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七成受訪者支持將日常生活行為納入個人征信系統

2019年08月01日11:37  來源:中國青年報
 
原標題:超七成受訪者支持將日常生活行為納入個人征信系統

日漸完善的個人征信系統正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日前,一些城市出台法規或草案,將越來越多的日常生活行為納入個人征信系統,比如霸座、推銷、跳槽、在地鐵內飲食等。對此,有專家認為,對於納入征信系統的個人行為,應該加以選擇,把與個人信用真正密切相關的納入進來。

上周,中國青年報社社會調查中心聯合問卷網(wenjuan.com),對2001名受訪者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93.6%的受訪者關注自己的信用狀況,74.5%的受訪者支持將日常生活行為納入個人征信系統。但是在將日常生活行為納入個人征信系統過程中,70.8%的受訪者認為有些行為難以認定,63.4%的受訪者覺得個人隱私保護方面存在問題。

93.6%受訪者關注個人信用狀況

“我在金融行業工作,根據相關崗位要求,我必須將自己的征信情況提供給上級參考。”江蘇常州某國有銀行員工王潔對記者說,目前央行征信系統採集的征信項目,她涉及的不多,“我被征集的主要是個人信用卡、貸款之類的信息。”

浙江杭州某教育機構教師沈楠(化名)坦言,她沒有關注過自己的信用狀況,但她認為信用記錄對於一個人是十分重要的,“將日常行為納入個人征信系統能夠督促人們在日常生活中遵守公共道德、職業道德,起到約束作用”。

調查顯示,93.6%的受訪者關注個人信用狀況。對於將日常生活行為納入個人征信系統,74.5%的受訪者支持,5.0%的受訪者不支持,20.5%的受訪者認為應視情況而定。

北京某高校學生黃真認為,目前個人征信方面的信息太少了,查詢起來也不夠方便,加上她目前沒有借貸行為,所以不太關注個人征信情況。不過,黃真贊成將日常生活行為納入個人征信系統,“這是一個很好的做法,可以有效規范人們的行為”。

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向記者介紹,將日常生活行為數據納入個人征信系統是一個國際通行的做法。“特別是在亞洲,很多國家都喜歡用這種方法,這是建設征信社會的開始。但是西方國家卻不太喜歡把個人習慣和征信結合起來,因為這種做法可能增加個人信息泄露的風險。但是對於一些違法違規的行為,應該納入到個人征信系統中”。

對於將日常生活行為數據納入個人征信系統,70.8%的受訪者認為有一些行為難以認定,63.4%的受訪者覺得個人隱私保護方面存在問題,54.2%的受訪者擔心數據量大,技術上很難做到。

沈楠覺得,將日常生活行為納入個人征信系統,操作難度太大,而且日常生活中的一些不好的行為雖然不道德,但有時候通過教育、規勸是可以得到改善的。“比如說電瓶車載人行為,雖然這種行為存在很大安全隱患,有人可能是不知道其中的危害,也有人是屢教不改,所以對不同的人不能一概而論”。

黃真覺得,個人行為數據不太好收集,“很多日常行為的數據都在一些第三方App或平台上,可能需要和這些平台合作。另外,被收集的個人行為數據也存在泄露的風險,因為日常生活行為很多都屬於個人隱私”。

王潔認為,如果將日常行為全部納入征信系統,一些人即使偶爾犯錯,也可能因此在個人工作、生活方面受到極大影響。

59.7%受訪者希望數據能正確反映個人真實信用情況

王潔認為,個人日常生活行為,有的有必要納入征信范疇,有的則和信用聯系不大,應該將二者區分開,不能都納入征信系統。

對於將日常生活行為納入個人征信系統,68.7%的受訪者建議判斷個人行為是否屬於違法違規或犯罪行為,64.5%的受訪者建議加強信用體系頂層設計,51.1%的受訪者建議判斷個人行為與個人信用是否真的有關聯,48.2%的受訪者建議確保被征信人有對系統中的個人信用記錄提出異議的權利。

沈楠覺得,將日常生活行為納入個人征信系統,需要有關部門判斷個人日常生活行為是否與個人信用有較大關系,判斷是否有必要將某種行為和個人的信用相關聯。

王潔認為,將日常生活行為納入個人征信系統,需要利用大數據,統計某個人的某種行為的發生頻次,並設定一個量化值,超過量化值,系統自動計入個人征信系統。

個人征信系統在哪些方面需要完善?調查中,59.7%的受訪者希望數據更完整、真實,能正確反映個人真實信用情況,54.1%的受訪者希望讓公眾對此更加重視,49.1%的受訪者希望加強監管,不給不法分子投機取巧的機會。

“個人征信系統的相關宣傳力度還不夠,很多人都沒有聽說過,也不知道哪些地方會用到。”黃真希望,在做好相關宣傳工作的同時,進一步完善個人征信系統。

沈楠認為,目前個人征信系統還沒有受到足夠廣泛的重視,很多需要記入個人征信系統的行為,被征信人也不知道,需要有關部門說明和宣傳。

對於個人征信系統的完善,46.4%的受訪者覺得數據保存時限有待進一步明確,35.2%的受訪者覺得系統出具的個人信用報告不容易看懂,34.5%的受訪者擔心存在信息泄露的問題。

朱巍認為,個人征信范疇不能太廣,而且要分情況、分類別,要明確權利、責任和相關處罰。“如果要將某些個人行為納入征信系統,要給被征信者改正的機會,而不是隻要個人行為出現差錯,就‘一棍子打死’。這個記錄多長時間能抹掉,或者說什麼情況下能抹掉,應該讓大家知道,滿足大家的信用權利。如果壞的行為要被記錄一輩子,這不是好的做法”。

朱巍還指出,將日常生活行為納入個人征信系統,要保証個人信息安全,“征信和個人信息安全是密切相關的,征信並不意味著過分掠奪個人信息”。

參與本次調查的受訪者中,00后佔0.9%,90后佔29.5%,80后佔49.8%,70后佔14.1%,60后佔4.6%。(記者 王品芝 實習生 王一帆

(責編:王艷、趙怡)

龍江拍客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