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學游 讓青少年徜徉在活起來的古籍裡

2019年09月10日10:12  來源:中國青年報
 
原標題:研學游 讓青少年徜徉在活起來的古籍裡

高二學生孔欣悅就讀於山東曲阜師范大學附屬中學,她很喜歡當地新開的孔子博物館。在參觀了一次孔子博物館后,便關注了博物館的公眾號。8月3日,孔欣悅看到孔子博物館推送了一條關於青少年主題教育活動的消息,活動要求參加者年齡在9∼12歲,今年已經17歲的孔欣悅超齡了,但她還是抱著試試看的心態報了名,沒想到居然成功了。這次主題教育活動是為了配合8月6日孔子博物館的中華傳統晒書大會(以下簡稱“晒書大會”)啟動儀式而舉辦,孔欣悅跟著老師親手制作書簡,還參觀了館內古籍藏品,了解文字從甲骨文開始的演變過程。

孔欣悅說,制作書簡的過程很有趣,后來參觀時講的內容要比歷史課本上講得豐富具體。山東高中階段採取“3+X”的教育模式,3是指語文、外語、數學,X則是在地理、歷史、政治、化學、生物和物理中選3門,孔欣悅計劃大學學醫,所以“X”中選了化學和生物,但是她喜歡傳統文化,所以還選擇了歷史。她希望以后可以去一所南方的大學讀書,再學習一下茶道、古琴、刺繡。

8月6日,晒書大會如期舉行,孔子博物館晒出了許多珍貴古籍、拓片、檔案等,有清代光緒年間出版的《桃花扇傳奇》、有入選《國家珍貴古籍名錄》的清康熙二十八年《幸魯盛典四十卷》、代表優渥恩例的《歷代衍聖公及其族人領受朝廷賞賚檔冊》等。

孔欣悅當天穿了一件中式青色棉麻短袖,上面有3粒中式盤扣,繡著梅花,還搭配了一條白色長裙。孔欣悅告訴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她喜歡漢服,計劃高中畢業時要穿漢服拍紀念照。

晒書大會上,孔欣悅聽了關於民國時期孔氏族譜的內容講解。她想了解更多傳統文化,尤其是以后上大學時和別人介紹自己是曲阜人時,能說出更多誕生於曲阜的文化。

把選擇權交給孩子才是文化自信的表現

多年從事古籍收藏的業內人士韋力認為,在孩子成長過程中,關鍵是要他們看到傳統文化的內容,知道原來世界上有這麼多種美,中華文明是世界文明體系的一種,並不是和西方文明對立的,現在的孩子們知識體系比上幾代人好多了,他們有自己的判斷能力和選擇能力,不用告訴他們哪個好哪個不好,要讓他們客觀地看到這些,把選擇權交給孩子才是文化自信的體現,而不是越俎代庖地替他們進行選擇。

此次晒書大會由國家圖書館(國家古籍保護中心)主辦,孔子博物館、山東省古籍保護中心承辦。國家圖書館副館長、國家古籍保護中心副主任張志清表示,晒書大會,一方面是取古人有晒書傳統之意,另外也是取“晒”的分享之意,希望通過這樣的活動,帶動全國各地的古籍收藏單位、人文學者、保護專家、非遺傳承人晒國寶、晒經典、晒技藝、晒傳統。

古籍是中華文明的“魂器”

韋力說,書籍是人類思想體系的結晶,對於書的愛是愛文化的集中體現,當然愛器物也可以,比如愛陶瓷、愛玉器,這些都可以有美的享受,但是這種享受最終還是要用字句來體現。

在談到古籍在中華傳統文化中的作用時,張志清舉了《哈利·波特》裡的一個例子,伏地魔法力高強,難以戰勝,哈利·波特最后通過破壞他的“魂器”才最終戰勝了他。張志清覺得一本本古籍就是中華文明的“魂器”,也是中華民族的精神家園。“歷史上,人的所有精神內涵都進入了古籍,現在‘非遺’很熱,但其實都在書裡,一部《天工開物》就是明代非遺的集大成之書。”

但是因為古籍是繁體字、豎排版、文言文還沒有標點,因此對於現代人來說理解困難,更別說是對青少年群體。

如何讓青少年能體會到古籍的魅力呢?張志清認為,應該先讓孩子們讀一些整理后的古籍內容,其實現在中小學課本中都有,比如《荀子》的《勸學篇》,讓孩子們背誦后,可以再看一下古籍中的原文,以宋刻本的《勸學篇》為例,“裡面的字體非常大、非常漂亮,都是雕刻版的。”

這次晒書大會,遼寧省圖書館副館長杜希林晒出了《聊齋志異》(清代蒲鬆齡手稿本)。張志清說,如果孩子們學完了課本中的《聊齋志異》,再看到這樣的手稿本,會感到非常親切,甚至內心很激動。

張志清認為,通過這樣的晒書大會,讓包括國家圖書館在內的各個圖書館把自己珍藏的古籍拿出來和大家分享,讓大家近距離接觸、體會古籍的魅力,是各家圖書館的責任。

讀懂古籍有助於維護國家文化安全

張志清坦言,把圖書館珍貴的古籍拿出來晒是有一定的風險的,“按行家來說,一部古籍被翻開就會損壽60年,因為它要受到光照、有害氣體、溫濕度各方面的影響。”

那為什麼還要舉辦晒書大會,讓這些古籍走近民眾呢?張志清認為讀古籍是國家文化安全很重要的一個方面,因為如果現代人都讀不懂古籍的話,該怎麼保証沒有斷層地傳承五千年中華文明。

張志清舉例說,以韓文為例,過去韓文是用漢字的,然后在漢字的邊上注一些音標,后來這些漢字被“舍棄”,而音標逐步演化成現在的韓國正規文字,漢字慢慢淡出韓國文化系統,導致韓國祖先寫的內容現在的韓國人大部分無法讀懂。因此,很多韓國有識之士認為韓國出現了文化斷裂。

中國的古籍,文言文變成了白話文,繁體字變成簡化字,豎排變成了橫排,沒標點變成了有標點,這些變化讓古籍對大部分人來說有些晦澀難懂。

韋力也坦言,我們的文化斷層是現實存在的,從上世紀50年代到改革開放之前,基本上斷了兩代人,所以亟須補上,一個民族還是應該有自己的根。

在研學游中傳承文化

張志清表示,相對於鮮活生動的文物,讓古籍裡的文字“活起來”其實是比較有難度的。為了讓古籍可以在青少年群體中“活起來”,國家圖書館和北京市教委合作開展研學游,老師帶著很多學生到國家圖書館進行互動。

“我們現在這個展覽也不光是簡簡單單地把一本書陳列在那裡,還要不斷給大家揭示性互動,通過游戲、節目來達到沉浸式的展覽效果。總之,要通過各種辦法讓大家喜歡,這樣孩子就會不斷到圖書館、博物館,進而掌握知識。”

張志清說,2007年前后辦古籍展覽,大多數來的人還問什麼叫宋刻本、什麼叫原刻本,現在這些已經不是問題了,很多問題都非常深入,有時甚至都答不上來。“就這麼潛移默化10年,變化是非常巨大的,如果不在其中是體會不到的。我覺得這是因為更多的人才、更多的學生、更多的孩子接觸古籍的機會在變多,他們的知識也在不斷豐富”。

張志清認為,旅游是了解文化很好的方式。目前國家圖書館在牽頭籌劃,通過和岳麓書院、白鹿洞書院、嵩陽書院等各地古老書院的結合,做一些新的書院,冠以古老的名字,然后讓中小學生利用假期來到這些書院游玩、體驗、學習。

據了解,孔子博物館今年5月10日才開始試運行。副館長楊金泉表示,孔子博物館建館的定位就是為廣大青少年提供傳統文化,特別是儒家文化的宣傳、教育、展示的平台。楊金泉介紹說,從5月10日到8月6日,參觀人次將近20萬人,其中約有一半以上是青少年。(記者 劉昶榮

(責編:王艷、張喜艷)

龍江拍客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