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調查發現,在電商平台上購買偷拍設備毫無障礙——

小小攝像頭 咋就管不住(來信調查)

本報記者  彭  波

2019年07月22日08:37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編輯同志:

  近日看到一則新聞:在T304次列車上,有一名男子偷偷地在車廂廁所裡安裝小型攝像頭。幸虧列車工作人員及時發現並報警,該男子隨即被警方抓獲。這種行為實在太可恨了。

  現實生活中,偷拍偷錄的事情時有發生,讓人細思極恐,難免擔心這樣的偷拍偷錄行為會不會發生在自己身邊。

  按理說,攝像頭、竊聽器是不能隨意買賣、使用的,怎麼現在經常能聽到、看到偷拍偷錄的事情。希望有關部門給予關注,依法嚴厲打擊不正當的偷拍、偷錄行為,嚴格規范攝像頭、竊聽器的經營使用。

  湖北武漢市 李婧源

     

  出租屋驚現針孔攝像頭、試衣間暗藏微型攝像頭、賓館房間發現隱蔽攝像頭……近段時間,多地警方通報偷拍偷錄的違法行為,社會公眾廣泛關注,本報接到一些這方面的來信,記者據此進行了相關調查。

  商家不去詢問購買偷拍設備目的,也不驗証買家信息

  有讀者來信指出,偷拍、偷錄行為的泛濫,與偷拍、偷錄設備購買的便捷有密切關系。在一些地方的電子城和電商平台上,買賣偷拍設備是毫無障礙的。雖然一些商家打著“家庭監控”的旗號,但是實際上,這些偷拍設備的隱蔽性和實用性已經遠遠超過家庭監控需要。

  據此,記者打開淘寶,在搜索欄輸入“微型攝像機”“家庭監控器”,立刻就能搜到多達上萬條的商品,價格從100多元到5000多元不等,銷量最高的累計近4000件。

  記者隨機點開了一家名叫“糖果燈飾旗艦店”的店鋪,據客服人員介紹,他們店目前賣得最火的是一種無線迷你微型攝像頭,隻有3.5厘米大小,自帶電源,免插電,免布線,可在任何角落隨意放置。

  客服人員介紹,攝像頭聯網后,手機上即可遠程下載觀看,十分方便。從一些用戶貼出來的效果圖看,整個房間一覽無余且畫質清晰。

  記者詢問:“這種攝像頭允許出售嗎?買了沒問題吧?”客服回答:“沒關系,不限制。”記者嘗試下單,發現隻要常規步驟就可以買到,完全不需要實名認証,客服人員也沒有詢問購買目的等。

  記者查看了淘寶等多個電商平台的多家類似商鋪,與客服人員交談后發現,目前電商平台銷售的類似攝像機多以體積小、無光夜視、超長待機、隱蔽性好為賣點,個別產品還使用了攝像頭與電源、發射器分離的技術,更加隱蔽。使用方式也很簡單,隻需在手機上下載一款APP,就能與攝像頭通過網絡連接,實時觀看。

  記者還注意到,在所有的詢問和購買過程中,沒有一名客服人員對記者購買目的提出疑問,也沒有一家店鋪表示需要提供個人信息進行驗証,整個網購過程就像買衣服、食品一樣簡單便捷。

  記者還在百度上輸入“針孔攝像頭”,搜索結果達700余萬條。隨機點開一家名叫“傲宇達科技”的網站,主頁上的產品分類列表竟然有45條目錄,包括打火機攝像機、紐扣攝像機、手表手環攝像機、眼鏡攝像機、吊墜攝像機等,五花八門、不一而足。

  打開“插座攝像機”條目,共有27種商品,其中一款“排插WiFi攝像機”,隱蔽攝像頭就藏在插座上通常顯示是否有電的紅燈處。插座上的三個接口都能正常使用,攝像頭就依靠插座供電,實現“永不斷電持續監控”。

  記者了解到,購買過程異常簡單,甚至不需要在網站注冊,隻需提供收貨人地址和手機號,就可以快遞到付。客服人員說:“如果不方便,可以提前微信支付,匿名購買也沒關系。”

  偷拍已形成黑色產業鏈,打擊懲治力度須加強

  電商平台銷售這些微型攝像機、微型錄音機真的合法合規嗎?

  “對於竊聽、竊照專用器材,我國早有立法,未經國家有關部門許可而擅自生產、銷售,都屬於違法行為,甚至觸犯刑法構成犯罪。”北京大成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婁秋琴說。

  由原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公安部、原國家質量監督檢驗檢疫總局共同發布的《禁止非法生產銷售使用竊聽竊照專用器材和“偽基站”設備的規定》界定了竊照專用器材的特征,規定以偽裝或者隱蔽方式使用,具有無線發射功能的照相、攝像器材或者取消正常取景器和回放顯示器的微小相機和攝像機等都屬於竊照專用器材。

  如今,各種隱蔽式偷拍攝像頭之所以被濫用,主要有兩個原因,一是利益驅使,二是制度不完善。

  今年3月,公安部通報了“淨網2018”十大典型案例,其中一起就與偷裝攝像頭有關。據山東省濟寧市公安局網安支隊支隊長劉建介紹,一些不法分子在賓館客房非法安裝攝像頭,在網上出售觀看賬號。“涉案主犯通過互聯網購買攝像頭后,安裝在賓館吊燈、空調等隱蔽處,通過微信、QQ群發布不雅截屏,吸引網民購買攝像頭觀看賬號,每個攝像頭可供100人同時觀看。”

  購買設備、偷拍視頻、出售賬號或者付費觀看……記者調查發現,偷拍儼然已經形成一條分工明確、環環相扣的黑色產業鏈,可在打擊懲治方面,力度卻遠遠不夠。

  在多起涉嫌偷拍的案例中,懲治偷拍人員大多依據治安管理處罰法相關規定,處5日以下拘留或者500元以下罰款。“現行法律規定非法使用竊聽、竊照專用器材造成嚴重后果的,才構成犯罪。事實上,即便偷拍有時候形成產業鏈了,依然很難在法律上認定其構成了‘情節嚴重’,這就讓一些不法分子明知故犯、鋌而走險。”華東政法大學刑事司法學院副院長虞潯說。

  電商平台、物流公司應履行法定義務,夯實監管職責

  6月15日,某地公安局接到報警,在某酒店房間內發現針孔攝像頭。經縝密偵查,警方將嫌疑人謝某抓獲。謝某如實交代了其在網上購買針孔攝像設備、多次在酒店房間偷拍他人隱私的經歷。

  犯罪嫌疑人落網了,但社會公眾的討論並沒有結束,有觀點認為,抓獲犯罪嫌疑人的同時,還應追究賣這些設備的商家的責任,電商平台有責任、有義務加強平台監管,一旦發現有商家銷售禁止的針孔攝像頭等設備,應當及時刪除、下架。

  “電子商務法明確規定,不得銷售或者提供法律、行政法規禁止交易的商品或者服務,電子商務平台經營者發現平台內的商品或者服務信息存在違法違規情形的,應當依法採取必要的處置措施,並向有關主管部門報告,否則將與經營者承擔連帶責任。”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薛軍還說:“有些商家在售賣偷拍攝像器材時,往往挂羊頭賣狗肉,以‘隱形攝像頭’‘家用監控器’等關鍵詞掩蓋真實用途,平台應加強日常巡查,隨時發現隨時處理。”

  此外,郵寄、快遞等物流環節也存在監管漏洞。在大多數案例中,嫌疑人都是通過網絡購買、物流運送的偷拍器材,物流公司對此也應承擔責任。《快遞暫行條例》規定,快遞企業應當驗視內件並作出驗視標識﹔寄件人拒絕驗視的,經營快遞業務的企業不得收寄﹔發現疑似禁止寄遞物品的,應當立即停止分揀、運輸、投遞。

  如今,照相機、攝像機等朝著微型化、智能化的方向發展,法律法規中規定的具有無線發射功能,幾乎成為各種攝像頭的標准配置。另一方面,家用監控設備的蓬勃興起也給監管部門和電商平台帶來了挑戰,如何區分家用監控設備與法律禁止的竊照專用器材?有專家建議,應當盡快制定相關行業標准,從源頭上防止偷拍設備的濫用。

  婁秋琴建議,除了電商平台對商家出售的商品進行審核,監管部門也要加強監管,切實加強生產廠商的資質管理,建立違法黑名單制度,同時監督商家對消費者購買行為進行實名記錄,讓攝像頭、竊聽器等設備的來源和去處均可查。


  《 人民日報 》( 2019年07月22日 07 版)
(責編:張喜艷、李忠雙)

龍江拍客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