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黑龙江频道>>社会政法

养父与志愿者“争抢”乞讨女童起冲突(图)

2014年12月24日08:21    来源:京华时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养父与志愿者“争抢”乞讨女童起冲突(图)

养父与志愿者“争抢”乞讨女童起冲突(图)

  昨天,在派出所内,“小飞燕”抓着王军的衣角,不愿撒手。京华时报记者郑羽佳摄

  近日,10岁女孩“小飞燕”和56岁的“养父”王军在京乞讨一事被关注。今年6月开始,两人在京城地铁站和儿童医院进行乞讨。志愿者关注此事后,为“父女”俩在京租了房,并承诺帮王军找工作。双方达成共识,志愿者要将“小飞燕”送到山西安置。

  21日晚11点,王军改变主意,准备带孩子回老家河南,志愿者戈洁随后赶到北京西站阻止两人离开。在争执中戈洁被打,目前警方已经介入。昨天晚上,北京铁路局公安处北京西站派出所副所长李伟表示,已与大灰厂救助站取得联系,目前孩子在世纪坛医院进行体检。

  □事件

  “养父”签协议同意救助“女儿”

  希望之家青少年关爱中心的志愿者戈洁称,今年国庆前后,北京的几名志愿者联系到她,表示找到了之前曾被广为关注的乞讨儿“小飞燕”及其“养父”王军,希望能够帮助安置“小飞燕”。

  12月20日,戈洁来到北京找到王军商讨救助“小飞燕”一事。戈洁称,得知“小飞燕”一直随王军过着乞讨的生活,没有一个好的生活环境,不利于孩子的成长,想给孩子提供正常的生活环境,“我们的志愿者帮他在北京租房,还想要帮他找工作,并在朋友家与王军签订协议,协商将孩子带到山西。”

  据戈洁称,她除了是希望之家的志愿者,还在山西与社会上爱心人士创立了爱之家民间慈善机构,主要救助社会上被遗弃的儿童。

  反悔欲回老家被志愿者阻拦

  前天晚上11点多,王军改变主意,准备带孩子回老家河南,戈洁随后赶到北京西站阻止王军离开。戈洁称,在西站站台上,看到王军推着轮椅带着“小飞燕”准备上火车便上前阻拦,“当火车快开动时,王军情绪激动要带孩子离开,在拉扯孩子时,王军抓着我的头发,并将我的脸抓破”。

  王军称,2004年6月28日在上海捡到的双脚残疾的“小飞燕”,当时孩子仅几个月大被一块布包裹,看到孩子可怜便带走抚养,到目前已经10年。“孩子患有脊柱裂、脑积水并且双足畸形,10年间一直带着孩子过着流浪乞讨的生活,乞讨的钱用于给孩子治病”。

  对于违背承诺带孩子离开一事,王军称,确实与志愿者戈洁签订协议同意将孩子送走,希望孩子能够过上正常生活,“但是孩子不愿意走,一直哭闹要跟我一起生活,我养了10年,也很舍不得,想着带着孩子回老家过年,年后再回北京”。

  □回应

  女童体检后将被送至救助站

  事发后,戈洁和王军“父女”被北京西站派出所民警带走调查。昨天中午,王军和戈洁分别在派出所做笔录,“小飞燕”一直在派出所内玩耍,还不时向记者说,“我不想去山西,不想离开爸爸”。

  昨晚,北京铁路公安处北京西站派出所表示,警方已与王军户籍地河南鹿邑当地派出所和当地民政部门取得联系。当地派出所称:“小飞燕”非王军亲生,也非被拐卖儿童。2004年至今,王军带着“小飞燕”全国各地流浪乞讨。当地民政部门反映:当时王军带“小飞燕”来办理领养手续,但王军已育有3个子女,不符合领养标准,因此未予办理。民政部门还称,因“小飞燕”不愿离开王军,所以也没有将“小飞燕”送去当地的福利机构。

  西站派出所副所长李伟表示,已与大灰厂救助站取得联系,昨晚7点左右,在派出所民警的陪同下带着孩子前往世纪坛医院进行体检,等体检后再交由救助站救助。

  □对话

  志愿者 孩子不应在大街上生活

  京华时报:为什么这么坚持要将孩子带走?

  戈洁:孩子从小过着流浪乞讨的生活,且没接受过正规学习,不利于成长。虽然孩子跟王军有感情不愿离开,但这种生存状态不行。孩子应获得妥善安置,让她过着正常孩子的生活,而不是在大街上。

  京华时报:你准备把孩子带到哪里,对于她今后的生活有什么打算?

  戈洁:我在山西与爱心人士创立了民间慈善机构,目前已有50多名孩子。我们找人照顾这些孩子,资金都是爱心人士捐助的。这次把“小飞燕”带到那生活,也可以联系当地救助站帮助孩子。

  王军 若能到正规机构愿把孩子送走

  京华时报:网上有很多人质疑孩子是被拐来的,你怎么看?

  王军:2004年,我到上海找丢失的老婆,6月28日在火车站附近捡到孩子。当时孩子只有几个月大,双脚畸形被遗弃。常有人说孩子是我拐来的,我都一遍遍解释,或是到派出所被问话。

  京华时报:这10年是怎么过的?

  王军:主要在上海、三亚一边乞讨挣钱一边给孩子治病。因为孩子是6月28日捡的,我把这天当成她的生日,每年到这天给她买蛋糕、买礼物。

  京华时报:这次来北京是给孩子治病?

  王军:今年6月来北京,先后带孩子到301医院和儿童医院治病。每天在医院和地铁站内唱歌挣钱,看病已花费1万多元。

  京华时报:你曾答应让孩子到救助站并承诺不再带她乞讨,怎么现在还过着乞讨的生活?

  王军:2009年,孩子被送到上海一家孤儿院,

  28天后,孩子的屁股腐烂,我不愿意孩子继续呆在那儿。随后,孩子又被送到救助站,5个月后,孩子的左脚化脓严重。我觉得孩子没有得到好的照顾,便把她抱走带到三亚乞讨。孩子跟着乞讨,我能照顾,不会让她受到伤害。

  京华时报:今后有什么打算?

  王军:孩子不能一直过着乞讨的生活。如果能送到正规机构生活,我愿把孩子送走,并在孩子身边找份工作。

  小飞燕 爸爸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京华时报:在火车站你看到了什么?

  小飞燕:我要跟爸爸一起回老家,可阿姨不让走,爸爸和阿姨都拽着我的胳膊,然后他们就打起来,阿姨的嘴唇流了血。

  京华时报:为什么不愿意跟阿姨走?

  小飞燕:我爸爸是我的养父,对我特别好,总是给我买好吃的,带我到很多地方看病。我不想跟着阿姨去山西,爸爸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京华时报:爸爸带着你怎么生活的?

  小飞燕:爸爸从小教

  我写字,还教我唱歌。平时在地铁里或者医院门口唱歌挣钱,有时候爸爸唱,有时候我自己唱歌。

  京华时报:如果留在北京上学你愿意吗?

  小飞燕:如果爸爸能够每天接我上学放学,我就愿意去,哪里我都愿意。

  □专家说法 可帮扶“父女”过上正常生活

  中国公益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高华俊认为,这是一个比较特殊的个案。一方面,王军收养弃婴,精神可嘉,但未办理任何相关手续,在法律上无法得到认可,且其本身为乞讨人员,不具备收养条件。另一方面,如果单纯按照相关政策执行,应将孩子送福利院,但孩子又对收养人存在依恋,强制两人分开对孩子成长不利。

  高华俊表示,我国在救助制度方面还存在不完善之处。但在本事件中,王军发现弃婴后没有通知警方,而是选择收养,“更多可能是伦理问题。”

  目前,改善“小飞燕”生存现状的最好方法,是通过重新收养程序,或将孩子送到福利院。也可以采取帮扶收养人的办法,让孩子过上正常的生活。

  □背景链接 救助与乞讨间数次反复

  2006年8月,1岁多的“小飞燕”跟着王军在上海乞讨,后被送入福利院,豫沪警方介入调查。1个多月后,“小飞燕”被王军以“经常挨欺负”“对孩子照顾不周”等理由接出,继续乞讨。

  2007年10月,两人返回河南老家,一段时间后,又到武汉、哈尔滨等地继续乞讨,其间数次返回老家。

  2011年,王军与“小飞燕”在三亚街头被网友发现,公安介入调查,后在经多方协调下返回老家。王军表示,不会再让孩子乞讨。

  2012年6月,两人再次出现在三亚街头,获各方关注。当年10月,为躲避关注,两人“转战”海口,获当地相关部门救助后,继续乞讨。(记者郑羽佳 韩天博 袁国礼)

(责编:张喜艳、丁洋)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推荐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