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黑龍江頻道>>社會政法

女生扶老人疑被訛 警方:僅一名目擊者 未形成証據鏈

2015年09月12日08:05    來源:北京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女生扶老人疑被訛 警方:僅一名目擊者 未形成証據鏈

  原標題:女生扶老人疑被訛 警方:僅一名目擊者 未形成証據鏈

女生扶老人疑被訛警方:僅一名目擊者未形成証據鏈

  小袁扶著坐在馬路中間的老人供圖/任梵僮

  9月8日晚,安徽淮南師范學院門口一位老人倒地,該校一名女生小袁將老人扶起。該老人家屬認為是小袁撞倒了老人,而小袁堅稱自己是做好事將老人扶起。雙方各執一詞。11日,淮南市公安局宣傳部負責人對北京青年報記者表示,目前還未形成証據鏈,公安部門還在積極調查、取証中。老人正在住院治療的東方醫院告訴北青報記者,老人的情況很嚴重,今天會接受手術。

  學生小袁

  稱做好事反被誣陷

  9月8日晚9時許,@袁大宸發布微博稱自己是淮南師范學院的一名大三學生,“今早扶了一個摔倒的老太,看到情況嚴重就給她撥了120,結果老太家屬賴上我了,要我全權負責,監控顯示我跟老太的距離是不足夠撞上她的,但是后面的部分是監控死角,沒拍出來。尋求今早路過師院大門口對面的目擊証人,請給大學生一個公道吧。”

  微博發布后,得到淮南市政府、人民日報等官微轉發,至11日下午17時,轉發、評論、點贊數總和已超過13萬。

  9日上午,她再次發表微博,表示自己從未承認過是自己撞的人。但對方一口咬定她承認過,也不聽她的解釋。

  據當地報道,小袁當時騎著自行車,看到一位老人在她面前走,走路不穩,有點像S形,但也沒太在意,就從老人旁邊超過去了。隨后聽到身后“哎呦”一聲,她扭頭一看,那位老人摔倒在地。她便停下自行車回頭去看老人。路過的人紛紛圍觀,但沒有一個幫忙。沒過一會兒,一位中年婦女匆匆趕到,稱是老人的兒媳。老人兒媳讓小袁撥打120,並陪同去醫院。小袁猶豫了一下便同意了,還叫同學來幫忙。到了醫院,老人兒媳稱沒帶夠錢,讓小袁的同學墊付了2000元,還拿走了小袁的學生証。

  當醫生問老人是怎麼受傷的時候,老人兒媳說:“是被一個學生騎車撞倒的。”小袁當時就蒙了。

  9日晚,她發表微博:“其實想了很久,如果有第二次機會,我還是選擇義無反顧地去扶老太,隻不過下次,我會選擇恰當的方式,比如說攝像,比如說求路人拍照片作証。每個人都會遇到困難吧,在困難的時候誰都需要外界的幫助,那時的老太需要我的幫助,不就像這時的我需要你們的幫助嗎?還是要扶,隻有扶起來了別人才能服得起自己。”

  老人家屬

  不撞人為啥出錢

  據當地報道,老人的家屬稱,老人入院后神志一直不清,隻迷迷糊糊地說是“被自行車帶倒的”。小袁的同學也對北青報記者表示,跟老人交流時,老人隻答“不知道”。

  老人家屬認為老人是小袁撞倒的,他們認為這件事疑點重重:第一,如果不是小袁撞的,那當時為何陪老人來醫院,又為何墊付2000元醫療費?第二,小袁曾在醫院道歉說是她不小心碰倒的,為什麼回到學校之后突然變了?

  11日凌晨,小蔡發表微博,講述了他墊付醫療費的經過。他表示,老人接受治療需要先交2000元押金,她的家人隻湊了1500,“老奶奶還在病房那個床上面躺著,沒有護士在旁邊,沒有醫生在旁邊,錢不夠總不能一直在那躺著吧,我就把錢拿出來,和老奶奶鄰居一起去后面的樓交了2000元。”

  對於小袁在網上發布的信息,受傷老太桂慶英的小女兒孟凡雲很是生氣。“我媽已經69歲了,目不識丁,一個農村老太太,怎麼會去碰瓷。”孟凡雲向記者表示:“我們現在也在尋找目擊証人,也希望有好心人站出來說句公道話。”

  此外家屬還表示,希望派出所能盡快調查清楚。“如果真的不是那個學生撞的,那她就是做好事,我們會帶著禮品當面向她表示感謝。”

  目擊者

  小袁經過時與老人之間有距離

  8日晚11時許,網友@任梵僮表示:“早上我在,我看見了,我幫你作証。”

  據媒體報道,目擊者說,事情發生之前,她看到老人走路不穩,一崴一崴的。后來,小袁騎車從老太身邊經過,但不知道什麼原因,老太就倒地了。

  目擊者明確說,小袁騎車從老太身邊經過時,兩者之間是有距離的,且不足以撞倒老人,她並沒有看到老人身上有擦傷之類的,老人被抬上120急救車前,一直是坐在地上的。

  北青報記者發現,10日晚,@任梵僮發布了現場的一組照片,並講述她看到的一幕。其中幾張照片顯示小袁扶著坐在馬路中間的老人,來來往往的行人車輛都沒有在意這一幕,一輛自行車停在一旁。另有一張照片顯示老人周圍有好多人圍觀。

  警方

  僅一名目擊者 還未形成証據鏈

  8日下午,小袁在輔導員帶領下前往淮南市公安局龍泉派出所報案。之后,該案件移交淮南市公安局處理。

  11日下午,北青報記者採訪了淮南公安局宣傳部門的負責人。他表示,這起案件還在積極調查、取証中。目前由於雙方各執一詞,都堅持自己的說法,因此需要大量証據還原事件真相。但是現在僅有一個目擊証人到公安局進行了筆錄,還未形成証據鏈。他表示,僅憑一個証據很難下結論,還需要時間走訪、調查周圍人員、目擊群眾,才能進行判定。他說,實際上這起事件構不成刑事案件,但在社會上影響廣泛,因此公安機關積極協助調查。他還表示如果雙方當事人最終依舊各執一詞,沒有得到滿意答復,那就要到法院進行起訴,請求司法機關作出判決。他說:“現在兩個人,肯定有一個在說謊,到底誰在說謊,還要証據。”

  醫院

  老人今天接受手術

  北青報記者致電對老人實施治療的淮南東方醫院,骨科住院部一名工作人員告訴北青報記者,“她的情況非常嚴重,明天還要做手術。”具體的病情以及費用要咨詢老人的主治醫生,但是主治醫生一直在手術室忙,無法接聽記者電話。

  文/見習記者 溫婧 綜合媒體報道

(責編:丁洋、張喜艷)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熱點推薦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