他的左腳面。在醫院治療了十幾天,他轉危為安。但此后,凡是氣候變化,他的腳面就疼得厲害。

  這份工作他干了13年。13年間,工資從最初的500元逐步上漲,最高時漲到1500余元,“1500元,我就拿了三個月。”張安民說,他感覺這工作還不錯,“咱就是個農民,又沒啥本事,能在城裡把自己養活,就行了。”

  在學校,張安民也曾有過自豪。“張師傅,你辛苦了”、“張師傅,咱學校的美麗也有您一份功勞”……大大小小領導、老師、學生諸如此類的話,都讓他獲得感動。2008年和2011年,因表現優異,學校后勤集團先后給他頒發了兩次榮譽証書。

  昨日,張安民小心翼翼拿出這兩份榮譽証書時,臉上還能看到笑容。

  意外收到被辭退通知 緊靠垃圾堆的住所被斷電

  去年4月30日,張安民突然收到上級領導口頭通知,因為年紀大,他被辭退了。

  “我還能干……我都干了13年了,你一句話,說不要就不要了,那怎麼行,我以后靠啥活啊。”張安民對此很不理解,他先后向陝西師范大學后勤第一集團各級部門反映,“但他們都推來推去。”

  去年8月,陝西電視台等多家媒體先后報道了張安民的處境,當時校方曾表示“將會有說法”,但隨后,張安民緊靠垃圾堆的住所遭遇了斷電,有人要求他補繳13年的電費,“沒電表、沒發票,之前不讓我交,現在突然讓我交,啥意思。”此后,妻子也丟了在學校搞衛生的工作。

  張安民先后向省市勞動仲裁部門遞交申請,但均未被受理。在此期間,他才逐漸搞清楚,學校雇佣他,沒給他交過三金,全年未休假也應有補償等,於是,他將陝西師范大學告上了法庭。

  雁塔法院一審判決學校賠償並支付年假工資

  在西安市雁塔區法院的一審中,張安民認為,13年間,他從未享受過一天節假日,每日工作10余小時,學校未支付任何加班費,也未訂立書面的勞動合同,將他辭退后,拒不支付經濟補償金,至今未給他辦理養老、醫療、工傷、失業等社會保險,導致他生活沒有任何保障。請求法院判令:1、被告(陝西師范大學)支付原告賠償金3.9萬元﹔2、被告支付原告2001年5月至2014年5月加班費30.0352萬元﹔3、被告支付原告2013年6月1日至2014年4月30日因未簽訂書面勞動合同的雙倍工資1.65萬元﹔4、被告支付原告2001年5月份至2014年5月份應帶薪年假工資2.691萬元﹔5、被告支付原告因未辦理社保手續,原告無法享受社保待遇損失48萬元。

  被告陝西師范大學的代理人辯稱,一、原告要求賠償金不能成立,2013年8月7日原告年滿60周歲,雙方勞動合同終止﹔二、原告要求未簽訂書面勞動合同的二倍工資差額不能成立,2007年12月29日,雙方簽訂過書面勞動合同,合同到期后雙方仍然按照該合同履行且原告達到退休年齡后雙方之間系勞動合同﹔三、原告要求加班費不能成立,原告每天上班隻有3—4小時,且原告並未就存在加班提供相關証據﹔四、原告要求帶薪休假的請求已超過一年時效,原告隻能請求2013年年休假工資575元,且學校存在寒暑假,對於有寒暑假的單位不存在帶薪年休假﹔五、原告要求社保損失,因其未提供証據証明社保不能補辦,故不應得到支持。

  雁塔區法院審理查明,2001年5月,原告進入被告處從事垃圾處理工作。2014年4月30日,被告以原告年齡大不適合崗位為由口頭通知原告離職。2007年12月29日,原、被告之間簽訂了《勞動合同書》,合同約定期限自2007年12月29日起至2008年12月28日止。崗位為垃圾清運。該合同第九條約定,原告的休假實行每周輪流休假一天。合同到期后,原告繼續在原崗位工作。原告在職期間,被告未為原告繳納相關社會保險。根據原告提供的對賬單顯示,原告離職前月均工資為1561.94元。

  雁塔區法院作出一審判決:1、被告陝西師范大學支付原告張安民違法解除賠償金40610.44元。2、被告陝西師范大學支付原告張安民年休假工資1436.27元。3、駁回原告張安民的加班費、未簽訂書面勞動合同的雙倍工資差額的訴請。

  雙方上訴 二審昨開庭 當庭表示願意接受調解

  一審判決后,雙方均表示不服,上訴到西安中院。昨日,西安中院開庭審理。

  陝西師范大學代理人認為,去年4月30日,張安民已經達到60歲退休的法定年齡,勞動合同已經終止。當時,陝西師范大學與張安民終止的是勞務合同,而非勞動合同,明顯屬於事實認定錯誤,適用法律錯誤,要求駁回一審判決的一、二判決內容。

  而張安民對一審判決的一、二項判決表示認可,但對於第三項判決,認為一審判決事實錯誤,適用法律不當,繼續要求陝西師范大學支付加班費、未簽訂書面勞動合同的雙倍工資差額的訴請。

  當事雙方在法庭上展開了激烈辯論。但由於張安民工作期間未有記錄,當事雙方都未能拿出有力証據來証明張安民是否有加班、加班多長時間等算賬基礎數據,在其他問題上雙方也有分歧。在法官的詢問下,雙方當庭表示願意接受調解。(記者 賈晨 實習生 ?晨)

(責編:張喜艷、丁洋)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熱點推薦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