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黑龍江頻道>>社會政法

太原伴娘參加婚禮被數名伴郎戲耍 重摔致骨裂

2015年09月16日08:52    來源:山西晚報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太原伴娘參加婚禮被數名伴郎戲耍 重摔致骨裂

  傳統婚禮的陋俗仍在上演,照這樣下去,誰還敢當伴娘?

  本來是高高興興去給朋友當伴娘,卻挂著彩就回了家,還因為這個影響了自己的工作,真是得不償失。家住太原市杏花嶺的亞麗給我們講述了發生在她身上的一件郁悶事。而亞麗的事,並不是個例,不少山西姑娘都談伴娘色變,採取能躲就躲的態度。這是為啥?記者帶您一探究竟。

  講述人

  亞麗 女 25歲 白領

  我有個從小玩到大的好朋友,比親姐妹還親。兩年前,她經人介紹認識了現在的男朋友,兩個人處得很好,計劃好今年五月份結婚。作為她的發小兼閨蜜,伴娘的任務自然是落在我頭上。能陪伴左右,見証好姐妹的幸福時刻,我開心極了。

  我和閨蜜早早就開始准備了,試婚紗、挑首飾、買婚鞋……樣樣都是我倆一起商量著購置的,我還開玩笑說自己是她的狗頭軍師。說句掏心窩子的話,能看著自己的好姐妹風風光光出嫁,我的心裡也是甜得跟蜜一樣。

  這不,很快就到了她的大日子,作為伴娘,我是管的事最多的那個,什麼藏鞋、給紅包,忙得我團團轉。

  上午八點多,一陣陣鞭炮聲之后,男方接親的隊伍就來了,浩浩蕩蕩的大概有二十多個人。盡管我們屋子裡的七八個女眷一個個都拼了命地堵著門,可沒兩下,新郎的親友團居然把門上的合頁給擠壞了,我們幾個小姑娘沒攔住門,他們一下就涌了進來。

  進來以后,他們就開始找鞋,從床底下翻到櫃子裡,就連窗帘上頭都找了,可就是找不到。就在這個時候,不知道對方誰提議了一句:“誰是伴娘?她肯定知道鞋在哪兒!咱們墩伴娘吧!看她們說不說!”一聽這話,我就傻眼了,當時穿著淺紫色伴娘禮服的我被嚴嚴實實擠在人群裡,根本動彈不得,更別提偷偷開溜了。當時,我還沒來得及說話,七八個人高馬大的壯小伙子就都擠了過來,七手八腳地把我抬了起來,我慌忙伸手捂著裙子,他們一邊高高地把我抬到床的上方,一邊非常有節奏地喊著“一二三!”就把我摔在了床上,平時也見過這種場面的我一開始覺得有點驚慌和滑稽,正准備“老實交代”鞋藏在哪裡的時候,他們又把我高高舉了起來。不料,這一次,不知道誰沒托好,我的腿一滑,大家沒有防備,我就重重地摔在了地板上。

  從半空中狠狠摔在地上的時候,我清楚地聽到了一聲清脆的“?嚓”聲,一股鑽心的疼涌了上來,就在那個瞬間我的眼淚嘩的一下也出來了。當時,我努力想站起來,可卻一點勁兒也使不上,身體完全不聽使喚了。看我躺在地上沒法動彈,大家慌了手腳,尤其是剛才摔伴娘的那幾個小伙子都面面相覷,意識到自己闖了大禍。不知道是誰打了120,我被送到醫院拍了片子之后,確定是盆骨骨裂,需要靜養三個月,不能坐,隻能躺著。

  我剛剛考入銀行系統工作,不能坐就意味著我三個月都沒有辦法上班了,隻能在家休息,而我連試用期都還沒有過,一想到這兒,我的心就拔涼拔涼的。

  婚禮結束的當天下午,新郎新娘就帶著那幾個罪魁禍首來看望我,幾個小伙子很真誠地向我道了歉,一個勁兒地解釋說真不知道會發生這樣的事。我當時又疼又氣,可看著閨蜜愧疚的神情我實在不能再說什麼,就這樣,我不僅沒有參加成好朋友的婚禮,還因為一個看似玩笑的舉動受了傷。

  這件事從頭到尾該怪誰?我到現在也沒弄明白。

  延伸採訪

  請尊重伴娘好嗎?

  講述人

  小潔 24歲女事業單位

  一年前,參加大學同學的婚禮,雖然我不是伴娘,但在她出嫁那天,我也早早地和宿舍的其他好姐妹們一起守在家裡,准備送親。沒想到新郎帶過來的幾個好朋友都特別生猛,一進門就高聲吆喝著誰是伴娘,雖然是玩笑,可那語氣,那神情,都讓人覺得特別不舒服。有幾個人還嘻嘻哈哈地把手搭在伴娘腰上,“威逼利誘”她說出藏鞋的地方,還表示要是不說可就要抱她了,別說是伴娘了,我當時都覺得有點尷尬。

  婚宴快結束時,后來不知道誰提議,也要涮伴郎和伴娘一把,於是大概十幾個人面對面分坐成兩排,膝蓋相對並在一起,讓伴郎先仰臥躺在大家的膝蓋上,又讓伴娘俯臥趴在伴郎的身上,大家晃動膝蓋,慢慢把他倆挪動到另一端。我看到伴娘的臉因為害羞漲得通紅,向我們投來了求救的目光,可眾人都在催促她趕緊上去,雖然不情願,但在這種喜慶的場合又實在不能拉臉子掃了大家的興。就這樣,伴娘隻好訕笑著趴在了才第一次見面的伴郎身上,任大家起哄。

  看到這一幕的我簡直羞憤難忍,一個平時單純可愛的小姑娘,原本是來給好姐妹幫忙,卻還要忍受大家的消遣,而且新娘新郎也默認了這種事,不去阻攔。從那個時候起,我就下決心以后絕不給人當伴娘,唉,說真的,當伴娘也實在是太傷自尊了。

  戲耍伴娘太無度新娘大罵“耍流氓”

  講述人

  劉皓然 29歲男私營業主

  我們的婚禮是上周辦的,我家在晉南的一個地級市,媳婦兒是土生土長的太原姑娘,婚禮先在我家辦,媳婦帶著兩個好姐妹當伴娘。得知我們這邊有鬧伴娘的習俗,婚禮前一天媳婦特意給我打了個電話,讓我囑咐囑咐我的兄弟們明天收斂一點,她的兩個伴娘都沒見過這種大鬧婚禮的場面,不要嚇到她們。

  婚禮當天一早我們按照習俗去接親,其他的流程也都很順利,直到儀式結束,下午我們回到了新家,這才是矛盾的開始。當時,按照規矩,伴郎和伴娘也都跟著我們回到了新家,本以為一切都已經結束的媳婦帶著兩個伴娘進到裡屋准備換衣服,沒想到她們剛進屋,她就被一把拉了出來,接著幾個伴郎迅速閃進屋,把門反鎖上,媳婦知道他們這是要鬧伴娘,隻能隔著門喊了幾句,讓他們差不多就行了,都是小姑娘,膽子小。他們嘻嘻哈哈地說沒事兒,就是熱鬧熱鬧,看在我的面子上不會太過分,接著屋裡就傳出伴郎們嬉笑打鬧的聲音,媳婦很緊張地貼在門上聽屋裡的動靜。不一會兒,我們都聽見女孩子的尖叫和斥責的聲音,可他們還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媳婦馬上急了,拍著門讓他們趕快停,裡面卻說沒事沒事,就是玩呢,我看媳婦臉色不對,立馬拿了備用鑰匙開門,打開門后發現兩個伴娘滿臉通紅,衣衫不整,頭發也蓬亂了,有個姑娘臉上還挂著淚珠,一看到門開了馬上就跑了出來,躲到了另外一個臥室。性子剛烈的媳婦看到這一幕沖上去就給了領頭的伴郎一巴掌,一邊打還一邊叫罵著,說你們這不叫鬧,這就是耍流氓!

  罵完她就去安撫兩個委屈的伴娘了,留下我跟兄弟們大眼瞪小眼,兄弟們什麼也沒說,散了,走的時候一個發小還說媳婦“真經不起逗”。

  這種鬧伴娘的陋習不僅讓兩個伴娘受到了傷害,還惹得媳婦抱怨我縱容朋友們對她閨蜜的胡作非為,不像個懂是非的老爺們兒,剛結婚的我倆就因為這件事鬧得一個星期都沒有說話。

  唉,其實,以前我也這麼起過哄。當時自己壓根沒多想,就是覺得熱鬧,可親身經歷之后,我才明白這種起哄瞎鬧的事情多惡劣,以后我也不會再參與到這種行為中了。

  記者手記

  文明鬧婚皆大歡喜

  在走訪的過程中,記者發現由於婚慶陋俗、傳統習俗等因素,以至於讓很多人談“伴娘”色變,大家多少都帶點抵觸情緒。

  坊間甚至有傳言說,如今伴娘越來越難找,職業伴娘成了如今婚慶市場中熱門行業。可記者走訪多家婚慶公司,並未在太原發現職業伴娘。太原紅西服婚禮文化公司的負責人郭女士告訴記者:伴娘不好找,其實有很多原因,比如有些傳統習俗需要新人與伴郎伴娘的屬相甚至八字相符,比如坊間傳說的“當伴娘超過三次就嫁不出去”,再比如“鬧伴娘”確實鬧得有些過火,所以,職業伴娘存在一定商機,但由於性價比不高以及缺乏規范性,目前還並沒有太成氣候!

  婚禮上鬧伴娘,其實很多人都是圖個熱鬧,但鬧得太過火,就會鬧出麻煩來。太原市第二人民醫院的武威老師說,鬧伴娘其實是鬧新房的一種演化形式,從對新娘新郎的鬧轉化到伴郎伴娘的身上,多少帶有點挑逗和色情的成分。而在婚禮這個特定場合之下,在這種民俗的保護之下,這種“類性騷擾”的行為是不受法律制約的。也就是說,即使玩笑開得再大,伴娘一般都會顧及新郎新娘的面子而不能惱火,在某種程度上其實助長了起哄人的氣焰。

  其實,鬧婚就是圖個熱鬧,增添氣氛,所以更要適可而止,文明鬧婚,皆大歡喜。

(責編:韓婷澎、丁洋)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熱點推薦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