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繞土地征用、拆遷安置等引發的信訪突出問題,中央信訪督查組赴地方開展實地督查

集中攻堅化解信訪積案(法治進行時)

本報記者  張  璁

2019年07月11日08:21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近年來,隨著各地建設步伐逐步加快,在快速改變城鄉面貌的同時,一些矛盾和沖突也在快速發展中產生並積累了下來。特別是在土地征用、拆遷安置等方面,一部分矛盾沒能得到及時就地化解,導致群眾利益得不到有效維護,成為信訪問題易發高發的領域之一。

  日前,記者跟隨中央信訪督查組赴浙江開展實地督查。浙江各地也借督查的契機“啃硬骨頭”,查找信訪工作中存在的問題和不足,舉一反三、積極整改,努力從源頭上做好信訪工作,依法及時就地解決群眾合理合法訴求。

  督查推動化解“辦証難”

  “住進來20多年了,到現在還辦不下來房產証,房子反倒成了危房,沒法再住下去了。”家住杭州下沙景園小區的徐強(化名)反映說,從2015年以來,為了房子的事情,部分小區居民不斷地四處投訴、上訪,但始終也沒有一個令他們滿意的解決方案。

  帶著信訪人反映的問題線索,督查組來到了景園小區。經過實地走訪,發現其中涉及的矛盾和困難遠比預判的更為復雜。

  原來,景園小區所用土地屬於原國營下沙農墾場,該農墾場幾經改制如今已成為民企。上世紀90年代,為解決土地征用后職工住房問題,決定建造職工生活區,即如今的景園小區。這個小區包括157幢自建房(單獨成棟)、8幢套房(即樓房)及部分配套商鋪,當時農場明確房屋產權歸職工。

  然而,這個小區的矛盾隱患從一開始就埋下了:由於景園小區是當時的農墾系統內建房,隻有項目審批手續,其后規劃許可、施工許可以及規劃驗收、消防驗收、竣工驗收等手續全部“缺席”,致使房屋權屬証書遲遲辦不下來。

  同時,由城市開發帶來的房屋價值的分化,更加劇了這個小區矛盾的升級。隨著20余年下沙地區城市建設的快速推進,原來地處偏僻的景園小區周邊如今高樓林立,其區位優勢使得房產迅速增值﹔加之外來租住人員日益增多,自建房業主通過私搭亂建等方式,在房屋、商鋪出租上的收益開始遠遠高於套房住戶。強烈的利益反差和遺留問題共同作用,小區內的套房業主們開始不斷投訴反映,一方面要求辦理房產証,同時因為這些房屋有的已成危房,業主們還要求對套房進行拆遷安置或拆除重建,另一方面要求全部拆除自建房和私搭亂建。

  景園小區的問題具有一定代表性。督查組在多地督查中發現,一些地方前期工作不規范,游走於政策法規邊界,制造了矛盾,為后來的矛盾化解留下許多困難。與此同時,在信訪矛盾發生后,相關地方和責任部門“沒有很好地落實化解責任,導致信訪事項得不到及時就地化解”成為一個共性問題。

  根據督查中發現的問題,杭州市錢塘新區管委會目前已積極制定整改措施,一方面加強危房監管和應急處置,做到24小時動態監測,全面落實安全監管工作,另一方面也積極著力推進歷史遺留問題解決,力爭徹底解決這一信訪問題。

  兌現政府承諾,把好事辦好

  浙江永康是個以五金聞名的經濟強市。盡管其地處南方,卻因人口稠密,加之地形原因,一直都面臨著很大的缺水壓力。為解決城區供水水源單一、供水保証率低的難題,永康市於2011年啟動了引水與水庫聯網工程,其中“四大坑”水庫項目意在通過加高大壩壩體增加庫容,實現水資源調度。

  但恰恰是這個民生急需的工程項目,也被納入了此次督查。這是怎麼回事?原來,加高大壩必然淹沒附近農田。然而,由於用地指標不足,工程又急於上馬,當地採取了“預征”的辦法——也就是先按“征收”的程序從農民手裡征來土地並給予相應補償,等到省裡用地指標批下來,再補上相關手續。

  在給失地農民承諾的相應補償中,其中有一條就是為其“辦理失地農民保險”,解決農民后顧之憂。然而,從2015年11月土地“預征”,到2017年9月,被征佔的土地一直未辦理相關手續,失地保險的承諾也沒能兌現,當地村民為此信訪。2018年3月,浙江省失地農民保險政策“收緊”,當時省國土廳明確要求,不得對“預征”土地核定參保指標。政策大門的關閉,讓失地農民辦理相關保險的事再次擱淺,村民繼續信訪。

  通過此次督查,永康當地也積極整改,市政府相關領導召集人社局、農業農村局等單位赴臨近縣市調研農民基本生活保障的有關經驗,並在此基礎上研究出台有針對性的政策,確保9月底前徹底化解該信訪事項。

  “雖然辦的都是民生好事,但實際操作過程違規,導致好事沒有辦好。”督查組負責人表示,有關方面在推進項目時向群眾草率承諾,而承諾之后卻難以兌現,最終導致政府失信於民,進一步激化矛盾。

  類似“承諾沒兌現”引發的信訪問題,在湖州南潯區同樣存在。家住南潯區南潯鎮的陳莉(化名)此前多次網上信訪,反映當地丁家橋村在拆遷之后,安置房動工及建設緩慢,政府承諾的回遷日期一再拖延,“請求嚴查”。

  督查組在督查中了解到,之所以會形成信訪問題,一方面是在操作上缺乏整體拆遷安置方案、公告等必要程序,與村民簽訂的拆遷安置補償協議也沒有明確回遷日期﹔另一方面,政府先后兩次口頭承諾2015年底、2018年3月動工,卻遲遲沒有兌現,引發了群眾不滿。

  經過前期的積極整改,當督查組來到現場時看到,該安置項目已經正式開工建設,目前地基已完工,地面一層建筑基本完工。會見信訪人陳莉時,她表示看到工程已經破土動工,“懸著的心也就放下了”。

  溝通疏導到位,才能實現事結心解

  “面對解決起來一時有困難的信訪矛盾,做好深入細致的、有針對性的疏導解釋工作,解決信訪群眾信息不對稱的問題,實現事結心解,也是避免信訪人反復信訪的重要因素。”督查組負責人表示。

  督查組在與景園小區信訪人徐強、賀明(化名)的面對面溝通中,發現小區居民對於房產証為何遲遲辦不下來原因的種種猜測,與實際情況卻並不完全一致。督查組發現,杭州市錢塘新區有關部門對景園小區套房居民無法辦理房產証問題,沒有實事求是地說明原因、解釋到位,激化了矛盾。

  同樣的問題,督查組在其他地市的督查中也有所發現。在溫州市蒼南縣龍港鎮湖前社區,由於原有建房協議出現無法履行的情況后,當地有關部門沒有跟上應對措施,對群眾的思想疏導、溝通解釋、政策宣傳等工作不夠,使部分村民心生疑慮,導致了信訪矛盾的產生。在慈溪市,有居民反映工業園區內露天堆放工業垃圾,擔心可能造成生態環境影響。當地在化解信訪矛盾的過程中,政策宣傳、法治教育等工作力度不夠。督查組建議當地積極開展深入細致的思想工作,既要解決信訪人合理合法訴求,又要防止引發新的信訪問題。

  督查組負責人指出,應建立與信訪群眾的定期溝通對話機制,及時了解思想動態、解答相關問題、通報工作進展情況,消除群眾心中的疑慮。

  目前,相關地方對此次實地督查所涉及的信訪事項,有的已經採取措施化解,有的已形成化解的方案,有的正在繼續積極尋求有效的解決辦法。

  “正視歷史形成的各類問題,按照有關規定,積極爭取上級領導和相關部門的支持,勇於擔當,對訴求合理、長期沒有化解的信訪積案進行集中攻堅。”督查組要求相關地方要制定有針對性、可操作的一攬子工作方案,明確包案領導,壓實領導責任、責任主體責任和相關部門責任,明確各環節具體任務和要求,明確時間節點,全力以赴推進。


  《 人民日報 》( 2019年07月11日 19 版)
(責編:張喜艷、鄒慧)

龍江拍客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