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黑龙江频道>>热点关注

悉尼咖啡馆被劫持人质:“我们出不去了”

2014年12月18日15:21    来源:人民网-国际频道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悉尼咖啡馆被劫持人质:“我们出不去了”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枪手开始渐渐变得难以捉摸。他的愤怒让人胆颤,人质们开始感到绝望。他们顺从枪手的意志,录制了视频,乞求获释,然后开始逃跑求生。

  枪手知道自己的讯息未被传递出去,开始勃然大怒。在过去的数小时里,他在这间咖啡馆里烦躁不安,行为捉摸不定。他拿着一支锯短的猎枪,控制着这群惶恐的人质。

  他命令人质给媒体打电话,要求与总理阿博特直播通话,但被拒绝;他强迫人质录制视频短片,不久在网上也被删除,其他要求也没有得到回应。于是他把火都撒在了人质身上。

  “我们出不去了”,一名人质告诉另一人,“谁也逃不掉了,我们都会死在这里”。

  澳大利亚《卫报》记者与多名被枪手莫尼斯挟持的人质的亲友交谈,了解到那段惊魂17小时内,这些人质所遭遇的可怕经历。

  咖啡店里的顾客们开始感到不安,是因为事发之初,莫尼斯挥枪瞄准咖啡店经理,令后者惊慌失措。莫尼斯最初是坐着的,跟这名经理在交谈,那只装着枪的包就放在脚边。突然之间,毫无征兆地,莫尼斯站起并抽出猎枪,向顾客们大喊,勒令他们站在原地并举起双手。

  他高喊着,称自己是伊斯兰国代表,而这是一场恐怖袭击。他说大楼里有炸弹,而所有人必须听从其指挥。

  莫尼斯锁上咖啡馆的门,要求所有人原地举手站立。大家惊吓而沉默地站着,看着眼前这个持枪者。几乎与此同时,店外有名女子正走向咖啡馆的自动门,拍门要求进入。莫尼斯将枪口调转向她,无声地警告她,没有人能再出入。

  这名女子立刻报警,警方随即包围了这栋大楼。这个平日里年底周一通常繁忙的马丁广场,随后被警方清场疏散。

  澳大利亚当局最早发布出来的消息是在10点刚过,新州警方在推特上发布消息:“警方正在悉尼市中心的马丁广场执行公务,建议民众勿要前往”。

  咖啡馆内,莫尼斯让人质们惶恐不安。有人尖叫,有人控制不住地抽泣,至少一人因为恐惧而呕吐。

  在掌握店内局面后,莫尼斯开始控制人质的对外交流。

  在过去多年里,他一直在谴责自己认为所遭遇到的不公待遇。他曾书写传单和信件,曾在国会大厦外把自己用铁链捆起来以挑战法庭,但没人关心。政客、媒体和法官都不曾理会。

  现在,他终于找到一个平台,让大家听他说话,并且大家只会听他说。

  一名人质的电话响了,莫尼斯咆哮道:“把电话扔了!”

  他是店里唯一一个手持武器的人,但他意识到自己没法一个人控制17名人质。他要求人质靠墙站立,利用他们控制社交媒体来传递信息。他命令他们,指挥他们怎么去做,给谁打电话,以及说什么。

  其他人和老人被赶到店的另一侧。

  莫尼斯逼迫咖啡馆员工充当信使,要求他们给2GB电台、九号电视台、七号电视台和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打电话。接到电话的记者都听到他在背景音中的高声发令。

  莫尼斯有3个要求。根据手里人质的数量,他制定出一套计划,而人质就是交易筹码。

  为了换取与总理阿博特的直播通话,他计划释放5人;为了换取当局对外公开宣布他正代表伊斯兰国执行恐怖袭击,他可以释放2人;为了换取一面伊斯兰国旗帜,他还会放走1人。

  这些要求都未获接受,因此谁都不能走。

  莫尼斯随后逼迫人质录制视频,希望籍此向公众传递自己的要求。这些视频被发给多个媒体网站和YouTube,后者稍后将其删除。

  莫尼斯挑选了4名女性在视频中露面。显然是被他逼迫,这些人质都称他为“兄弟”或“我们的兄弟”。

  视频显示,她们站在咖啡馆的一角,背后一名男子手举一面印有白色阿拉伯文字样的黑色旗帜,上面写有“没有上帝,但默罕默德是真主的信使”字样。

  这些女性看起来在宣读一份声明,或是他写好要求的提纲,但镜头上看不到这些文件。

  在镜头后,传来一名女性发出指令的声音,如“3-2-1”。不知道她是谁,她的声音很自信,但不是出镜女人质的声音。

  不知道莫尼斯怎么拍的这些视频。像素很低,音质失真,但镜头很稳。

  一些出镜的女人质说话清晰,没有迟疑,另外一些看起来很惶恐,紧张握拳。

  悉尼律师居里·泰勒是一名孕妇,她是出镜人质之一,她语速很快且清晰。

  “我的名字叫居里·泰勒,我是一名悉尼律师,这条信息要传达给阿博特。我们正与……呃……我们的兄弟在一起,他提出了3个简单要求,第一就是要阿博特给他打电话,媒体直播,简短通话。如果他同意,我们中的5个人将获许离开。我们不理解为什么这办不到”。

  “第二个要求是,他希望政客们宣布这是一宗由伊斯兰国针对澳大利亚发起的恐怖袭击。如果这条做到了,他会让我们中的两个人离开”。

  “第三条是他要一面伊斯兰国旗帜,拿到后会再让一个人离开”。她的声音被一个未出镜女性声音打断了:“好,就这样”。

  在其他的视频中,人质们称大楼内有炸弹,另外还有3个炸弹藏在悉尼市中心的其他地方。一名女人质称,“我们的伊斯兰国兄弟对我们很公正”。

  这些视频被传给各大媒体,没有人播放,人质仍然全部在押。

  与警方对峙到下午,莫尼斯意识到自己的讯息并未发布出去。他开始变得焦躁,感到别无选择。

  “毫无理由的,他变得很恼怒”,一名不方便公开姓名的人质说,“他知道自己的讯息没能传递出去,他越来越生气”。

  但也有些时候,他又变得平静和温和。人质们获准喝水,一名需要服药的女子也被批准吃药。有人要求上厕所,他命令一名人质店员“押送”,再把人带回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莫尼斯的情绪愈发难以捉摸,人质们也更为紧张。大家开始乞求,希望能见见自己的家人,但都被莫尼斯拒绝了。

  不过,莫尼斯的控制力也开始下降。两名男性人质要求上厕所,在店员的“押送”下经过玻璃门时,他们问按下绿色按钮是否能开门。

  这名店员不知道。“我才来这里工作了一个星期”。

  这时已经是下午3点37分,案发已经接近6小时。这两名男子决定碰碰运气。当莫尼斯与身边人说话时,两人跑到前门按下按钮。

  门开了,他们狂奔逃出生天。

  店员则从旁边的消防门逃出。

  其中一名男子告诉媒体,“如果门打不开,我肯定会从背后吃枪子”。

  5点刚过,又有两名员工从消防门逃出。

  莫尼斯的谈判筹码越来越少,也越来越暴躁。

  通过咖啡馆的玻璃窗,警察看到莫尼斯正向其他人质大发雷霆。

  当夜幕降临,咖啡馆的灯被关了。这时离最终的结束还有一段时间。

  对于最后一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大家还有些混乱和疑惑,警方也正在调查到底发生了什么。

  据媒体报道,当莫尼斯犯困后,一名或多名人质试图抢夺他的枪。

  警方只能证实一点,凌晨两点刚过,警方听到枪响,随即从各个门口强行攻入。

  警方向屋里投掷闪光弹,整个咖啡馆充满闪光和烟雾。枪声响起,震耳欲聋。

  人质开始向外逃跑,很多人把手举在空中,以免被警察误作枪手。

  急救人员跟随警员进入,用担架将伤员抬出,至少一人现场接受了心肺复苏的急救术。

  当烟雾散尽,莫尼斯躺在地上,已经死亡。

  同样丧生的还包括两名人质,分别是38岁的律师卡特里娜·道森,她是3个孩子的母亲;还有34岁的托里·约翰逊,咖啡馆的值班经理。就在将近17个小时前,那个跟往常一样普通的早晨,就是他与莫尼斯有过最初的交谈。(马小龙)

  (本文选译自澳大利亚《卫报》)

(责编:实习编辑 王伟然、张喜艳)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推荐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