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黑龍江頻道

殺人嫌犯關押5年証據不足獲釋續:當事人與記者對話

2015年08月25日09:38    來源:廣州日報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殺人嫌犯關押5年証據不足獲釋續:當事人與記者對話

涉嫌搶劫面臨死刑近日因“疑罪從無”被無罪釋放 經歷一場生死劫的當事人陳傳鈞昨日與記者對話“如果我真殺了人

14年前的一宗劫案,導致一死三重傷,警方抓獲的嫌犯陳傳鈞到底是否真凶,在法院審判過程中既無法証實,亦無法証偽。兩難境況下,廣東省高院堅持“疑罪從無”,宣判陳傳鈞無罪。

此前,《廣州日報》披露了這一跨越15年的重大案件(詳見8月18日《廣州日報》A16版,以及昨日《廣州日報·東莞新聞》A15版報道)。從東莞中院的兩次死刑判決,到最終獲釋,當事人陳傳鈞多次命懸一線,其經歷了怎樣的心路歷程呢?

昨天下午,記者驅車趕赴陳傳鈞福建龍岩老家,專訪了陳傳鈞。2001年案發時,他才24歲,如今,他已38歲。他說:“真是我做的,我就挺不過來了”。

事件回顧

●案件

2001年9月27日清晨,沙田一士多,店主一家一死三重傷,其中兩個傷者還是孩子,一個三歲,一個才七個月大。陳傳鈞到過現場,在店門口喊過救命,還把自己沾血的襯衫換下。

案發后第二天,陳傳鈞失蹤,之后10年,警方一直在找他。

●抓獲

2010年4月23日,東莞警方展開清網行動,陳傳鈞在福建省龍岩市新羅區西陂鎮小洋村一間食雜店被抓。警方對他做了10份訊問筆錄和一份親筆供詞。這總共11份材料中,陳傳鈞5次否認殺人,6次承認有罪。

●審判

2011年12月19日,東莞中院一審判處其死刑。陳傳鈞不服並提起上訴。

2013年9月9日,廣東省高院裁定撤銷原判,發回東莞中院重新審判。2014年4月15日,東莞中院改判死緩。陳傳鈞仍不服,再次上訴。

今年7月28日,廣東省高院終審,宣判其無罪。8月17日獲釋。

●關鍵

法院疑罪從無,是因關鍵証據的缺失。現場提取到的鐵錘、襯衫因沒有進行血跡、毛發等痕跡物質提取、鑒定,且隨后原物遺失。

●后續

陳傳鈞目前無罪,不等於該案的犯罪行為和刑事責任消失。一旦出現新的彌補和完善,司法機關可再次啟動司法程序。

高院釋疑:有悖常理不等於有罪

陳傳鈞在案發后失蹤十年,沒殺人為何要躲十年呢?對此,高院也進行了解釋。

“陳傳鈞關於為救助而抱了被害人方允崇導致襯衫沾血、因害怕別人認為是其作案而在現場更換衣服並於第二天回老家的無罪辯解,雖與一般人的常態不同,但與本案其他証據無根本沖突。因社會個體之間存在的思維、行動等方面的差異及多元化,不能以常態覆蓋非常態的存在,不能排除其無罪辯解的情形在現實中出現的可能。”

“原判作出陳傳鈞在訴訟過程中表現冷靜,因此不可能未作案卻驚慌換衣及逃回老家的推斷,系不周延推斷,難以強化証據”,高院解釋,“其無罪辯解雖有違背常理之處,但例外也屬客觀世界之常有,常理之悖不足以成就定論。”

廣州日報記者對話陳傳鈞

1.過去十年:我沒有逃也沒有躲

廣州日報:雖然高院在無法証實亦無法証偽的情況下,判了你無罪,但我還是想問一下,你到底有沒有殺人?

陳傳鈞:如果這個事情真是我做的,這幾年(指被關押的5年)我可能都活不過來了。正是因為我清楚這個事情不是我做的,加上家人對我的信任,這幾年才能挺得過來。

廣州日報:既然你沒殺人,那為什麼在案發后的第二天你就跑了呢?

陳傳鈞:我怎麼跑了?我們做工地的,做完一個地方,沒有事做,肯定得另外找一個地方,沒找到地方做事的話就回家,這很正常啊。

廣州日報:那案發前你在沙田那個工地做了多久了?

陳傳鈞:剛過去,沒多久,到沙田就是一個很簡單的活。我本來准備做完就回家的,因為那時候兒子快過周歲了。

廣州日報:那你的意思你不是逃跑,既然不是逃跑,為什麼之后的十年,你都躲起來不回老家呢?

陳傳鈞:誰說我躲起來了?我哥哥、老婆口供上確實說過我那十年都沒回老家,但那只是口供上說的。但見過我的人都知道,我每年都會回去。

廣州日報:那你這十年是怎麼過的,都去過哪些地方?在做什麼?

陳傳鈞:還是在工地做泥水工啊,這本來就算是我的一門手藝,就靠這個養家糊口。我一般都在福建干活。我們做工地的,這個城市沒事做,就會跑到另外一個城市,做一個月換一個地方也很正常。

廣州日報:我聽說你后來還開了一個小店,那是什麼時候?

陳傳鈞:小店應該是在2008、2009年的時候開的,那時是想把兒子帶出來讀書,一家人就想在龍岩市定居下來。

廣州日報:你有沒想過,這十年中警察會來找你、抓你嗎?有擔心過嗎?

陳傳鈞:沒想過。我是這樣想的,這個事情不是我做的,警察遲早會搞個清楚。

廣州日報:那這十年中,你聽見警車的聲音,看見警察,心裡害怕嗎?

陳傳鈞:我害怕什麼呢?我又沒做過虧心的事。

2.回憶現場:見過的最血腥場景

廣州日報:案發那天你進店時,有沒有看到凶手?

陳傳鈞:我進去時,店鋪裡面一個人都沒有,因為之前跟老板熟,所以才進去看一下。結果一進去就看見老板、兩個小孩身上都是血。

廣州日報:判決書中提到,你當時還去扶老板?

陳傳鈞:我當時確實有去扶他,當時店老板沒有死,我進去以后,他好像在朝我招手。扶他的時候,衣袖上就沾了老板的血。老板滿頭滿身都是血。那是我見過的最恐怖最血腥的場面,現在想起來仍很害怕。

廣州日報:我看筆錄說,當時你還換了一件衣服,把自己的襯衫脫了,換了件老板的短袖。那麼害怕的情況下,你怎麼還想到換衣服呢?

陳傳鈞:確實是,老板的血弄到我衣服上。我把衣服換下來,還穿了老板的衣服鞋子走了。

廣州日報:這樣的行為是不是有點有違常理?

陳傳鈞:當時我也是第一次經歷這麼暴力的場面,我走過去確實也是想幫他們一下,沒想其他事情。

3.將來:還沒來得及去想

廣州日報:案發后不久沙田警方就對你進行了網上追逃,怎麼你去派出所辦暫住証會沒事?

陳傳鈞:我也不知道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我只是被這個事情牽扯進來。在這個案子裡,我也是受害者。

廣州日報:你被警方抓獲后,做過10份筆錄,還有一份親筆供詞,其中有6份承認自己有罪,有5份又否認殺人,這是怎麼回事?

陳傳鈞:很多事我不想再回憶,有時人由不得自己。

廣州日報:現在出來了,有想過將來嗎?

陳傳鈞:還沒來得及想。與世隔絕了五年,很多東西我還不適應。

廣州日報:之前你說准備申請國家賠償,有算過能拿到多少賠償嗎?

陳傳鈞:還沒有,交給律師去弄吧。該怎麼賠就怎麼賠,我不會獅子大開口。

廣州日報:高院在給媒體的通報中說,雖然現在你無罪釋放了,但將來如果有更新的証據,還可能重啟司法程序,你擔心嗎?

陳傳鈞:我知道,但我不擔心,因為我根本就沒有殺人,有什麼好擔心的?(文/記者汪萬裡 圖/記者盧政)

(責編:實習編輯 李金路、丁洋)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熱點推薦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