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鄱陽湖流域探索完善濕地生態補償

一湖清水 兩全其美(小康路上·綠色力量·關注生態補償①)

人民日報記者 戴林峰

2020年01月13日10:09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一湖清水 兩全其美(小康路上·綠色力量·關注生態補償①)

  核心閱讀

  為保護候鳥覓食休息而使自家農田遭受損失,農民利益怎麼保護?為保護濕地退田還湖而使耕地面積減少,農民的利益怎麼補償?以往,在江西鄱陽湖濕地周邊,因保護生態而“吃虧”的事可不少。

  近年來,日益完善的濕地生態補償制度使得這一局面逐步扭轉。糧食被鳥吃了,農民有補貼,村庄道路等基礎設施有投入,轉型發展有政策支持,保護生態不吃虧能受益的局面漸成常態。

  “聽!嗒、嗒、嗒,這是白鸛﹔嘎、嘎、嘎,這是大雁,庄稼人也管它叫野鵝。”聽聲辨鳥,對於在鄱陽湖畔生活了幾十年的唐安江來說,不是難事。但擱過去,鳥叫聲更像是“拉警報”——它們又來糟蹋庄稼了。

  在江西鄱陽湖濕地,每年有數十萬隻候鳥越冬,國家一級保護鳥類就有10種。目前,沿湖5公裡范圍內耕地面積達282萬畝,人口約200萬。人鳥爭食一度是無解的矛盾。不過,近年來,隨著濕地生態補償等政策落地實施,人們對候鳥的態度也悄然改變。

  鳥吃了糧食,補償款直接打進農民一卡通

  鳥能吃多少食?唐安江也沒想到,因為鳥來吃食,他差點破了產。

  唐安江是江西省永修縣的種糧大戶,他悉心打理的600畝水稻距離鄱陽湖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大湖池岸線隻有兩三公裡。2017年,稻子長勢不錯,眼看豐收在即,近萬隻大雁卻密密麻麻地落入田中,把稻穗啄得七零八落。

  “嚯!一飛來就遮天蔽日,而且個個來頭不小,國家二級保護動物嘞!打不得、毒不得、捕不得,趕又趕不走。”唐安江說。他買了煙花爆竹在地裡燃放,才嚇跑部分大雁。唐安江扒拉著手指頭算起了賬:種一畝地,租金600元、買種子30元、雇工200元、購置農藥肥料300元,成本少說也得1130元。當年的受災面積達436畝,其中180畝絕收,損失超過20萬元。

  “自己賠點錢就算了,問題是背了30萬元貸款。”唐安江急得整宿睡不著覺,大半夜蹲在田埂上抽悶煙。了解到老唐的困難后,縣鄉兩級主動為他爭取了濕地生態補償資金45344元。參與災情核驗的工作人員許鬆雲告訴記者,這是依據基准金額,按照30%的最高上浮幅度為老唐申領的。老唐說,當時看到一卡通上補償款入賬,眼淚刷地就流了下來。

  解了老唐燃眉之急的,正是2014年起中央啟動實施的濕地生態效益補償試點工作。

  “誰保護,誰受益,誰受損,補償誰。絕不讓農民因保護候鳥和濕地而致貧返貧。”江西省林業局濕地和草地管理處處長程淳姬介紹,江西省的永修縣、廬山市及南昌市新建區被列為首批試點縣。2018年12月,江西省林業局出台《江西省鄱陽湖國家重要濕地生態效益補償資金管理辦法》,明確當地政府將對鄱陽湖周邊受損農戶給予生態補償。該項補償主要用於對候鳥遷飛路線上的重要濕地因鳥類等野生動物保護造成損失而給予的補償支出。補助范圍包括鄱陽湖國家重要濕地周邊15個縣市區。

  據了解,濕地生態補償主要採取受損農作物補償和社區生態修復與環境整治項目相結合的方式,在湖區周邊5公裡范圍內開展。其中,農作物受損補償標准為80元/畝,根據受損狀況可上下浮動30%。由縣級林業部門和鄉鎮政府組成的工作組對災情進行實地核驗,並將受損農戶、面積、補償金額等信息進行公示,審定上報后,補償款直接打入農民一卡通中。據統計,2014年到2018年,環鄱陽湖試點縣累計補償農作物受損耕地面積67.93萬畝,受益家庭累計超過5萬戶。

  2019年,唐安江早早購買了農業保險,見越冬候鳥逐漸開始增多,便趕緊提前搶收。雖然候鳥仍“吃掉”了幾萬元糧食,但保險公司核災后賠付了兩萬余元。此外,預計他還可獲得濕地生態補償1萬余元,損失較之前相對輕一些。

  生態補償款幫村裡修了路,人居環境改善

  洪水一大片,枯水一條線——鄱陽湖是吞吐型的季節性湖泊,這是大自然的規律,卻也極大制約了沿湖村民的交通出行。幾年前,不少地方還沒通公路,漲水時是完全與大陸隔絕的孤島,枯水期才能勉強沿著湖灘坑坑窪窪的車轍進出。

  “位置偏、路不通,種出來的東西運不出去、賣不上價,鳥再把糧食給吃了,那就是雪上加霜。”永修縣吳城鎮丁山村干部熊林樹回憶。而現在,總投資200萬元的丁山村李家組道路硬化和人居環境整治工程徹底改變了丁山村村民的出行狀況。

  “以前路上拖泥帶水,就沒有一塊平整的地,車子陷進泥裡是常有的事,外面的車沒有願意往村裡跑的。現在你瞧瞧,這路修得多好啊,還是有過水等級的,漲水了也不怕。”熊林樹使勁地往路面踏了兩下,響聲結實。

  修路的錢從哪裡來?也是源於生態補償款。丁山村村民李烈珊是丁山村李家組新農村建設理事會會長,全程參與了該項目的監理審計,“這裡面用到了中央濕地生態補償款40萬元、污水處理項目經費50萬元,剩下110萬元是地方配套的。”李烈珊指著路旁一塊大理石碑對記者說。石碑上面刻著“濕地生態補償試點項目”字樣。

  據統計,江西試點濕地生態補償以來,共爭取中央財政補助資金1.37億元,其中社區生態修復與環境整治項目利用的資金近1億元,由基層社區結合自身需求進行申報,實施道路提升、改水改廁、環境綠化等社區生態修復和環境整治項目322個。

  這種生態補償方式,也被稱為“造血型”補償。江西省社會科學院研究員、江西省生態經濟學會副理事長李志萌介紹,學術界將生態補償劃分為“輸血型”和“造血型”,前者具有調配使用靈活的優點,但卻可能轉化為消費性支出,不能從機制上實現“因保護生態資源而致富”。“造血型”補償則運用“項目支持”的形式,將補償資金轉化為技術項目,與扶貧和地方發展緊密結合,形成造血機能,使外部補償轉化為自我發展能力。

  “路修通了,能掙錢的路子也越來越多。村民外出打工、發展產業,不少辦起了養殖場、農家樂,沒必要再去跟鳥較勁了。”熊林樹說,隨著村民收入來源日趨多元,村裡掏鳥窩、撒農藥、驅鳥護田現象越來越少。

  增加基礎設施投入,支持當地轉型發展

  “湖裡發現一隻白鶴,就給獎50元嘞!鳥越多,錢越多!”2019年12月11日,在鄱陽湖南磯濕地的“點鳥獎湖”活動現場,承包湖泊的養魚戶邱慈柏興奮地說。從2013年開始,鄱陽湖自然保護區在13個湖池試行“點鳥獎湖”活動,根據湖池內候鳥數量為漁民發放獎金,總金額達50萬元。

  從“暴力趕鳥”到“蓄水留鳥”,從“要我護鳥”到“我要護鳥”,“以獎促護”的良性循環背后,是鄱陽湖濕地日益完善的濕地生態補償制度。

  而更長遠的生態補償,也體現在對當地轉型發展的支持上。

  曾經因保護生態而“吃虧”的永修縣吳城鎮,如今吃上“生態飯”。春賞花、夏看水、秋玩沙、冬觀鳥——已成為吳城鎮的旅游名片。2019年年初,江西省委、省政府提出推動吳城國際候鳥小鎮建設,豐富鄱陽湖生態旅游內涵,僅2019年投入資金就達2.66億元。

  地處鄱陽湖西汊的吳城鎮,境內濕地3.3萬公頃,佔全鎮面積的89.6%。豐水期四面環水,宛若湖中仙島,枯水期水落灘出,草洲一望無際。1988年,以吳城鎮為中心,成立了江西鄱陽湖國家級自然保護區。2003年,《江西省鄱陽湖濕地保護條例》頒布,明確禁止一切嚴重影響濕地自然保護區生態環境的生產經營活動。退田還湖后,吳城鎮人均耕地面積由退田還湖前的0.11公頃降至0.03公頃,人均減少73%。

  “既要算生態賬,也得算經濟賬,不能讓老百姓餓著肚子保護候鳥。”吳城鎮黨委副書記朱承富介紹,退田還湖后,吳城鎮圍繞候鳥名片和濕地資源加快轉型,積極引導群眾轉產發展服務業。2013年,吳城鎮首次舉辦了濕地觀鳥節。2017年,舉辦了首屆環鄱陽湖越野拉力賽,成立吳城生態旅游開發公司,加快基礎設施建設。2018年,吳城鎮接待游客超過20萬人次,農民人均純收入躍升至17788元,高於全縣平均水平一成左右,貧困發生率由13.8%下降至0.15%。

  “把經濟發展起來,把產業做起來,幫助百姓轉產轉型,將人鳥爭食轉變為觀鳥致富,這就是最有力度的濕地生態保護。”吳城鎮鎮長姚赟說。

(責編:王艷、趙怡)

龍江拍客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