違規賺取不法收益 網絡代充黑色產業鏈揭秘

2019年07月25日09:07  來源:工人日報
 
原標題:違規賺取不法收益 網絡代充黑色產業鏈揭秘

  利用匯率差、官方支付漏洞及惡意退款等方式,違規賺取不法收益

  網絡代充黑色產業鏈揭秘

  “48元可以買到680樂幣。”這是某明星粉絲群每天必做事情之一。樂幣是QQ音樂裡的一種虛擬貨幣,可以用來購買專輯,原價68元的樂幣,在網絡代充那裡可能隻要48元,因此通過網絡代充購買囤積大量低價樂幣,來為自己的明星刷榜,已經成為各粉絲群的常規操作。

  近日,大量的低價代充逼迫騰訊連發3份公告,打擊第三方代充。無獨有偶,另一款國內大火的手機游戲Fate/Grand Order也在不久前同樣經歷了一次代充風波,運營商不得不封禁大量問題賬號。

  近年來,隨著虛擬商品及服務消費的發展,市場上出現了專門的網絡代充商家,利用匯率差、官方支付漏洞及惡意退款等方式,違規賺取不法收益,甚至形成了一條復雜而龐大的黑色產業鏈。在代充黑產的侵擾下,不少互聯網企業叫苦不堪,部分消費者也因為非法代充蒙受經濟損失。

  代充手法五花八門

  網絡代充,是指那些並沒有得到官方授權的第三方充值機構,比如常見於淘寶的充值店以及微信、QQ群裡的代充商人。為了獲取高額利潤,他們往往會借助灰色渠道獲取低價,從原本的運營商那裡“偷取”利潤,給應用運營商們造成大量經濟損失。

  這些代充為什麼能做到比官方充值還便宜?資深代充商孫向西向筆者道出了其中的玄機:“部分代充是用正規的白卡,實際上就是收購的禮品卡,這種代充一般不會比官方便宜太多。還有的代充利用匯率差和官方的退款,這種就會便宜很多了。算是利用漏洞薅點羊毛,還有一些特別低價的代充則通過盜刷信用卡、偽造電子憑証等,這就涉嫌違法了。”

  據了解,早些年,代充們盈利的主要手段是利用不同地區貨幣存在的匯率差,由於應用商店內的商品價格固定,而貨幣匯率變動頻繁,代充商們便找出其中價格偏低的地區,從中獲利。

  代充行業另一種常見手段是利用應用商店的系統和政策漏洞,包括“36技術”、偽造購買憑証和惡意退款。“36技術”是利用蘋果商店中海外信用卡小額支付的不審查機制,偽造購買憑証是通過技術手段偽造電子憑証,重復獲取虛擬商品,而惡意退款則要歸因於應用商店的無條件退款政策。

  規模大,監管難

  目前,網絡代充儼然已經形成了一個龐大的產業。據淘寶上一位代充商介紹,單筆充值在幾萬元、十幾萬元的十分常見,“許多大型代充商年銷售額都非常高,遠遠超出想象。”

  從此前國內相關案件的通報情況來看,上述代充商介紹的行業規模並不夸張。2018年5月,兩名犯罪嫌疑人因偽造緩存憑借、多次進行惡意充值非法牟利在廣東省揭陽市西溪鎮被警方抓獲,涉案金額1200余萬元﹔2018年7月,廣東省汕頭市公安局澄海分局成功搗毀一個通過信用卡盜刷的網絡代充團伙,涉案金額多達900多萬元。

  涉案金額動輒數百萬甚至上千萬元,相關企業遭受的損失可見一斑。不少互聯網企業都持續發布公告,並通過採取封號等措施來打擊第三方違規代充。在代充行業的銷售端,淘寶等交易平台也加大了打擊審查力度,或者關閉“手游充值”有關商品類目,蘋果和谷歌等企業也屢次修補支付漏洞,加強審核……

  然而,對於相關舉措,代充團伙不斷開發出新的手段,避開審查和監管。淘寶要是查封店鋪,代充商們就轉戰貼吧、QQ群﹔蘋果商店加強了退款審核,代充商們就收購証件齊全的蘋果賬號。

  手段繁多,取証困難

  那麼,該如何打擊網絡代充?上海一家游戲運營商向記者表示,目前業內主要還是以事后打擊追懲為主,比較被動,尚無法對違規代充進行有效防治。

  據了解,近年來網絡代充屢禁不止,違法案件越來越多,已經成為司法界和互聯網企業面臨的一個新挑戰。

  “這種行為難以得到遏制主要還是因為屬於新興產物,法律的跟進存在滯后性。” 安徽金亞太刑辯專業所丁大龍律師向記者表示,“在實際操作過程中,這種案件取証比較難。首先是很多時候受害公司不及時報警,報警之后沒有全面保存數據証據。”

  網絡代充使用的手段不同,在法律上的定性也不同。據丁大龍律師介紹,如果是利用平台漏洞,自行偽造虛擬貨幣,再出售給消費者獲利,則涉嫌違法甚至犯罪。對於利用匯率差的代充商,很難界定這種行為算不算外匯交易,違法與否也要看具體情況而定。(實習生 黃一帆)

(責編:張喜艷、鄒慧)

龍江拍客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