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黑龍江頻道>>社會政法

職業打假人建團隊年入百萬 受雇企業打假30萬起

2016年03月15日08:10    來源:北京晨報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年入數百萬且名利雙收

  年過六旬的老劉曾坦言,不否認作為職業打假人首先考慮的是掙錢,但同時,打假過程中有著一種快感,這種感覺是屬於勝利者的快感。

  打造團隊開設分號 受雇企業打假30萬起步價  

  緣起 退房事件催生想法

  走進位於北京東三環的老劉的公司,他剛從廣州飛回北京。頭發黑黝,眼角夾雜著些許皺紋,走路能帶起一陣風,如果不說年齡,很難看出老劉已年過六旬。 “我是軍人出身,上世紀八十年代先后在公安局和工商局工作過。”老劉回憶,在成為打假人前,他一直在家鄉唐山。直到八十年代末,老劉辭去鐵飯碗,下海辦了一家五金店,也因此掘到了第一桶金。

  促使老劉走上打假之路的,緣起一次購房被騙事件。1995年10月,老劉花17萬在唐山買了一套房,可喬遷新居后,他卻發現被開發商騙了。“承諾好的通電、通水、通煤氣沒一樣實現,小區裡的路趕上下雨天全是泥,到了冬天連暖氣都沒有。”老劉坐不住了,找到對方理論退房,沒想到卻吃了閉門羹。1996年4月,老劉帶頭,聯合了41戶小區居民將開發商告上法院,不料一審敗訴,倔強的老劉沒有示弱,提出上訴。二審前,開發商找老劉想要講和,先是提出賠償5萬,后來又說贈車庫。“5萬塊當時可算個大數了,我心裡還真猶豫了一下,琢磨要不就算了。可轉念一想,我是帶著大伙兒打的官司,我收錢不鬧,讓鄰居怎麼想?我不能這麼干。”

  雖然最后房子沒退成,可老劉通過“退房事件”學到不少法律知識,加之彼時全國電視、報紙對“王海事件”鋪天蓋地報道,老劉內心萌生出一個想法——打假!

  意外 受雇幫腦白金打假

  1996年6月,老劉出手了,在唐山一家百貨商場尋覓到了獵物——愛華錄音機。“商場標著錄音機是日本產的,可我看了一下不是,假貨沒跑。”老劉一下購買了5台,之后找到商場協商賠償,對方也深知不佔理,不費吹灰之力老劉就獲得了賠償。初次嘗到甜頭后,在唐山范圍內他開始了打假行動。

  當各地“刁民”紛紛縱橫江湖時,1996年已42歲的老劉也投身進來。在老家唐山打假兩年后,他發現路越打越窄。

  “唐山地方不大,也總不能挑那幾家商場反復打,不能總吃窩邊草。另外我也感覺自己能力還有不足,得找高人拜師學藝。”

  此時,北京的大海公司正如火如荼,經過深思熟慮后,老劉決定向王海取經。經另一位打假人郭振清引薦,1998年老劉來北京找到王海,拜師王海,成為王海的助手。

  1998年4月,王海開始對一種叫“淋必治”的假藥下手。他們在秦皇島、哈爾濱、唐山等地紛紛出手,並訴至法庭索賠。在這場戰役中,媒體蜂擁跟進,作為王海助手的老劉,也積累了足夠的經驗。1999年春節后,老劉決定自立門戶。回顧當時的出走,老劉笑了笑:“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我覺得我自己有單干的實力了。”

  雖然老劉頻頻出現在報端,成了可與王海比肩的打假名人,但實際上此時的他仍以流通領域的個人知假買假行為為主。真正讓老劉轉型公司化運作的,則是從他受聘史玉柱的公司,為腦白金打擊假貨開始的。

  1999年,腦白金廣告席卷全國,其中初期的一些宣傳存在虛假成分,老劉打了“腦白金”的假。出乎意料的是,正所謂不打不成交,腦白金公司不僅沒有找老劉的茬兒,反而認為他是個難得的人才,希望借助老劉的團隊打擊市面上的假冒腦白金產品。“腦白金給我和三個兄弟每月開4萬多工資,還給安排了公寓和專車。”老劉說,這些錢在當時也算一筆大錢。經過老劉的團隊一頓猛擊后,上海各大商場的假冒“腦白金”紛紛下架。

下一頁
(責編:張喜艷、鄒慧)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熱點推薦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