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埋忠骨 熱血鑄實脫貧路

——追記齊齊哈爾市優秀共產黨員、龍江縣脫貧攻堅先進個人於文濤

2019年02月02日10:21  來源:人民網-黑龍江頻道
 

於文濤去世前查看貧困戶的庄稼長勢情況

人民網哈爾濱2月2日電 2019年1月6日上午9時許,齊齊哈爾市龍江縣勞轉辦副主任於文濤因突發心肌梗塞,搶救無效,年輕的心臟停止了跳動。

於文濤走了,年僅46歲。臨走前的一小時,他還在布置村裡的工作﹔前一天還在走村串戶訪貧問苦。

1月30日,齊齊哈爾市委常委會討論通過,追授於文濤為全市優秀共產黨員。

依依不舍送親人

2019年1月8日上午7時,龍江縣殯儀館告別大廳裡擠滿了人,幾百束花圈陳列兩旁,縣鄉村領導、全縣各鄉鎮駐村隊員、省市下派駐村干部、他曾經工作過單位的同事、各階段的同學、社會各界朋友,以及彼此並不熟悉的各界群眾數百人,為其默哀送行。

“於隊長,你真是個大好人啊!你治好了我的眼睛,你卻走了,讓我再看你最后一眼吧!”雙龍村雙龍屯村民岳德才老淚縱橫。

雙龍村雙勝屯村民姚秀麗幾近昏厥,嘴裡不停地叨念著:“你咋就走了呢,我還沒來得及報答你對我一家的恩情!”

追悼會上,龍江縣勞轉辦主任鄒繼生哽咽地講述了於文濤短暫而務實的一生。庄嚴肅立的人們無不痛心疾首,泣淚橫流,心中不住地默念:文濤,你一路走好!

“他是村裡的主心骨”

2017年10月,於文濤開始與七棵樹鎮雙龍村結緣,成為郭丙春和駱洪斌兩戶村民的幫扶責任人。2018年3月14日,他出任七棵樹鎮雙龍村駐村工作隊隊長,從此,他成為真正的“村裡人”。

於文濤去世后,雙龍村黨總支書記王志民一連幾天沒有睡著覺,一閉眼睛就能想起在一起工作的場景。他揉著猩紅的雙眼介紹說,雙龍村兩委班子都是去年年初剛組建,都是新人,而於文濤有過三年村第一書記的工作經歷,對村級工作很熟悉。於文濤駐村后,村裡就多了一個好幫手,如今他走了,村裡許多工作好像沒了“主心骨”

於文濤駐村工作期間,白天走村串戶熟悉情況,夜間整理內業資料謀劃扶貧對策,周末從不休息。而且工作有熱情,能夠率先垂范,主動承擔責任,從不向組織提任何困難,為貧困戶、村民辦實事辦好事。

聽說有53年黨齡的老黨員車樹君身患癌症,他掏出500元慰問金前去看望。2018年7月12日當晚,他在民情日記中這樣寫道:“我覺得基層黨組織就是黨員的家,每一名普通黨員都是家庭的一員,他們有困難、有難處,我們要幫助、要關懷,不能寒了任何一名黨員的心,隻有這樣,才能凝心聚力,才能團結同志,干成事業。”

說起於文濤為村裡辦的實事,雙龍村村委會主任吉春雪有說不完的話。為了幫助村裡解決抗旱問題,他積極幫助村裡協調電業部門投入140多萬元,在本村安裝了9個變台,線路總長10.8公裡,受益面積達到5000多畝地,2019年即可投入使用。然而,於文濤卻再也看不到這一壯觀場面。

在去年春季秸稈禁燒期,他常常一個人夜裡出去巡邏,發現火點,他總是背著滅火器第一時間趕到現場救援。

一向寡言少語的村民張會伍說:“他對人態度總是那麼和藹,誰家有困難從不推諉﹔村裡有啥活兒都搶著干,從不閑著﹔每天都是白天挨家挨戶地走,晚上貪黑整理資料,最晚干到凌晨4點。”“村醫於慶國1月5日早晨7點多鐘,見到於文濤最后一面。於文濤對於慶國說:“這幾天心臟有點不舒服,等過幾天休息我去醫院好好查查。”於慶國說:“你可以做個心臟彩超。”如今這一切都來不及了,隻能留下遺憾。

2018年10月,村民姚國香精神病發作,時常拿著菜刀到處亂跑,嚴重危害了群眾的生命安全。於文濤當機立斷,積極與民政部門、富區精神病院溝通協調,並護送到富區,對病人進行了妥善安置。

吉春雪清楚地記得,2019年1月5日下午5點多鐘,他拖著疲憊的身體,從七棵樹鎮大榆樹村“交叉互檢”回到村裡,對他說:“老弟,今天有點累,身體不舒服,我回龍江檢查一下,明天晚來一會兒!”沒想到,他這一走,再也沒有回來。話音未落,吉春雪已經哽咽了。

事實上,於文濤的身體早已有了征兆,村書記王志民抽泣著說:“他一直靠藥物支撐著,卻從不肯離開崗位,在他臨終那一天,我們在他兜裡掏出來的都是藥物。”按照組織上要求,每名駐村干部全年駐村不少於240天,而於文濤幾乎不怎麼回家,忙時一個月都不離開村裡。據一同駐村的於廣成証實,自2018年3月14日駐村以來,直到2019年1月6日離世,於文濤已經駐村271天。

有人問他咋不回家?於文濤總是微微一笑:“我一個人,在哪住都一樣!”而事實上每個人都清楚,在家和在辦公室休息怎麼能一樣!他之所以不回家,是因為他的心裡裝著工作,裝著百姓,他有著忙不完的事情要做。他雖然平時少言寡語,但干起工作就像拼命。白天他要逐屯逐戶去走,晚上要加班加點整理材料,還要理清第二天的工作思路,規劃一天的工作。

“他是群眾的貼心人”

在一次入戶走訪時,於文濤發現雙龍屯62歲村民岳德才患白內障,已經有四五年的病史,左眼幾近失明,由於家庭貧困,一拖再拖。於文濤看在眼裡,記在心裡,回到村裡,立即查找政策,並通過縣殘聯尋找到了解決辦法。2018年12月19日,岳德才在齊齊哈爾市眼科醫院進行了手術,五天后順利出院。這樣,原本需要5000多元手術費的岳德才,僅花費500元就治好了眼疾。隨后,於文濤又協調民政部門為岳德才一家落實了低保政策,讓一家人感激涕零。

黃久春今年67歲,是雙龍村危房改造中典型的“釘子戶”,他的房屋被鑒定為C級危房,工作隊多次入戶工作,但他卻拒絕享受國家的危房改造政策。在調查了解中,於文濤得知老兩口都有殘疾,黃久春耳聾,老伴患有腦殘,於是,於文濤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幫助他,感化他,通過縣殘聯為他配置了價值2萬多元的助聽器。2018年6月15日這天,黃久春終於同意了,卻又說,“改造可以,但我沒有錢!”於文濤二話沒說,與村書記王志民共同擔保,在七棵樹鎮建材市場為其供應建材,這樣,黃久春順利地享受到了國家的惠民政策,而這1萬多元貨款直到去年年末才還上。

用他兒子黃亮的話說:“我爸爸的工作是最難做通的,但於隊長做到了,我真心佩服!”

剛剛住進干淨舒適新房的胡鳳君老人也是這次危房改造的受益者。她說:“起初我真的不想改,於隊長到我家跑了七八次,是他的真誠感動了我,知道他是為我們好,我現在住上了新房,感覺很幸福。”

今年60歲的楊曉東是雙龍村治保主任,於文濤駐村以來,兩人朝夕相處,可以說是於文濤的“忘年交”。於文濤去世后,他不知哭了多少場,一連幾頓沒有吃飯。據楊曉東介紹,於文濤每天的工作從早上晨練開始。他每天提前2個小時繞村裡的3個自然屯走一遍,一邊鍛煉身體,一邊了解居住情況,了解鄉土民情,他對村裡的情況了如指掌。

提起於文濤,雙龍村雙勝屯村民姚秀麗幾次泣不成聲。自2017年10月,於文濤幫扶姚秀麗一家以來,她家就如同多了一個親人,家裡多了一份希望。由於她的丈夫和婆婆同時臥病在床,困難可想而知。於是,於文濤每周都要跑去兩三趟,幫助解決實際問題。姚秀麗的丈夫郭丙春因患肺癌,多次去醫院住院,她需要到醫院陪護。每次都是於文濤幫助安排協調好住院事宜,回到村裡還要承擔起郭家的一切家務,在幫助郭家喂飼“扶貧牛”時,經常弄得滿腳牛糞,侍弄菜園,常常汗流浹背。2018年,郭家扶貧小菜園種植的黏玉米,從種到收,所有農活都是於文濤干的,他還找車把1000多穗黏玉米掰下、裝車,送到富拉爾基收貨地點,直到把500多元貨款親自交到姚秀麗手上。

姚秀麗清楚地記得,每逢過年過節,於文濤都帶著米面油來她家,丈夫去世還送過來200元錢慰問金。有時姚秀麗過意不去,摘點柿子、豆角給他,他總是嚴肅地說:“我拿你東西?你磕磣我呢,你種點東西那麼容易呢!”

事實上,於文濤對別人一向大方,對自己卻很“刻薄”。在他的朋友圈我們可以看到,駐村期間方便面才是他的家常飯。據一同駐村的工作隊員於廣成介紹,他的生活比任何人都節儉,去年秋天,他花30元錢買了70多斤蘿卜晒干,因為蘿卜咸菜就是他的家常菜。年近七旬的王香芝大娘就是看這孩子“可憐”,經常把自家菜園子的青菜和自己採的蘑菇送給他吃。她說:“這孩子人特別好,到我們村竟辦好事辦實事,啥也不圖,將心比心,給他拿點吃的我心裡舒坦。”

於文濤的侄兒於連波在整理他的遺物時發現,僅有的幾件衣服還是三年前買的。於連波給我們算了一筆賬:他每月工資收入3651元,每月還房貸2517元,他還要工作,還要生活,還要扶貧,他的日子可見“捉襟見肘”。為了節約費用,15公裡的入村路程,他經常騎自行車往返,有時甚至早起2小時走著趕到雙龍村。但是他留給領導、同事、親人、朋友,乃至村裡群眾的印象,永遠是陽光燦爛的一面。

“他留下的是閃光足跡”

是金子,在哪裡都會閃光。2010年,按照組織上要求,於文濤被選派到“薄弱村”—— 被他稱為“第二故鄉”的山泉鎮前太平村任第一書記。

2010年,於文濤剛到村裡就發現“出行難”是困擾村民的最大難題,屯與屯之間沒有一個像樣的路,下雨天泥濘不堪,任何車輛不敢在村中通過。“要想富,先修路”,但村裡外債400多萬元,拿什麼去修?於文濤決定拿出自己從縣裡帶來的5萬元錢項目啟動資金購買挖溝機。馬忠良清楚地記得,當時買挖溝機共花費7.25萬元,於文濤自己又借款2萬元,這筆錢直到2016年末村裡才還上。隨后,他又把村裡土地承包收入的17萬多元全部用於修路。截至2013年於文濤離開前太平村時,村屯道路全部暢通,修繕的通屯砂石路總長達到20多公裡。解決了出行難題,村民無不拍手稱快。

於文濤剛到村時正是村裡“亂套”時期,七八十戶存在“人地矛盾”,甚至出現了到市裡越級上訪。據村會計馬忠良介紹,於文濤工作很務實,也很有招法,他下去調查,丈量土地,當年就徹底解決了這一歷史遺留問題。

2012年春季,前太平村村頭柴草垛著火,火燒連營,十幾個柴草垛同時起火。於文濤來不及換衣服,第一時間趕到現場,指揮救援工作。他身先士卒,沖入火海,帶隊滅火,濕透了全身,臉部有了灼傷。大火熄滅后,他又值班站崗到深夜,防止死灰復燃。大火面前,他經受住了考驗,讓村民對他有了更深刻的認識,稱他是一位真正的“戰士”。(韓婷澎、李福山、張亮)

(責編:鄒慧、張喜艷)

推薦閱讀

今年春節,租個“人設”回家?
春節回家最怕什麼?催婚、攀比以及無休止的閑話。租女友(男友)回家是一個另類的春節市場,它是年輕一族回家過年“避災”的極端例子。如今,租借物品過春節已成一些青年們的重要選擇。【詳細】
社會政法︱社會熱圖今年春節,租個“人設”回家? 春節回家最怕什麼?催婚、攀比以及無休止的閑話。租女友(男友)回家是一個另類的春節市場,它是年輕一族回家過年“避災”的極端例子。如今,租借物品過春節已成一些青年們的重要選擇。【詳細】

社會政法社會熱圖

“停擺”不止 美政府雇員困境加劇截至23日,從去年底開始的聯邦政府部分機構“停擺”已持續33天,繼續刷新歷史最長紀錄,約80萬政府雇員這期間已錯過一次工資發放,很多人手頭越來越拮據,到期賬單越積越多,不得不尋求外界幫助。
【詳細】
國際新聞︱國際熱圖“停擺”不止 美政府雇員困境加劇截至23日,從去年底開始的聯邦政府部分機構“停擺”已持續33天,繼續刷新歷史最長紀錄,約80萬政府雇員這期間已錯過一次工資發放,很多人手頭越來越拮據,到期賬單越積越多,不得不尋求外界幫助。 【詳細】

國際新聞國際熱圖

飯前服藥就是指空腹服藥?

你真的會吃藥嗎?吃藥時又該注意些什麼?空腹服藥、飯前服藥、飯后服藥,都是醫生叮囑病人的一種吃藥方式。有傳言稱飯前服藥就是空腹服藥,這是正確的嗎?【詳細】

衛生健康飯前服藥就是指空腹服藥? 你真的會吃藥嗎?吃藥時又該注意些什麼?空腹服藥、飯前服藥、飯后服藥,都是醫生叮囑病人的一種吃藥方式。有傳言稱飯前服藥就是空腹服藥,這是正確的嗎?【詳細】

衛生健康

瘦人也要小心脂肪肝

脂肪肝正嚴重威脅國人健康,成為僅次於病毒性肝炎的第二大肝病,發病年齡日趨年輕化。不少人認為,患脂肪肝多與吃得多、長得胖有關,都是營養過剩引起的,實際上不是這樣的。【詳細】

衛生健康瘦人也要小心脂肪肝 脂肪肝正嚴重威脅國人健康,成為僅次於病毒性肝炎的第二大肝病,發病年齡日趨年輕化。不少人認為,患脂肪肝多與吃得多、長得胖有關,都是營養過剩引起的,實際上不是這樣的。【詳細】

衛生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