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准百姓夜生活變遷的步伐——“夜經濟”發展調查

2019年08月07日08:44  來源:新華網
 
原標題:踏准百姓夜生活變遷的步伐——“夜經濟”發展調查

  火熱盛夏、夜色正濃,從電影院到健身房,從書店到酒吧……今年夏天,“夜經濟”成為“熱詞”。

  夜生活折射時代之變,凸顯人們對美好生活的新需求。記者調研發現,用改革的方法擴大夜消費,從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發力,將充分釋放“夜經濟”活力,創造健康、時尚、美好的夜生活。

  百姓新的夜生活,伴隨著消費新需求而興起

  夜生活,是觀察社會變遷的一面鏡子。

  1984年,廣州西湖路上,自發地冒出了夜市。一些膽子大的人在夜市上擺攤,出售服裝和小吃,人氣越聚越旺,這是廣州的第一家夜市。

  廣州市文化投資有限公司董事長趙元正回憶,中國第一階段的夜市,出現在20世紀90年代初,以延長營業時間為主要特點。

  “從1995年到2007年,是夜市發展的第二階段,特點是酒吧、KTV、舞廳等逐漸走向本土化、規模化。”趙元正說,如北京的后海、工體北路、燕莎商業區、朝外大街等區域相繼形成了酒吧聚集區。

  2007年以來,夜市進入了第三階段。夜市產品開始集約化經營,“夜經濟”崛起顯現新特點。

  中國的“夜經濟”從早期夜市地攤發展為多元夜間消費市場,內容涵蓋“食、游、購、娛、體、展、演”等,消費主力、消費類型、消費期待等方面都發生了很大的轉變。

  不斷增強的綜合國力和不斷提升的人民生活水平,是“夜經濟”興起的時代背景。“夜經濟”發展的三個階段,也與中國改革開放以來的經濟發展軌跡相吻合。

  站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門檻上,紅火的夜生活是面鏡子,折射出中國百姓生活質量不斷提升。

  如今,與改革開放一起成長起來的“80后”“90后”“00后”,正以一種不同於父輩的新的生活方式來享受生活。“消費升級甚至進入了審美層次,人們更加追求能夠獲得審美滿足、情感共鳴的消費。”暨南大學生活方式研究院聯席院長費勇認為。

  據生活方式研究院主辦的“生活榜”市場調查,80.6%的受訪者認為,夜間生活和消費的主要需求在於釋放壓力﹔59.9%的受訪者認為,夜晚出現頻率最高的情緒是“放空自己,不需要思考”,夜生活中減壓的心理需求相當明顯﹔夜間消費停留時間以3至4個小時為主。

  “夜經濟”繁榮,蘊含中國經濟強大內生動力

  “夜經濟”繁榮背后,是百姓消費空間和時間的不斷延展——

  “中國是全世界最繁忙的經濟體,需要有與之配套的夜生活。”廣州摩登百貨股份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駱建基說。

  在西部城市烏魯木齊,大巴扎夜市是人氣很旺的“深夜食堂”,日均客流量超過10萬人次。人們拼桌吃飯,孩子們嬉戲打鬧,洋溢著滿滿的幸福感、獲得感、安全感。

  在中部城市長沙,一家主打小龍蝦的網紅餐館一天排號達7000多桌,晚上11點顧客還在等號入座。在長沙的24小時無人值守便利店孚利購,顧客可自主加熱便當,沖泡咖啡、方便面,夜間的銷售額佔三成。

  銀聯商務的數據顯示,“80后”游客夜間消費最為活躍,消費金額及筆數均佔所有游客四成以上。

  上海財經大學商學院文化旅游會展研究中心主任何建民認為,當今“夜經濟”的蓬勃發展,是百姓休閑消費水平不斷提升、尋求新的消費亮點、延展消費空間和時間的結果。

  “夜經濟”繁榮背后,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不斷釋放活力和動力——

  在南粵廣州,珠江夜游是旅游傳統項目。如今的珠江夜游紅船,是一座現代化水上移動劇院,每晚演出嶺南文化的代表——粵劇。廣州城港旅游發展有限公司董事長陳金輝介紹,自2016年3月公演至今,上演千余場,去年營業收入過千萬元。

  西安大唐不夜城步行街,夜幕時分,紅牆黃瓦的仿唐建筑被華燈點亮,人群摩肩接踵。西安曲江新區管委會副主任顧育英介紹,今年春節期間,大唐不夜城所在的曲江新區各大景區接待市民、游客超過3000萬人次,旅游綜合收入約106億元,轄區酒店平均入住率超過75%。

  北京五棵鬆華熙商圈從今年5月起,營業時間從夜裡10點延長到12點后,同比月流水增長三成、客流增長四成。

  “夜經濟”繁榮背后,更是中國經濟加快新舊動能轉換的鮮明例証——

  “珠江琶醍”是廣州的“網紅”酒吧一條街。“一天能賣出2噸啤酒。”廣州琶醍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羅志軍介紹,利用珠江啤酒原址老廠房建起的酒吧街,集生產、消費、文化演出、藝術展覽為一體。因為聚集了人氣,廣州市公交專門在琶醍設了一站。

  東北財經大學中國戰略與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周天勇認為,“夜經濟”一頭連著消費端,一頭連著生產端,有力推動了新舊動能轉換。

  瞄准百姓美好生活 用改革的辦法擴大消費、滿足需求

  “夜經濟”已經成為衡量城市生活質量、消費水平、開放度、活躍度、投資軟環境及經濟與文化發展活力的重要指標。“夜經濟”如何瞄准百姓需求,釋放更多活力?

  滿足百姓美好生活需要,一系列促進消費的改革舉措正在推出——

  進一步擴大消費,首先要讓百姓“有錢消費”。今年我國近2萬億元的減稅降費政策正在加快落地生效。今年上半年,個稅改革人均減稅1340.5元,累計1.15億人無需再繳納工薪所得個人所得稅。在減稅降費等多重因素作用下,今年上半年,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扣除價格因素實際增長6.5%,居民收入增長快於經濟增速。

  今年1月,國家發展改革委會同工業和信息化部、商務部等10部門聯合發文,出台24條具體舉措促進消費,順應居民消費升級的大趨勢。

  今年7月,國務院同意建立完善促進消費體制機制部際聯席會議制度,統籌協調促進居民消費擴大升級工作。

  中國人民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許光建說,與歐美發達國家消費率高達80%至90%相比,中國最終消費佔GDP的比重約60%,消費增長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間。

  近日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提出,多用改革辦法擴大消費。

  許光建表示,發展“夜經濟”將成為推動消費的重要力量。一方面讓老百姓“錢袋子”鼓起來、消費“跑起來”,另一方面要對“夜經濟”企業進行稅收扶持、用工扶持、經營場所扶持等。

  “夜經濟”要有活力,就要緊跟百姓夜生活的步伐——

  從吃喝玩樂購,到創新生活方式、追求生活美,百姓需求倒逼企業從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發力,創新產品和服務供給。

  “珠江夜游、小蠻腰、長隆大馬戲號稱廣州夜游‘老三樣’,但是除了看動物,就是看夜景、看燈光,文化氛圍還不足,要補上廣州夜生活的文化短板。”廣州市發改委服務業處處長尹志新說,要發展內容健康、形象正面、服務規范、業態豐富、受眾多樣的“夜經濟”。

  “夜經濟”需要良好的發展環境,需要政府和市場合力營造——

  記者在調研中發現,“夜經濟”行業尚缺乏有領導力的標杆品牌,商家開店快淘汰也快,經營同質化、扎堆現象嚴重。

  “有消費的地方才有經濟,要發展百姓身邊的‘夜經濟’,提高夜生活消費的便利性。”周天勇說。

  “法無禁止即可為,政府支持發展‘夜經濟’,既要放活也要管好。”周天勇指出,城市管理部門對噪音、排污、垃圾分類等問題不能一禁了之、罰款了事,而要幫助企業解決問題。

  發展“夜經濟”,相關部門正在進一步解放思想,升級城市治理能力。上海建立了“夜間區長”和“夜生活首席執行官”制度。濟南出台“夜間十條”:調整道路洒水沖刷模式,加大人工保潔力度,加強生活垃圾收運作業管理等。一些城市延長地鐵運行時間、增加深夜公交車運營,對夜市的噪音、污染問題進行創新管理……

  發展夜經濟,要不忘鄉村、不忘小城鎮。

  在地處西北的寧夏,約96%的鄉鎮建成了農民體育健身場館,廣場舞、太極拳等各種文體活動的普及,引發了群眾健身熱潮,點亮了村裡的夜生活。

  “晚上不能只是打打小麻將,要充分調動鄉村群眾的業余文化、體育生活。”周天勇說,鄉村的夜生活要因地制宜,體現鄉村特點,充分挖掘民間技藝、非遺文化,實現對傳統文化的傳承保護。

  周天勇表示,城市和鄉鎮、農村之間,存在著密切的產業、經濟、社會、空間以及文化上的聯系。點亮鄉村夜生活,將有效帶動鄉村休閑旅游等產業發展,拓寬農民增收渠道,充分激發農民群眾的創業熱情和農村要素的創富活力。(記者 周文林 趙文君 王攀 季小波 參與採寫:鄧瑞璇、陳愛平、付光宇)

(責編:王艷、趙怡)

龍江拍客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