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巾幗英烈的鐵血丹心

2019年08月12日08:40  來源:黑龍江日報
 
原標題:回望巾幗英烈的鐵血丹心

趙一曼被捕地。 記者蔣國紅 攝

“未惜頭顱新故國,甘將熱血沃中華。白山黑水除敵寇,笑看旌旗紅似花。”這是趙一曼烈士留下的慷慨詩句。

趙一曼犧牲時年僅31歲。

近日,“重走抗聯路”第一小分隊驅車來到尚志市長壽鄉春秋嶺山腳下,此時,一條通往山上的村路正在修建,這條還沒修建完的村路並沒有什麼不同之處。“重走抗聯路”第一小分隊隊員,隻得踩著排水渠的兩側水泥沿,張開雙臂平衡身體,爬坡行走。但這條路卻又有著不同尋常之處,三五座樹枝搭建起的窩棚隱藏在路旁的樹下,那便是抗日聯軍第三軍的密營地。42座題字石碑佇立道路兩旁,走上三五步,就會看到一座。

走上一公裡,二十分鐘后,終於看見幾名工人,“這就是趙一曼的被捕地,我們正在修建春秋嶺左撇子溝戰斗的紀念石牆。”其中一位工人告訴記者。

“這條路今年就會完工,到時帶領學員過來祭拜英烈、學習抗聯精神就更方便了。”尚志黨校教師潘靜說道。她經常帶領學員上山重走這段“抗聯路”。她對記者動情地講述了趙一曼在春秋嶺左撇子溝戰斗被捕的經過,讓我們離趙一曼更近一步。

“當年趙一曼在東北人民革命軍(抗聯前身)第三軍一師二團任政治部主任,1935年11月15日,趙一曼和團長王惠同在春秋嶺左撇子溝與日偽軍展開激烈的戰斗,擊斃日軍機槍隊長等三人,擊傷多人,但由於雙方力量懸殊,戰斗很難堅持下去。此時團長王惠同和趙一曼爭相留下來承擔掩護任務。最終王惠同受重傷被俘走,趙一曼在掩護王惠同突圍時左臂負傷,之后趙一曼在老於家的窩棚中養傷。11月21日,這裡做飯升起的炊煙和雪地留下的腳印被特務發現。翌日,日本指導官和偽警察隊長接到報告前來搜捕,趙一曼舉槍還擊,最終左腿負重傷被俘。后來,趙一曼被押解到哈爾濱偽警察廳,受盡酷刑,但她堅貞不屈,敵人為使她投降,曾將其送往醫院監護治療。期間趙一曼教育爭取看守護士和警察,逃離魔窟,后又被追捕,敵人見其寧死不降,將其押回珠河縣。1936年8月2日,趙一曼不幸犧牲在珠河縣小北門外,現尚志市一曼中學的體育館旁,距此地30公裡。”

用樹枝干草搭建起的窩棚,三根木棍搭建起的火架子,一個半披著棉衣的坐像,身邊還有一個孩童……在這兒仿佛看到了在窩棚養傷時的趙一曼。

“為了紀念趙一曼,山下的村子改名為一曼村,上山時剛剛路過的建筑物,就是趙一曼烈士生平事跡陳列館。”潘靜介紹。

“由進步女學生到抗日女戰士的轉變是必然。”在參觀趙尚志趙一曼紀念館時,館長曹曉紅篤定地說道,這一點從趙一曼年少時的倔強性格和進步思想就可以看出來。

“1924年,年僅19歲的趙一曼以一超的筆名在《婦女周報》發表《被兄嫂剝奪求學權利的我》,向封建桎梏發起了頑強的反擊﹔同年,在其大姐夫,共產黨員、革命烈士鄭佑之的介紹下,秘密加入了社會主義共青團﹔趙一曼還是黃埔軍校武漢分校錄取的女子學員之一……”

在趙一曼烈士生平事跡陳列館,我們真切地看到了趙一曼一生“紅槍白馬”的英姿,同時還有鐵血柔情。

同樣在尚志,還有一位與趙一曼結成了深厚友誼的巾幗英雄被當地人熟知,她就是被人們贊譽為“共和國八大媽媽”之一的“東北抗聯呂老媽媽”。

在趙一曼烈士生平事跡陳列館中,呂老媽媽的抗戰事跡赫然醒目。據介紹,呂老媽媽名叫梁樹林,中共黨員,曾擔任珠河抗日游擊根據地的婦救會會長,舍生忘死支持趙尚志、趙一曼等人開展抗日武裝斗爭。

呂老媽媽與趙一曼在艱苦的歲月中,結成了深厚的革命母女情。在和趙一曼相處的日子裡,如遇敵情,呂老媽媽就讓趙一曼假扮成自己的啞巴女兒,幾次掩護趙一曼通過敵佔區﹔呂老媽媽與趙尚志等抗聯戰士結識,家中成為抗聯交通站和秘密開會的地點,呂老媽媽為抗聯戰士洗衣做飯,曾點著煤油燈連夜為趙尚志做了一件新棉襖,現在的趙尚志趙一曼紀念館裡還珍藏著呂老媽媽和村中的婦女為抗聯戰士洗衣服時的一對棒槌……

也許是受了呂老媽媽的影響,呂老媽媽的全家都參與了抗戰,她的兩個兒子、一個兒媳,先后犧牲在日軍的槍口下。“當時我的舅媽,還懷有6個月的身孕。”呂老媽媽的外孫女,現年60歲的李長珍講到這裡,就說不下去了,無言地望著窗外。至今李長珍和家人仍居住在當年姥姥的房子中,隻不過土房已經翻蓋成磚瓦房。“但是最終我們還是取得了抗戰勝利。”她又說道。

“中華兒女多奇志,不愛紅裝愛武裝。”趙一曼、呂老媽媽應如是……(記者徐佳倩 陸少平)

(責編:鄒慧、張喜艷)

龍江拍客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