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代”門診各地涌現 三類人群成重點服務對象

2019年07月25日09:08  來源:科技日報
 
原標題:“新生代”門診各地涌現 三類人群成重點服務對象

  高血壓、糖尿病、高脂血症、哮喘、胃炎……人一邁入中老年,很多慢性病、急性病“找上門”的風險便會越來越高,即便是一些年輕人或者孩童,也有被多種疾病纏身的例子。多病共存的患者一趟趟往醫院跑,在人滿為患的各個科室之間徘徊逡巡,從藥房抱回來一堆藥,從此“把藥當飯吃”。俗話說,“是藥三分毒”,不同藥物之間相生相克,若服用不當,很有可能帶來負面效果。

  近日,國務院印發的《國務院關於實施健康中國行動的意見》等健康中國行動系列文件也顯示,目前我國城鄉居民在合理用藥等方面的健康知識和技能還比較缺乏。目前的現狀是,在一些大醫院的“熱門”科室裡,一位患者通常隻有幾分鐘的問診時間,醫師治療“專病”之余,哪還剩下寶貴的時間問詢其他病症和用藥?其實,很多人不知道,在很多醫院,已經有一個獨立的科室部門——藥學門診或用藥咨詢中心,能為患者提供合理的用藥指導。

  “新生代”門診各地涌現

  “過年吃了不少大魚大肉,作息一不規律,吃藥時間也沒那麼准時了,可以幫我看看有需要注意的事項嗎?”一位在上海某醫院就診藥學門診的患者表示,以前看病吃藥都找醫生,現在看病找醫生,吃藥找藥師。

  2015年6月,第一個由藥學人員籌建的門診——精准用藥門診,在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朝陽醫院開診。從此,醫院的藥師們正式從幕后走到台前,與醫護人員並肩作戰,如同量體裁衣一樣,為患者訂制個性化的精准用藥方案。

  時隔近3年,2018年2月,原國家衛生計生委召開新聞發布會表示,北京市市屬22家醫院全部設立用藥咨詢中心,為患者提供用藥咨詢和指導服務,開展政策宣傳和解讀,積極服務患者。

  除了北京、上海,全國各地在近三四年間紛紛涌現這類新的藥學門診。2017年年底,山西省首家藥學門診開診﹔2018年3月,甘肅省首家臨床藥物咨詢門診開診,涵蓋呼吸等10個專業﹔2019年初,重慶首家可預約、挂號就診的專科藥學門診也正式開診……

  目前,全國各地的用藥咨詢中心或藥學門診收費尚沒有統一的標准,有些醫院免費提供咨詢服務,有些醫院適當收取挂號費。

  別看用藥咨詢中心或門診跟其他科室比起來是個名副其實的“新生兒”,其實患者和社會對該部門構建的渴求由來已久。記者注意到,在國家《二級綜合醫院評審標准(2012年版)實施細則》中就明確提出,評價“良好”及以上的醫院必須有專業人員向患者提供安全用藥咨詢。

  三類人群成重點服務對象

   藥學咨詢中心或門診能夠提供怎樣的服務?

  “多病共存對傳統的專科學科來說是一種沖擊,存在反復住院、醫療指導片面或存在矛盾、綜合療效差等情況。藥學咨詢中心或門診的設立既能回答藥怎麼吃、什麼時候吃的基本問題,也能從更專業的角度出發,盡可能實現聯合用藥精准化。”北京華信醫院(清華大學第一附屬醫院)藥學部副主任藥師萬裡燕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

  “我們會將患者同時服用的、由不同專科醫師開具的藥品做一個全面的有效性和安全性評估,結合患者實際情況,提出藥物治療方案的優化調整,目的在於最大限度降低副作用,確保科學合理用藥。通常有三類人群是我們重點服務的對象。”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世紀壇醫院藥劑科副主任藥師金銳告訴記者。

  第一類人群為服用藥物品種類數比較多的患者,如同時患有冠心病、糖尿病、高血壓等,超過5種藥品以上就建議到這種專業的藥學門診進行咨詢,服藥種類不僅包括西藥,也包括中藥。第二類人群為一些患有慢病、已經服藥較長時間的患者,他們會對自己的用藥方案有疑惑:是不是需要一直吃?能不能自己調整一下?為什麼覺得症狀改善不明顯?這些情況都需要藥師對藥物治療方案進行評估。還有一些特殊人群,如孕婦、老年人、小孩、肝功能不全者、更年期綜合征患者、心理疾病患者,這些人在制訂藥物治療方案、注意事項上皆與普通人群不同。

  同為藥師值守,藥房、用藥咨詢中心、藥學門診這三者有何異同?金銳告訴記者,藥房藥師主要負責審方發藥、核對藥品,北京世紀壇醫院早在2015年便設立了用藥咨詢中心,一些用藥復雜的取藥患者和不挂號看病隻咨詢用藥的患者會被藥房藥師推薦到用藥咨詢中心,免費接受專業人員用藥指導,也避免耽誤藥房發藥窗口的正常工作。2019年5月,北京世紀壇醫院開設藥學門診之后,患者便可像普通門診一樣挂號就診,不收挂號費。相比咨詢中心,藥學門診有一套更詳細的文書和問詢流程,藥學服務時間也更為充分,對於出診藥師的要求更高。

  “由於前來就診的患者往往是多病共存、中西藥並用,目前,我院藥學門診要求從事臨床藥學工作、高年資且具有中級及以上職稱的3位藥師聯合出診。也就是說,3位不同學科的臨床藥師共同為一位患者進行藥物治療方案的評估與優化。”金銳表示。

  “冷門”科室也有“回頭客”

  在採訪中,兩位醫師坦言,不論是用藥咨詢中心還是藥學門診,咨詢和就診人數遠不如其他門診多,“科室很冷門”。

  由於藥師數量有限,且藥師還有查房等其他工作,目前北京世紀壇醫院的藥學門診,一周開放2個半天,挂號數量不設上限。華信醫院的用藥咨詢中心周一到周五上午開放半天,咨詢人數同樣不設上限。

  “我院藥學門診每個半天大約有5—8名患者,少的時候也就2—3名患者就診。”金銳表示。“我中心每半天約服務5—10例,前來咨詢的人數並不多。”萬裡燕說,大多數人並不了解用藥咨詢中心或門診的存在。

  “不僅我院,北京市其他醫院甚至全國范圍內,患者對藥學咨詢的認知度和重視程度都不高。”金銳說,相比起來,國外的情況可能會好一點。歐美等發達國家的醫療體制與我國不同,通常醫院不設門診,隻承接住院患者,藥店則承擔了門診的業務,因此很早之前藥師就兼具了審方發藥、優化藥物治療方案的工作,因此患者認知度較高。國內的藥師則是近些年才從幕后走到幕前,直接面對患者,還需要一定時間推廣和宣傳。

  雖然認知度有待提升,但兩位醫師均表示,咨詢中心和藥學門診也有“回頭客”。

  “給我印象很深刻的一位患者,藥學門診開診后,2個月的時間內前來就診3次。第一次前來咨詢高血壓頭暈的用藥,我們建議其將不可靠保健品減掉甚至停掉之后,患者血壓穩定﹔第二次來詢問血糖管控相關問題,藥師從營養學角度出發,教患者熱量控制與食物交換份的概念,也幫助患者學會了管理飲食控制血糖。嘗到‘甜頭’的患者第三次又來問詢其他病症的相關用藥事項。”金銳表示,沒有人會跟自己的身體過不去,酒香不怕巷子深,真正體會到專業醫師“私人訂制”的好處之后,很多患者便“欲罷不能”。(於紫月)

(責編:張喜艷、鄒慧)

龍江拍客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