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時評:“夜經濟”不是熬夜經濟

2019年08月07日08:43  來源:新華網
 
原標題:新華時評:“夜經濟”不是熬夜經濟

“夜經濟”,消費的是金錢,也是時間。從三四十年前的倫敦、巴黎到紐約、東京,到今天的北上廣深,“夜經濟”是經濟社會繁榮的產物,是勞動者閑暇時間增加的結果。依托現代勞動休息制度,“夜經濟”是休息日消費方式的縱深化,不是“熬夜經濟”。

“夜經濟”、夜生活,從歐美日到中國,都不是對工作不聞不問、對休息不管不顧。各國“夜經濟”高峰總體上與周末、節假日高度重合。北京市支持“夜經濟”,安排1號線2號線地鐵延長運營時間是周五工作日及周六休息日﹔上海2017年出台服務“夜經濟”政策,也是要求地鐵周末、節假日前最后一個工作日延長運營時間。因為圍繞休息日“夜經濟”投入產出比最高。據文化和旅游部數據,今年五一小長假延長一天,消費潛力釋放,按可比口徑國內接待人數、旅游收入增長13.7%、16.1%,其中夜間消費金額佔比高達30%,可謂良宵經濟。因為周五周六、年節假日,休息者大都可以盡情“嗨皮”。

“夜經濟”是經濟繁榮發展、休閑時間增加的歷史產物,根本動力是科學技術進步、勞動效率提高、生產力發展。當生產線取代手工作坊,收割機取代了鐮刀,人們就有更多閑暇時間。20世紀70年代,很多西方發達國家人均收入上升后,國民幸福感不升反降,被稱為“收入-幸福悖論”。經濟學家計量分析休閑時間與產業效率相關性之后,各國開始大力推動休假制度改革,保護勞動者休息權利,倒逼勞動效率提升。新中國成立后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由於社會生產力發展,人民群眾閑暇時間持續增加。2019年,我國法定節假日115天,佔全年時間的31%,一年之中,三分之一時間,我們可以享受夜生活、體驗夜文化、拉動“夜經濟”。這是與傳統農業文明、工業文明不同的工作生活表,既擴大了假日經濟的廣度,也推動了假日生活的深度。向時間深度要潛力,鼓勵夜生活、拓展夜文化、發展“夜經濟”,是合乎社會經濟發展規律的。

夜生活講個性,“夜經濟”就一定要因地制宜、因時制宜。各地不能胡子眉毛一把抓,不分地段時段“大呼隆”,讓空空蕩蕩的公交駛過空空蕩蕩的子夜。我國地域遼闊,夏季華東酷暑難當,冬季東北滴水成冰,需要完全不同的“夜經濟”發展舉措。特別是我國民族地區節日文化豐富多彩,面向開齋節、古爾邦節、藏歷新年、三月三等民族節日,“夜經濟”要講特色。(記者 王立彬)

(責編:王艷、趙怡)

龍江拍客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