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逃18年的“百名紅通人員”劉寶鳳回國投案自首——

逃到天涯海角,終將面對處罰

本報記者  孟祥夫

2019年07月15日08:14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6月29日16點15分,一架民航客機降落在深圳寶安國際機場。沒過多久,一名身穿白色T恤的男子在兩名警察攙扶下緩緩走下舷梯。男子面容憔悴,“他才50出頭,看上去像70多歲的老人。”一名辦案人員說。

  這一幕,正是華泰証券有限責任公司深圳彩田路証券營業部原總經理劉寶鳳回國投案自首的情形。

  “我今天回深圳投案,接受深圳市監察委員會調查,我將如實交代過去的違法行為,積極退贓。我也奉勸現在還在國外沒有回國投案的犯罪嫌疑人,認清形勢,及時回國投案,積極交代問題,爭取寬大處理。”劉寶鳳在機場說,“我現在認識到了,國外不是法外飛地,哪怕逃到天涯海角,也終將面對處罰。”

  在中央反腐敗協調小組國際追逃追贓工作辦公室統籌協調下,經廣東省追逃辦和深圳市監委不懈努力,“百名紅通人員”、職務犯罪嫌疑人劉寶鳳回國投案自首。這是黨的十九大以來第十一名歸案的“百名紅通人員”,也是開展“天網行動”以來第五十九名歸案的“百名紅通人員”。

  18年,這是劉寶鳳外逃的時間﹔16個月,這是深圳市紀委監委的辦案速度。從“隻知道劉寶鳳的名字”毫無線索,到一年多時間就將其成功緝拿歸案,“奇跡”是如何發生的?

  “案件終於有了突破口”

  2001年11月15日,劉寶鳳外逃。

  原來,自1997年至2001年,劉寶鳳利用職務之便,挪用公司自營資金進行股票交易、新股抽簽等營利活動。2001年7月,劉寶鳳遭到內部揭發舉報。得知風聲后,他第一時間到公司營業部財務處假冒他人簽名,將獲利資金轉至私人賬戶上全額取走,並隨后攜妻兒經由香港逃走。

  事實上,早在2001年12月26日,深圳市人民檢察院就對劉寶鳳立案偵查了,並於次年4月3日決定逮捕。然而,該案一直未取得明顯突破,劉寶鳳逍遙法外多年。2002年7月,國際刑警組織對其發布紅色通緝令,2015年4月,劉寶鳳被中央反腐敗協調小組國際追逃追贓辦公室列入“天網行動”“百名紅通人員”名單,位居第五十一號。

  轉折點出現在2018年。隨著深圳市監察委員會的成立,劉寶鳳案件在2018年2月由市檢察院移交市監委繼續查辦。深圳市委反腐敗協調小組第一時間成立了國際追逃追贓工作辦公室,並將辦事機構設在市紀委監委第五審查調查室,重點負責追逃追贓工作,解決了“之前案子都分散在各個室跟著人走”的問題,辦案力量集中、握指成拳,案件由此迎來轉機。

  然而,新的問題也來了:新的辦案人員甚至“隻知道劉寶鳳的名字”和“他是百名紅通人員之一”,其他情況並不掌握。“由於案發時間久遠,經辦人幾經轉手,有的退休、有的轉崗。”參與辦案的干部介紹。

  怎麼辦?辦案人員及時調整策略,把重點放在華泰公司。“凡是當年跟劉寶鳳接觸過的人,我們都找了一遍。”

  辦案人員一直找到了市司法會計鑒定中心的庫房。一名辦案人員介紹,大家如獲至寶,“我們開展海量工作,最終找到了劉寶鳳挪用資金的財務資料,以及他炒股的証據,使案件終於有了突破口。”

  “信息被公開后他吃不好睡不好,壓力猛增”

  2018年6月,劉寶鳳面臨的壓力陡然增加。

  當年6月6日,中央追逃辦發布公告,向社會各界公開了50名涉嫌職務犯罪和經濟犯罪的外逃人員有關線索,劉寶鳳位列14名,其照片、身份証、外逃所持証照等信息一覽無遺。“他在一家汽車修理廠維修汽車,日子過得一般,信息被公開后他吃不好睡不好,壓力猛增。”一時間,劉寶鳳的黃粱美夢支離破碎。

  在公布其信息的同時,辦案人員馬不停蹄、加快進度。專案組從原始財務資料出發,抓緊固定証據,力求查明涉案資金的數額、性質、來源、去向,並專門邀請市檢察院和法院業務骨干一起探討研究,推動案件不斷取得新進展。

  據辦案人員介紹,在查到劉寶鳳曾將部分贓款匯到其父母等親屬賬戶后,大家兵分幾路,赴深圳、南京、南通、沈陽等地全面清查劉寶鳳的資產狀況,依法對涉案財產採取凍結、查封措施。

  2018年8月,一則公告的發布加快了劉寶鳳案件的進展。8月23日,國家監委會同最高法、最高檢、公安部、外交部聯合發布《關於敦促職務犯罪案件境外在逃人員投案自首的公告》,列出了“自動投案”及“可以依法減輕或者免除處罰”等方面的情形和條件。公告發出后,劉寶鳳家人的態度也變得更加積極起來。

  2018年11月,深圳市主管追逃工作的紀委副書記、監委副主任帶隊前往劉寶鳳家鄉,向其父母和親屬宣講法律法規和國家政策。隨后,在辦案人員的持續努力和家屬的耐心勸導下,劉寶鳳開始主動聯系市紀委監委,並最終下定決心回國自首,案件取得了實質性進展。

  “筑牢堤壩,切斷腐敗分子的出逃之路”

  劉寶鳳回國投案,標志著深圳市辦理的兩件“百名紅通人員”案件實現了“清零”目標。早先的2018年7月28日,深圳另一名“百名紅通人員”張勇光回國投案自首。

  深圳市委常委、市紀委書記、監委主任張子興向記者介紹了劉寶鳳案在短時間內取得重大進展的關鍵——不留死角,層層傳導壓力。對於外逃腐敗人員,深圳分別設立辦案專班,並由相關市領導選擇最難的案件“包案”,不達目標不罷休。比如,張子興就主動包下了劉寶鳳案,推動案件取得突破。

  明確責任后,市紀委監委又主動加壓,提出“三不”政策:外逃人員追不回來,辦案人員不評優、不提拔、不調離﹔人追回來后,則給相關干部記功。“這就樹立了鮮明導向,也把壓力傳到了神經末梢。”一名辦案人員介紹。既要追逃追贓,也要做好防逃工作。正如採訪中一名干部所言,反腐敗不是把魚從一個池塘趕到另一個池塘,要窮盡一切辦法把犯罪分子繩之以法。

  由於地理位置特殊,深圳防逃工作任務相對較重。據市紀委監委一名干部介紹,深圳一些上了年紀的老居民具有香港耕作証,可以自由出境耕作﹔同時,深圳口岸多,人員過境方便,客觀上也增加了防逃難度。

  對此,深圳不僅持續強化對公職人員管理,對每位公職人員進行身份証和人臉識別比對,嚴查一人擁有多個身份証的行為。此外,深圳還對腐敗易發多發的社區管理人員加強出國境証照管理,強化對“薄弱環節”的監管。

  “劉寶鳳案件充分說明,海外不是法外,避罪沒有天堂。現在,我們加大對國有企業、金融機構工作人員的追逃追贓力度﹔同時,織牢織密防逃網絡,一方面與口岸邊境建立協作機制,另一方面聯手邊防公安,強化巡邏、打擊偷渡,筑牢堤壩,切斷腐敗分子的出逃之路。”張子興表示。

  本版制圖:沈亦伶


  《 人民日報 》( 2019年07月15日 06 版)
(責編:張喜艷、鄒慧)

龍江拍客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