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黑龍江頻道>>社會政法

兒子凌晨酒后被發小打死 父母訴歌廳索賠200萬

2015年09月15日14:59    來源:北京晚報    手機看新聞

歌廳凌晨營業引發命案?

兒子酒后被發小打傷致死 父母訴歌廳索賠200萬 雙方爭論是否違規營業

老鄉聚會在歌廳喝酒唱歌原本是件高興的事,卻因酒后起爭執樂極生悲,一男子用酒瓶砸向發小的腦袋,最終導致發小死亡。今天上午,死者家屬起訴太陽宮歌舞廳索賠一案在朝陽法院開庭審理,原告認為歌舞廳凌晨2點后還在營業存在違規經營,但卻被被告指責歪曲事實。

凌晨毆斗 歌廳發命案

2014年11月17日凌晨零點左右,22歲的孟某和發小年進軍以及多名甘肅老鄉來到太陽宮歌舞廳,在包房內喝酒唱歌。

根據《娛樂場所管理條例》第二十八條的規定,每日凌晨2時至上午8時,娛樂場所不得營業。但據原告代理律師講,當天凌晨2點后,太陽宮歌舞廳仍在違規營業,孟某等人中途曾欲離開歌廳,但均因大門上鎖又被迫返回包房。

凌晨5時許,孟某和年進軍在醉酒、熬夜的情況下發生爭執,年進軍抄起酒瓶砸向孟某的頭部,導致孟某因顱腦損傷於同年12月29日死亡。年進軍因涉嫌故意傷害致人死亡目前已被訴至第三中級人民法院,正在等待開庭審理。

死者父母向歌廳索賠200萬

孟某的父母認為,太陽宮歌舞廳違規營業,打架時安保人員沒有及時制止,亦未及時施救,應對死亡后果承擔責任。因此訴至法院,向太陽宮歌舞廳索賠219萬余元。

對於原告起訴書上的內容,太陽宮歌舞廳的代理人認為陳述存在歪曲。代理人稱,歌舞廳並不存在違規營業,“事實上當天凌晨2點,歌廳要下班,把主機、監控都關了,也唱不了歌了,但就剩下這一撥客人不走,非要喝酒聊天。歌廳沒轍,隻能留下一名工作人員值班,且未鎖閉大門。”

代理人說,直到凌晨5點,工作人員聽到吵鬧聲,趕來阻止,還被飛濺的碎酒瓶劃傷,血流不止。工作人員撥打急救電話和110報警,120趕到后,孟某不上車,非要跟年進軍掰扯。直到警方趕到現場,做工作,孟某才上了后來999的車去了醫院。歌廳工作人員不存在“沒有及時制止、未及時施救”的行為。

代理人指出,隨后的搶救是有效的,是孟某家屬不積極救治的不作為行為對孟某的死亡產生了重大影響。“孟某在紅十字會急診搶救中心住院35天,出院小結明確記載,患者病情危重,出院后存在再次出血、呼吸心跳驟停甚至死亡等可能,建議其繼續住院治療,患者家屬表示理解,簽字后辦理了出院手續。是家屬選擇了不作為,離開后回到老家醫院才7天,孟某就死了。”

被告代理人同時指出,在這起案件中,年進軍才是真正的施害方,家屬卻要歌廳承擔全責,說不通。對此,原告代理人表示,以年進軍的家庭情況,根本拿不出錢來。

是否違規 雙方各執一詞

在歌廳是否違規經營、當天是否關閉了大門以及孟某的致死原因上,雙方幾乎是各執一詞,敵意甚濃。

原告律師堅稱,當時歌廳鎖閉了大門,孟某等人中途兩次想離開,卻出不去。對於家屬讓孟某出院一節,律師稱,那不叫出院叫轉院,是救護車將人從北京運回了甘肅,“當時孟某腦部已經感染,怎麼治都治不好了,只是早晚的事。”律師說,回到甘肅時,孟某的生命已經接近了尾聲,“作為一個甘肅農村家庭,為救治孟某家裡已經花了30多萬,怎麼可能不願意治療?”

上午,因太陽宮歌舞廳表示早已將經營場所租給個人使用,向法庭申請追加現在的實際經營人作為被告,法官宣布休庭。庭后,記者注意到,被追加為被告、歌舞廳的實際經營者也來到法庭旁聽了庭審。“這撥客人是以前我歌廳的經理帶來的老鄉,后來他離職去了其他餐廳。當天我們要關門,他們不走,我們也不能強制,因為是熟人帶來的,根本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我們的大門肯定沒關,他們自己人的口供還提到曾偷著出去買了兩次酒。”如今的經營者如是說。(記者張蕾)

(責編:實習編輯 李金路、丁洋)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熱點推薦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