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黑龍江頻道>>社會政法

抑郁症患者難被人理解:被親戚認為是“中邪”(圖)

2016年04月07日10:36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沒有盡頭的路

  2014年10月的一天,沈鴻(化名)退出了自己用了近3年的微信賬號,換了一個新的賬號登錄,他還給自己起了個新網名。這個微信號上的好友,大都是他的“郁友”——這是得了抑郁症的人們對彼此的稱呼。

  大約六七年前,沈鴻的情緒變得不太穩定,有時很容易發怒,常常跟家人吵架,有時又情緒低落,提不起精神。那時他並未意識到自己有什麼變化。直到2014年,沈鴻遇到一起突發事故,他的身體多處受傷。不僅如此,他積壓多年的情緒也都被悉數“帶了出來”。

  他變得更容易發怒,更頻繁地和家人吵架﹔班也不上了,因為他連出門的動力都沒有。沈鴻隱隱地意識到了什麼,“當時大概知道是抑郁症了,只是不想確認而已”。

  在那時,“抑郁症”對沈鴻來說還是一個尚顯陌生的名詞。“知道它,但是從來沒想到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拖了幾個月,沈鴻終於走進醫院。在老家的一所中醫院裡,醫生的診斷証實了沈鴻的判斷。

  拿著醫生開的藥,沈鴻成為被確診的抑郁症患者中的一員。根據統計,在中國,像他這樣有病歷記錄的抑郁症患者,超過3000萬人﹔加上未就診的人群,估計有9000萬人和他同病相憐。而這個群體,還在以每年10%的速度擴大。

  難以被人理解的病

  “我會在朋友圈發一些自我鼓勵的話,別人一看朋友圈就會知道你有病。”沈鴻不願讓自己的抑郁症公之於眾,他干脆申請了一個新賬號。舊微信號上的一百多個同學朋友、親戚、同事,隨之不再聯系了。

  確診之后,沈鴻很少向人主動提起自己的病。家人中,隻有父母和幾個關系親密的親戚知道,他更是從來沒跟同事提過。“因為覺得不好意思。”至於為什麼會感到“不好意思”,沈鴻只是含含糊糊地說,“就是那個‘病恥感’嘛!”

  按照4%∼8%的抑郁症發病率計算,沈鴻估計,他所在的公司裡說不定還有五六個人和他一樣,正在偷偷地吃藥。這種“不好意思”“病恥感”,普遍存在於抑郁症患者身上。

  產生“病恥感”的一個原因,就是周圍人們對抑郁症的誤解,乃至不解。沈鴻患病后,有個親戚覺得他是“中邪”了,硬拉著他去看“神婆”。還有人直接對沈鴻說:“你就是沒病裝病!”

  這種指責讓沈鴻覺得難受。同樣令他難受的是,很少有人能真正體會到他的感受。

  就連父母也難以真切地感受到他的痛苦。“他們覺得抑郁症沒啥大不了的,認為‘你隻要想開點就行了’。”回憶起當年的場景,沈鴻還顯得無奈,“這樣說一點用都沒有,真的一點用都沒有。”他又重復了兩遍。這樣的勸說不僅沒用,還可能帶來相反的效果。有朋友勸他說:“你要堅強點。”沈鴻覺得簡直不可理喻:“我都這樣了,你還讓我堅強?怎麼可能堅強的起來?”

  后來,父母慢慢接受了抑郁症,也開始對沈鴻表示理解。但沈鴻覺得,其實家人從來沒有真正意識到這個病有多嚴重。“沒得這個病,就沒法感同身受。”

  另一位抑郁症患者朱舒(化名)試圖向記者描述自己患病時的狀況,但沒說幾句,他便放棄了努力:“沒有過那個經歷,說出來你是不會懂的。”

下一頁
(責編:張喜艷、鄒慧)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熱點推薦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