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黑龙江频道>>娱乐时尚

赵薇:我就是一个很分裂的人,这样也是很好的

2014年12月31日08:44    来源:成都商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赵薇:我就是一个很分裂的人,这样也是很好的

  年度电影女演员 赵薇

  12月28日下午2点17分,成都商报记者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电话号码来自香港,“喂,我是赵薇……”正在香港拍戏的赵薇抽出时间与记者聊天,听闻众多成都商报读者选她为年度电影女演员,赵薇很是惊讶,“很感谢,观众能够喜欢电影《亲爱的》,特别欣慰,因为这部电影有很多社会责任感,是一部很有社会意义的电影,陈可辛导演把电影拍得那么好看,同时观众能喜欢这部电影,我觉得特别好。”采访从她扮演的角色李红琴说起,聊到动情之处,赵薇说:“很感动,我觉得我想哭了……”

  

  新年愿望

  2014年比较古怪,这一年几乎算是工作以来最忙的一年,可能有好几年没有拍戏了,所以对表演有点饥渴,突然就接了一部电视剧、三部电影,2015年我会有一部电视剧和两部电影出来,我自己导演的电影也希望明年可以出来。2015年,希望能够把手上答应做的事情做好,家庭方面希望大家都健康、幸福平静。

  致亲爱的角色

  在开拍前一个星期

  烦躁得失眠

  电影演了一半,李红琴出场。无论是妆容还是表现,李红琴的一举一动牢牢抓住观众眼球。

  《亲爱的》中,赵薇饰演的农村妇女李红琴是一个人贩之妻,她按照丈夫的要求抚养两个来路不明的孩子,却没想到儿子的生身父母找来将其解救,女儿也被认定是拐卖得来,被送往福利院,然而,作为母亲,她与两个孩子的亲情早已滋生,于是,这种强大的母性支撑她踏上了寻女之旅。

  赵薇的造型很颠覆,短发,素颜,脸上有雀斑,皮肤粗糙,穿着过时的红格子外套……《亲爱的》是赵薇执导《致青春》后回归演员之作,如今再回看这个角色,赵薇依然有很多话要讲,她说,李红琴这个角色对她来说具有挑战性,主要是在造型和演技两方面。最初,赵薇担心胜任不了这个角色,因为李红琴身份和性格的特殊性,她从未尝试过这样的角色,而且也是第一次用方言演戏,对她来说很新鲜。

  赵薇打趣说自己是“好了伤疤忘了疼”,“现在回头来说觉得我‘好像演得挺好的’,在开拍前一两个星期也烦躁得失眠,那时还在后悔答应陈可辛导演。因为我没有试过,所以不知道自己能把李红琴呈现出什么效果,演员在读完剧本后会在心里慢慢酝酿和幻想这个角色的行为举止和人物感觉,但我好像老是幻想不出来。所以开拍前两周还想找后悔药吃,后来连着两天在家里读剧本,我就自己用方言读台词找感觉,刚开始自己还笑场,因为觉得熟悉的方言讲出来,用不好就好像喜剧。”

  后来,赵薇好像忽然一下子找到对这个角色的感觉了,“因为剧本是文字,是死的东西,念出来后你发现它所有的台词和相应的行为都被我认可和感觉到了,那天晚上特别激动,给陈可辛发短信说自己找到感觉了。所以说创作这种东西也是没有什么规律可循的,只是靠悟。”

  致亲爱的演技

  演好这部电影

  不能硬煽情

  电影中,李红琴13次流泪,从惊恐、愤怒,到焦急、无助,再到无语、欣慰……每次流泪都令观众印象深刻。李红琴这个角色本身具有争议性,赵薇认为演好这部电影不能硬煽情,“因为你只把自己感动了没有用,而且我觉得人物在这个事件当中,她并不觉得‘自己有多可怜’,她只是在面对问题和解决问题。如果是她觉得自己有多可怜而哭,就很傻,她并没有想到自己的身份有多么卑微,或者面对的问题多么严峻,或者自己力量多么薄弱,我反而觉得这个人物是比较‘轴’的,她目的很明确,就是想要回孩子。”按照自己的理解,赵薇把李红琴的“轴”劲儿演了出来。

  夜里,李红琴在福利院外,透过玻璃摸着女儿,想要拉住女儿的手,女儿哭喊“妈妈,妈妈”,此时,镜头拉远,观众看清李红琴是站在二楼的空调外机上,令人唏嘘不已。在派出所录口供的时候,李红琴始终蹲着,有观众说,赵薇这个蹲姿太传神,就凭这个怯懦又不失“狡猾”的蹲,她就是影后了。

  对于没有台词只靠背影和躯体去诠释的部分,赵薇觉得要对这个人物去理解和感同身受,“不是刻意要表现,而是自然就有。之前想的还是比较准确和细的,对这个角色揣摩要细腻。其实我演的第一场戏就是在派出所。”

  对赵薇来说,她觉得每次接拍新的角色都是有难度的,而不是所有角色都可以手到擒来,“我可能不是那种性格的。不管下一个角色演什么,跟前一个也没关系,跟后一个也没关系,它又是一个崭新的课题,这也是我喜欢这个职业的原因,我有点喜新厌旧,哈哈,可能就是角色转换比较快。《亲爱的》在拍到后半段的时候,我还和一部喜剧电视剧岔着拍。”

  在赵薇看来,“像《亲爱的》这种电影,不光是情节上有跌宕起伏,更提出了一些社会的问题和我们还没有特别重视的东西,可以给你提个醒。也许电影起不到决定这个事情的作用,但是给大家一个很好的提示和重视,是很重要的。因为我个人比较关注两个问题:孩子和老人,我觉得这两个人群是社会真正的弱势群体,如果有好的法律和社会制度,能够保证这两方面人群的利益,是特别重要的。”

  有影迷说赵薇是“东方朱丽叶·比诺什”,对于这个称呼,赵薇很高兴,“大家能冲破地域和语言,能够感受到我表演的诚意。情感的东西其实都是有共鸣的。口碑是很重要的,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好的票房。”

  致亲爱的生活

  当演员也得过

  普通人的生活

  采访继续,说到李红琴这个角色带给观众的感动,赵薇突然对记者说:“很感动,我觉得我想哭了。”

  说起现在的状态,赵薇称,可能是越来越专业了,可能对自己的行业有了更深的了解,比如做了导演之后,就从演员的思维跳开了,对于整个电影有了特别大的认识和了解,之后再回来演戏,看角色就特别客观、清楚,知道需要去做什么。赵薇声称自己不是那种保守型的演员,“没试过的东西也不管到底自己有多少分把握,只要觉得有兴趣,就去做了。”

  问及演了《亲爱的》后自己的选戏标准是否会变化,赵薇回答:“因为这么多年当演员就知道,你想演哪个角色并不是就会出现什么角色,有时要看市场上有些什么戏,什么戏又会去找你,其实在角色选择上是被动的,而不是想演什么就会来什么。包括后来去美国拍了一个很搞笑、很喜剧的电影《横冲直撞好莱坞》,自己都觉得挺分裂。”

  说起“分裂”,赵薇把话题打开,她接着说:“我就是一个很分裂的人,工作的时候不会去想家庭和生活,但回到家里以后,忘了自己之前是在干什么了,就过很日常的生活。我觉得这样也是很好的,今天还去海洋公园玩了。去的时候是和朋友一起,朋友还说会不会很多人认识你,我说应该会吧,因为今天人特别多,但我觉得不能因为我的工作或者大家认识我,我就不过日子了吧。当演员也得过普通人的生活,你都演普通人,不能老把自己关在屋里,也不知道外面的事情,那怎么能演好戏。我是一个挺知足的人,任何一种生活,给予你了你就好好珍惜,别想那些不可能的、很遥远的事,虽然我也挺爱幻想的。”

  赵薇说对于一个角色,观众的认可很重要,“因为演员就是演戏给别人看的,如果别人不认识你,你演了也没人看,这就像你在舞台上表演,下面一个观众都没有。‘红’其实不是为利的那种,而是因为演员就是需要观众,这样就会有存在感。”

  对于将来,赵薇觉得演员这个职业有很大的上升空间,因此也信心十足,“我觉得从开始到现在,能够一步步地去做,不断地让自己进步,是因为我觉得,每个行业都是这样,只要你去深挖,会发现都是无底洞。就好像这个阶段你觉得自己不错了,好像已经有把握,很简单了,但其实不是,你越做才越发现,前面的空间还需再去努力。”(记者 张世豪 实习生 杨艳琪)

(责编:实习编辑 王伟然、张喜艳)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推荐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