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激活林业生产要素 释放林区发展潜力

——伊春践行“两个发展”的探索与思考

伊春市市长、伊春林管局局长 高环

2014年10月08日13:48    来源:人民网-黑龙江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自2011年大小兴安岭林区生态保护与经济转型上升为国家战略以来,为了能够更好地实现保护与转型同步深化、互为促进,省委、省政府审时度势地提出了“林业经济林中发展,林区工业林外发展”(以下简称“两个发展”)的战略思路。几年来,伊春对“两个发展”进行了持续的探索与思考。

一、“两个发展”的战略价值

在生态文明建设新形势下,在国有林区全面停止商业性采伐、传统林业经济模式中“木”字号产业链逐步断裂和淡出的关键节点,“两个发展”为妥善处理保护与发展关系、激活林业生产要素、构建新的林业经济发展模式提供了基本遵循。其战略价值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第一,保证了生态保护与经济发展的并行不悖。保护与发展历来是困扰国有林区的一对主要矛盾,也是难以实现高度统一的历史性难题。受特定发展环境和生产方式的局限,林区在一个时期片面追求对资源的过度利用而忽视了必要的保护;一个时期又反过来片面追求对资源的绝对保护而限制了应有的发展,保护与发展长期失衡。而“两个发展”通过将“林业经济”与“林中”有机结合、“林区工业”与“林外”有机结合,从资源利用类型、生产方式选择和生产空间配置三个方面构建了保护与发展之间的稳定平衡,从顶层设计上保证了保护与发展的并行不悖。

林业经济林中发展,核心在“林中”。通过在林中开展森林培育、管护、经营以及林下种养、森林游憩等林业经济活动,既可以实现对林中资源、空间等生产要素的充分利用,又可以促进林中资源的保护、培植和繁育,增加生物多样性,构建稳定的生态系统。

林区工业林外发展,关键在“林外”。为了实现对木材的就地加工,伊春曾盲目无序地催生了一批规模小、技术落后、产品附加值低的加工企业,这些企业几乎遍及林中各个角落,严重威胁着生态安全。而将林区工业转移到林外,不仅可以从根本上解决工业发展对森林资源的过度依赖和对生态环境的持续威胁,还可以促进林区工业规模化、集约化和集群式发展,这对于提高林区新型工业化发展水平、进而反哺生态保护意义重大。

第二,推动了生产力三要素在林区的优化配置。伴随林业经济发展模式的调整,林业生产活动所针对的“劳动对象”不再是传统的林木资源,这就促使“劳动力”、“生产工具”的职能、定位和组合方式也必须发生相应变化。“两个发展”通过科学配置林中、林外两个空间的生产要素,引导优势劳动力资源、先进生产工具与劳动对象科学组合,使林区的生产资料充分涌流、生产力竞相迸发。

林业经济林中发展,促使劳动对象的比较优势与劳动力的潜在价值在“林中”充分释放。首先,林业经济发展所依赖的资源禀赋在林中,所依托的基础生产空间也在林中,林中资源与环境的独有性共同形成了林业经济的比较优势。其次,林业经济林中发展引导我们用更宽广的思维看待劳动对象,树立大资源观,实现对林下资源、伴生资源、空间资源和环境资源的综合利用。同时,经过长期的生产实践,作为生产力三要素中最活跃的、起主导作用的劳动力,已经积累了大量的林业生产经验和劳动技能,他们的价值只有在林中才能充分发挥。尤其是在当前林业经济大多仍处于劳动密集型为主导的阶段,林业经济林中发展为富余劳动力参与生产、创造价值提供了载体。

林区工业林外发展,促使生产工具的生产效率与劳动对象的经济效益在“林外”充分释放。首先,林外可以实现生产工具与动力系统、运输系统、信息传递系统的集群配套,便于现代化生产工具和先进生产技术的引入,提高林区工业的现代化水平。其次,通过林外集约化、规模化、产业化发展,不仅降低了生产成本,而且随着产业链条的延长和完善,劳动对象在生产过程中所产生的附加值将得到全面提升,其所含经济效益也将在生产、销售等各个环节得到全面释放。

第三,有利于形成更为合理的三次产业比例关系。“两个发展”是推动林区三次产业结构合理优化的一个有力牵动。其一,通过充分利用林中空间资源,集约化、立体式的发展特色种植、养殖等产业,逐步优化一产的产业结构。其二,通过在林外搭建现代化的工业发展平台,林区工业将朝着集群配套、全产业链的方向发展,二产的体量和水平将会大幅跃升。其三,一产、二产的优质发展,使林区生态环境不断改善、总体经济实力显著提升,尤其是随着生态移民步伐的加快,山上人口向山下集聚,这就为以旅游业为主的第三产业快速发展与繁荣提供了坚实的基础。“两个发展”不仅促进了三次产业体量规模的同步扩大,更为重要的是从经济发展模式上,促进了二、三产的跨越式发展,为一产“提质压比”和二、三产“扩量增比”提供了动力。

二、伊春就“两个发展”的探索实践

近年来,按照“两个发展”战略思路,伊春在率先全面停止主伐和商业性采伐的基础上,充分挖掘生产力三要素的存量和增量,着力培育优势特色产业,优化产业布局,谋求以最小的空间激发最大的产业潜能,以最少的资源利用获取最多的产业效益,有效推动了林区转型发展。

(一)在林业经济林中发展方面

充分挖掘自然资源、人力资源和生态环境价值,将林下经济和森林生态旅游作为战略性产业来推进,通过不断探索实践,产业发展初见成效。

在林下经济发展上,重点打造“红蓝黑+林药+林畜”五条全产业链。红,就是以红松籽为主的坚果产业链;蓝,就是以蓝莓为主的小浆果产业链;黑,就是以黑木耳为主的食用菌产业链;林药,就是以道地药材为主的北药产业链;林畜,就是以寒地森林猪为主的特种养殖产业链。着重围绕产业链延伸,积极引进和培育龙头企业发展精深加工,尤其是通过“汇源绿色产业谷”的建设,推动品牌、资源、资本、技术在林下经济发展过程中有机结合。

在旅游业发展上,着力打造国际森林生态旅游名城。以汤旺河国家公园品牌和林海奇石5A级景区为牵动,深入挖掘大森林、大冰雪等特色旅游资源,围绕“春赏花、夏避暑、秋观景、冬玩雪”主题,系列化开发了原始森林观光、漂流嬉水、湿地探险、滑雪狩猎、温泉疗养等几十种特色旅游产品。同时,针对全国大部分地区受雾霾、高温天气困扰的实际,依托优质空气和清爽环境,积极发展康体养生、健康养老、时尚产业等新业态,谋划建设了一批产业项目,助推了旅游业的快速发展,有力带动了人流、物流和资金流向伊春集聚,促进了服务业整体水平的显著提升。

(二)在林区工业林外发展方面

充分考虑林外资源分布、区位优势以及林区工业基础,着重把工业项目向交通便利、人力资源丰富、生产要素相对集中的林外摆放,从激活林业生产要素的角度出发,重点谋划建设了四个定位清晰、优势互补、中远期发展相结合的产业园区。市域内三个,即:

南部—铁力工业园区。主要是深度开发亚洲第一大单体钼矿——鹿鸣钼矿资源,做长钼冶炼、钼化工、钼金属产业链。同时,为机械制造、新型材料生产等现代工业发展提供落地平台。

中部—翠峦森林食品生态产业园区。主要是围绕“红蓝黑+林药+林畜”五条产业链延伸,通过汇源绿色产业谷的龙头牵动,吸引战略投资者深度开发林下资源,建设龙江森林食品精深加工集散地。

北部—嘉荫跨境(木业)经济合作园区。主要是利用俄罗斯远东森林资源,充分调动境外生产要素,通过境外建基地、境内建园区,构建“一区两园、一园两国”格局,发展木材加工贸易。

在此基础上,我市把“林外”边界由市域内拓展到市域外,将停伐后木材采运业的闲置生产要素、林产工业的优势资源和招商引进的战略投资者成建制地转移到绥芬河市,优势互补地辟建了总面积2.8平方公里的“伊春?绥芬河木材储备加工物流园区”。这是伊春与绥芬河跨区域落实省委、省政府“两个发展”和“进口抓落地,出口抓加工”战略部署的一次有益尝试。

四个园区的建设,促进了林区生产要素的优化配置,推动了森林食品、绿色矿业、林产加工等多元化产业项目的集群配套发展,提高了林区工业的经济效益。

三、统筹推进“两个发展”的政策建议

伴随对“两个发展”的深入实践,感到还存在一些体制机制方面的瓶颈,影响制约着林区生产力的充分释放。为此,针对问题,提出以下三个方面的政策建议。

第一,深化改革,激发生产要素潜能。林业生产力的发展和林业经济发展模式的调整,迫切要求对生产要素进行重新优化配置、对生产关系进行重新调整。但是,现有的体制机制是一个很大的制约。只有通过改革,才能把生产要素的潜在价值激发出来,并建立起与之相适应的生产关系。为此建议:一是加快国有林区机构编制调整和经营职能重组,并建立合理的收入分配机制,把不直接创造财富的“闲人”以及有生产经营能力的“能人”的价值充分激发出来,提高林区劳动力参与林业经济发展的积极性和创造力。二是支持创新林业经营主体,健全林区土地经营管理制度,允许财政项目资金直接投向符合条件的合作社,允许财政补助形成的资产转交合作社,建立更加适应林业生产力发展的新型生产关系。三是建立国有林业融资、保险等机制,打开社会资本进入林业的渠道,推进资源资本化、资本市场化,为林业生产要素的充分涌流提供金融支持。

第二,产业援助,增添林区发展活力。由于长期以来林区较为单一的产业结构和工业体系,使得当前无论是在完善传统优势产业链条上,还是在培育新型产业上,都缺少基础,大量的优势生产要素无法转化为现实生产力。为此建议:一是建立产业转移机制,引导那些产业和资本溢出的发达地区,将符合大小兴安岭发展定位的优质项目对口转移到林区。支持林区利用资源和环境优势建设国家级或省级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二是对林区中符合经济转型条件的龙头企业或产业园区在项目审核、土地利用、贷款融资、矿产资源勘探等方面给予政策支持。三是设立产业转型基金,为林区培育和发展新型接续替代产业提供必要的资金保障。

第三,科技支撑,增强转型内生动力。由于大小兴安岭林区地处偏远,经济欠发达,对高新技术和高级人才的吸附力不强,加之自身科技研发能力相对薄弱,导致劳动力对先进生产技术的掌握程度还不够,生产工具的现代化水平还比较落后。为此建议:一是在科技项目审批过程中,对大小兴安岭林区申报的绿色产业研发项目予以优先立项。二是完善高级专业技术人才定期到林区技术服务的机制,鼓励其携带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科研成果,到企业中转化应用或技术参股。三是充分发挥“林下资源研发与利用协同创新中心”等科技研发合作平台的作用,加强对林下种养良种选育和机械设备的研发,并将高校院所的研发平台向企业开放,为企业应用先进技术成果提供支持。

(责编:邹慧、张喜艳)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