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黑龍江頻道>>省內要聞

尋“龍江色彩” 中國五位攝影師從冰山雪嶺走向斑斕五花山

2016年03月03日17:46    來源:東北網    手機看新聞

為發現龍江四季之美,展示龍江旅游魅力,2月29日,由省旅游局、省政府新聞辦、省森工總局、省攝影家協會主辦,東北網承辦的《五花山不是山“大王”叫我來巡山——“龍江色彩”手機相機國際攝影大賽》全面啟動。

正月的龍江大地春意漸濃,2月25日,中國攝影家協會資深會員王建男,中華攝影藝術交流協會執行會長林添福,中國新聞攝影學會副秘書長鮑利輝,哈爾濱市攝影家協會副主席王福春,企業家攝影協會(深圳)藝術顧問孫傳彬五位專業攝影人率先冰城集結,共赴本次大賽專業組漠河、雪鄉行攝之旅。不同地域、不同年齡的五位大咖從這裡啟程,2016年他們將從冬春之交的雪山、雪鄉走向夏季的森林濕地、秋季的五花山,行攝四季龍江。

從冰山雪嶺到繽紛山色探訪龍江秘境

2月24日午后,哈爾濱的上空,中國新聞攝影學會副秘書長、來自雲南的攝影人鮑利輝透過飛機上的玻璃,看著窗外的景色興奮不已,拿出相機開始記錄龍江之行。一下飛機,他第一時間在朋友圈發布了圖片。

此前,鮑利輝從未到過黑龍江。這次來到哈爾濱,從飛機上空開始,他已被這片土地深深吸引。“今天,我看到的是龍江靜態的冰雪、冰封的江河,冬季的美景讓我不禁聯想到,夏天萬畝良田,秋天五花山色……”就像他創辦的《秘境》影像雜志,這次來到黑龍江,就是要探尋龍江秘境。

談起五花山,哈爾濱市攝影家協會副主席王福春口中一直重復著一個“美”字。王福春曾任哈爾濱鐵路科研所攝影師、編輯,2002年從哈爾濱遷居北京。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每逢“十一”前后,龍江五花山最爛漫的季節裡,王福春總要帶上“長槍短炮”和上百個相機膠卷來到伊春,甚至到最北端的烏伊嶺區採風創作。王福春回憶,為了拍到一張好片子,天蒙蒙亮就要起床往山上走,選擇最理想拍攝地點,等待紅日從五花山色中出現。

1950年出生於哈爾濱的王建男,學過版畫,當過搬運工、農民、中學教師。后進入哈爾濱日報社,當過攝影記者、評論編輯,后任報社總編輯、社長。2005年開始,王建男以紀錄攝影的方式進行“環北極攝影觀察”,截至目前,王建春20次前往北極,踏查8個國家158個北極聚落和生態區。“像我這個年紀的哈爾濱人,深受俄羅斯文化影響”,王建男告訴記者,提到五花山,他就自然地聯想到俄羅斯著名風景畫畫家列維坦的油畫作品,五花山景讓自己仿佛進入了列維坦的畫中。

黑龍江旅游再發現讓大美龍江走向世界

“記錄世界上最純淨博大的真實,是我的目的與使命,更是榮幸”。王建男告訴記者,“這次我們將鏡頭對准龍江,歡迎更多的網友加入,行動起來,發現美,記錄美,把家鄉的美傳播出去。”

“龍江之美是大美,這裡的自然之美、人文之美、歷史之美,值得去感受,去體檢,去記錄,去傳播,”鮑利輝說,大理連續成功舉辦五屆大理國際影會。他更期待這次大賽杰出作品能夠登陸大理國際影會,將龍江之美展示給全世界。

隨著科技的進步,手機作為專業相機的替代品越來越受到攝影師重視。在中華攝影藝術交流協會執行會長、來自台灣的攝影師林添福看來,手機已超越“單反”。林添福希望,本次大賽能有一批手機攝影佳作脫穎而出。同時,通過參與這次活動,能夠增進兩岸攝影、旅游、文化深層次的交流與合作。

企業家攝影協會(深圳)藝術顧問孫傳彬,離開哈爾濱定居深圳近三十個年,這次來參賽是闊別家鄉后第一次冬季返鄉。孫傳彬認為,這次大賽不僅僅是對龍江旅游的推動,也是對文化事業的推動。此次活動必然帶動對黑龍江旅游的再發現。

近年來,孫傳彬堅持將龍江人的優秀攝影作品推薦給一些攝影節。2015年,作為策展人,孫傳彬將一組《老道外》推薦給台北攝影節,吸引不少台灣影友的關注。此次雪鄉、漠河之行,孫傳彬早有規劃准備進入當地家庭,從細節入手拍攝作品,他還想要將作品帶給家人、帶回深圳、帶到更多攝影節上展示。

尋美之旅從雪山雪鄉啟程

本次大賽率先將鏡頭對准了漠河和雪鄉。談起神州北極漠河,家鄉攝影人王建男有著特殊感情。從世界的北極,回到龍江的北極,他和眾多攝影人一同進入神州北極漠河,不僅要開啟一次攝影之旅,發現之旅﹔他也在籌劃將自己20次進入北極拍攝的作品分享給漠河,讓人們在漠河直觀地了解北極。

對於王福春來說,雪鄉更熟悉。“雪鄉的名字是我叫響的。”1986年3月25日,王福春第一次去雪鄉,1996年攝影作品《雪鄉》入選第一屆上海國際影展、第四屆中國國際影展,連續13年在雪鄉過春節,這都注定他與雪鄉不解之緣。

對別人來說,去雪鄉是去旅游,對王富春來說,“就像回家一樣。”回憶起第一次去雪鄉時的情景,王福春歷歷在目。那時,從哈爾濱坐火車到牡丹江,再換乘,從牡丹江到長汀,再乘長汀到雙豐林場森林小火車,兩天兩夜才能到達。

那時,黑龍江的大地處於冰雪消融季節,當小火車從太平溝開出不到5分鐘,天上就開始飄雪,越下越大。到終點雙峰站,走出車廂,王福春就被雪“震”住了。房上是1米多厚圓形磨菇狀雪,屋檐雪連著地。一不小心邁進軟雪裡就可能掉進沒腰的深雪中,越扑騰整個人越往下沉,有時把人都給淹沒了。有好幾次,王福春掉進雪裡爬不出來,求救聲驚動村民才把他拽上來。一天多時間,王福春就將攜帶的70多個膠卷全部用完。

“生活總在別處得到圓滿,遠方常有美夢,吸引著我們不斷上路。”鮑利輝在《秘境》中寫道。

龍江色彩,美的存在,即刻啟程。(記者印蕾 白林鶴)

(責編:實習編輯 李金路、丁洋)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熱點推薦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