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黑龍江頻道>>社會政法

南京明故宮遺址上建樓 決策前質疑聲被隨意搪塞

2015年09月16日09:41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當城市建設的交響樂響起,歷史的音符是否注定被淹沒?

這一次,南京又給了一個肯定的答案。有媒體報道,一個總投資額達200億元的商業地產項目——中航科技城,在南京明故宮西安門以南火熱建設,它身下,就是明故宮皇城遺址的一段牆基。

高樓拔地起,歷史被刺得千瘡百孔。南京這塊有著豐厚歷史遺產的土地,當歷史和未來交匯時,總是難免被撞得頭破血流。

早在2006年,南京城就曾以舊城改造之名,強力從地圖上抹掉了顏料坊、安品街、船板巷、門東等多片歷史文化街區,也“一不小心”就讓高大的樓盤包圍了“江南第一名湖”莫愁湖,還被開發商奪走了“中國最大私人民宅”甘熙宅邸外的消防通道。現在,代表著未來的科技城,更是將歷史的斷壁殘垣牢牢壓在身下。

歷史和未來的慘烈碰撞,不止飄蕩在秦淮河的上空。在浙江,寧波月湖西區的改造工程,讓35處歷史建筑中的19處被拆除,一條名為拗花巷的巷子整體消失﹔在河南,新鄭綜合保稅區的高歌推進中,當地兩個600多年歷史的清代古村落,最終未逃被拆除的命運。

結束於2011年的第三次全國文物普查顯示,我國已登記不可移動文物共766722處,其中17.77%保存狀況較差,8.43%保存狀況差,22年間約4.4萬處不可移動文物已消失。

城市更新是為了讓人們生活更美好,歷史記憶則將生活在城市空間的每一個個體凝聚起來,為現代生活提供堅實的基礎。兩者並行不悖,本應當合奏出一曲動人的交響樂。可前進的凱歌總是在商業的指揮棒下奏響,歷史的身影,則往往因為衣著襤褸而被排斥。

在中航工業2009年和南京市政府簽訂關於科技城的投資協議之前,該市文物部門早已發現明皇城西牆牆基。在其后的考古發掘中,專家一再指出,“城牆、官署、道路等遺存尤為重要,是復原、展示和研究明都南京不可替代的歷史文化資源,填補了明皇城考古的空白”,可是依然不能改變遺址的命運。

決策制定前,質疑聲被隨意搪塞——“請勿捕風捉影道聽途說,此事尚未議決呢!”推土機啟動之后,主政者又滿臉無奈地告知——“地已經賣掉了啊!” 於是,千年的遺跡變成不值一提的積木,被城市建設的“無形大手”隨意推倒。

如今,中航科技大廈兩棟百米高的大樓已經封頂,離它不遠處,皇城西牆的基座大理石遺址淹沒在積水中。南京文廣新局文管辦副主任給出的理由是,“遺址遭到破壞,殘破不堪,沒有明顯的遺跡,因此沒有保留,也沒有保護的價值,所以可以建設”。

殘破了,不堪了,經過歷史風霜的印跡,在有些主政者看來就像一道難看的疤痕,恨不得趕緊從城市的肌膚上剔除,再用轟隆隆的推土機,涂上一層光鮮亮麗的粉底。

這邏輯難道不是很熟悉嗎?1992年夏天,濟南市決定推倒老火車站——一座經典的哥特式建筑群時,給出的理由不也是“沒有什麼保留價值”嗎?更何況這一次,舍棄一個不痛不痒的“傷疤”,收獲的可是“皇家地脈、城市中心、貴冑府邸”,“龍脈豪宅的南京風范” 。

當然,在有些人的天平上,與幾百億元的商業項目相比,幾百年的歷史實在算不得什麼。可是直到某一天,城市都被清一色的商業建筑覆蓋,我們又該到哪裡去尋找那些存滿了多少代人記憶的坑坑窪窪?若是歷史的遺跡被當成可有可無的破磚爛瓦,再奢華新潮的建筑,都隻不過是白紙上的鉛筆畫,隨時可以被輕易抹掉,什麼都不剩。

現代技術能夠隨時隨地復原一座建筑,卻永遠不能把那些隨著建筑倒塌而灰飛煙滅的共同感情再次拼湊起來。不信你看,被推倒的濟南火車站倒是又重新建起來,可並不是所有人都買賬,它見証的那段從清政府的滅亡到民國的轉變、到抗日戰爭時期日本人軍管鐵路、再到新中國建立以后的歷史,再也不能被觸摸。

在歷史文化名城南京,當“江南第一湖”莫愁湖被高樓大廈重重包圍,變成“洗腳盆”后,規劃局的局長也曾表示“十分痛心”。他們在湖邊新修了仿古建筑,隻可惜連路過的出租車司機都會覺得這是“假古董,太假了,不喜歡”。(陳卓)

(責編:實習編輯 李金路、丁洋)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熱點推薦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