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雪車雪橇中心“完美賽道”8月現雛形

2019年07月17日15:41  來源:北京晚報
 
原標題:國家雪車雪橇中心“完美賽道”8月現雛形

  再過一個半月,位於延慶賽區的全球第一條360度回旋的奧運雪車雪橇賽道就將首次露出雛形。

  近日,2022年北京冬奧會的最快賽道——國家雪車雪橇中心賽道的360度回旋彎道完成混凝土噴射,代表著這條長達1975米的賽道完成了所有彎道的主體施工。預計8月底,賽道的主體結構將全部完成,一條手工打造的毫米級“完美賽道”屆時也將飛騰於山林間。

  賽道·攻關

  第一條 100%中國造的最快賽道

  雪車雪橇項目是冬奧會中速度最快的項目,極具觀賞性,因而擁有“雪上F1”之稱。國家雪車雪橇中心的賽道,既是中國第一條雪車雪橇賽道,也將是全球第一條360度回旋奧運賽道。

  “這裡是2022年北京冬奧會的最快賽道,也是施工難度最大、施工工藝最為復雜的一條賽道。”工程建設方北控京奧建設有限公司黨總支副書記、副總經理夏魏介紹,整條賽道共設16個彎道,呈現不規則曲面,5厘米厚的冰面之下,是起支撐作用的混凝土結構,結構中則預埋了近11萬米的制冷管線,用於給冰制冷。“為了保証制冷效果,賽道施工要精細到每一個角度、每一個曲面、每一個毫米級的細微之處,稱得上是一條‘完美賽道’。”

  作為第一個“吃螃蟹”的人,如何建造出一條前所未有的賽道?從工程開始之初,北控京奧的建設團隊就面臨著一道躲不開的障礙:技術壟斷。噴射混凝土施工是國家雪車雪橇中心賽道建設的主要工藝,而此前,高密度高強噴射混凝土配方長期被西方國家壟斷,隻能高薪聘請國外的噴射手操作混凝土噴射。

  “從一開始,我們就下決心,不僅要把技術攻下來,還要把技術留下來。”夏魏講起,項目團隊用了長達一年的時間進行自主研發,從設備選型到材料配比,從噴射工藝到人才儲備,逐一研究與試驗,最終攻克了4項技術難關、創新了11項工藝。這條完全自主、中國造的最快賽道,也填補了我國此前在雪車雪橇賽道建設上的空白。

  此外,國家雪車雪橇中心項目也開啟多個國內“首創”:在國內首度運用高精度三維空間測量與檢測技術、空間扭曲的雙曲面賽道噴射成型技術等。

  賽道·揭秘

  360度 手工鍛造毫米級回旋彎道

  設有16個彎道的賽道中,第11個彎道便是目前世界唯一一個360度閉合回旋奧運彎道。

  這個回旋彎道的特殊性在哪兒?夏魏解釋說,從比賽角度講,回旋彎道曲率大,滑行難度增加,對選手的技術水平和比賽節奏控制能力要求極高。

  施工方上海寶冶雪車雪橇項目經理林劍鋒為記者“還原”了最難彎道的賽道噴射全程。全長179米的回旋彎賽道,被分成四段制冷單元,由低到高分段噴射。每一段制冷單元,都要噴射手們不間斷地、一氣呵成地完成,平均連續作業時間都超過25個小時。“除了曲率大之外,和其他彎道最不同的是,這個360度回旋彎道全部為高牆段。”林劍鋒解釋道,高牆的高度在3米到4米之間,高度疊加曲率,使得每段截面的形狀更為復雜,噴射手得站在腳手架上舉著噴槍進行噴射,噴射難度比一般彎道要大出好幾倍。“可以這麼說,這個179米的回旋彎賽道,從第一米到最后一米,每個斷面都不盡相同,噴射手們按照編號一米一米地完成,賽道精度還得嚴格控制在10毫米,真的是毫米級別的手工賽道。”

  記者在現場看到,賽道噴射的操作現場,是一個經項目部自主研發設計、裝配式安裝形成的藍色外罩“罩”著的、類似溫室大棚的封閉空間。外罩之內,每三人組成一個小組配合作業,其中一名是噴射手,負責混凝土噴射,另外兩人是輔助工人,一人負責照明,一人負責穩固噴槍。密不透風的施工現場悶熱難當,隻要站上5分鐘后背就會冒出汗,而噴射手卻需要在裡面待上至少20小時。

  “外罩既是為了防風,也是為了便於控制施工環境的溫度和濕度,這些指標對混凝土的質量都很重要。”夏魏介紹道,噴射手要在確保賽道噴射混凝土密實性的前提下,達到有效控制毫米級雙曲面賽道的精度。

  賽道·進展

  8月底 54段制冷單元賽道完工

  值得一提的是,國家雪車雪橇中心結合自然地形和遮陽設計,研發出一套獨特的“地形氣候保護系統”。和其他國際賽場不同,國家雪車雪橇中心增加了一個賽道遮陽屋頂,可有效保護賽道冰面免於受到各種氣候因素影響,避免陽光對運動員的視線影響,確保賽事高質量進行,並最大限度降低能源消耗。

  夏魏介紹,截至目前,全長1975米的賽道,已經完成了41段制冷單元賽道的主體結構施工,共計1732米。與此同時,賽道遮陽棚系統木梁首次安裝也於日前完成。按照工期安排,預計8月底將完成全部54段制冷單元賽道的主體結構施工,隨后進行遮陽棚、照明、監控等附屬設備安裝工程,以保障2020年3月的測試賽。

  賽道·數說

  “完美賽道”承擔三個比賽項目

  國家雪車雪橇中心位於延慶賽區西南側,東側為延慶冬奧村、南側為山地新聞中心、北側為國家高山滑雪中心。該項目建筑面積約6萬平方米,賽道最高設計時速134.4公裡,其中主賽道落差達121米,約47層樓高。

  整個項目包括主賽道、出發區1、出發區2、出發區3、結束區(含場館媒體中心)、訓練道冰屋、團隊車庫、制冷機房、運營及后勤綜合區、媒體轉播區、主觀眾廣場等設施,總觀眾席位數7500席。

  北京2022年冬奧會期間,國家雪車雪橇中心將承擔雪車、鋼架雪車、雪橇三個項目全部比賽內容,共產生10枚金牌。

  賽道·特寫

  百裡挑一 21名噴射手具備世界水准

  7月12日,北京正式“入伏”,一年中最熱的日子開始了。上午,噴射手邵珠磊帶領小組成員做好了材料設備的布置工作,即將開始一段新賽道的噴射作業。而在不遠處,幾日前剛完成主體結構施工的360度回旋彎道從地面盤旋著升向高空,宛若游龍盤臥,分外宏偉。

  邵珠磊是骨干噴射手之一,2018年5月,他被抽調到國家雪車雪橇中心項目,在模塊試驗基地裡進行噴射訓練。

  “混凝土噴射手可謂是賽道施工的‘靈魂’,他需要強有力的操控力,又需要精細到毫米級的精確度,還需要幾十米賽道一氣呵成的超長耐力。”北控京奧建設有限公司工程部副經理王永生介紹,賽道的曲面段為雙面噴射成型,其噴射質量直接決定賽道能否制冰和正常比賽,而賽道施工的環境、溫度等條件各不相同,需要噴射手主觀動態掌握混凝土的性能特點才能實現相同的表面噴射質量。為了尋找到優秀的噴射手,他們在建設工人中進行了嚴格的選拔。

  就像遴選奧運選手一樣,噴射手們也需要經過嚴格的身體測試,個頭得在1.75米上下,體重不得輕於180斤,然后再按照運動員標准進行幾近殘酷的體能訓練。邵珠磊回憶,那時候,他每天要舉啞鈴、拉單杠,俯臥撐一天就得做上200個。食堂也專門制訂了飲食計劃,通過增加“牛肉、牛奶、雞蛋”等高蛋白食物的攝入,有針對性地讓大家伙兒增肌。“一根噴射槍加上料后就有六七十斤重,還不算上后坐力,要想端得穩,身體必須得壯。”

  當然,要想參與建設國家雪車雪橇中心,光有“大塊頭”是不夠的。在林劍鋒看來,一名合格的賽道噴射手,還得具備靈活的手法,並且懂得“借力打力”。“賽道的‘骨架’縫隙不大,噴射手要能夠隨著‘骨架’角度的變化,不斷調整噴槍的距離和角度,同時掌握好力道,不被后坐力牽著走。”林劍鋒舉例說,噴射手所舉的噴槍的噴射壓力有22兆帕,是家中自來水壓力的7倍,“稍有不慎,或力度掌握不好,人就容易被甩飛。”

  邵珠磊也表示,賽道噴射同他以往參與過的工業爐的噴射很不同,確保混凝土的密實性之外,對混凝土均勻度的把控也得精確到毫米級,因此,每一位噴射手在噴出這一槍的同時,就得想好下一槍的角度該怎麼調節。

  王永生介紹,經過嚴苛的選拔,最終有21名噴射手從近千人中脫穎而出,可謂是百裡挑一,每一個人都經歷了幾百次的噴射訓練,“這21名噴射手,是經過全球頂級的混凝土噴射專家考核取証后上崗的,具備世界級的噴射水准。”

  值得一提的是,為了踐行“綠色辦奧”的理念,模塊試驗中噴射完成的部分混凝土第一時間被收集起來制作成花盆,用於施工現場的綠植栽種。此外,還有部分混凝土余料再攪拌用於場地基礎的灌漿等。(記者 趙瑩瑩)

(責編:王艷、趙怡)

龍江拍客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