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黑龙江频道>>省内要闻

哈尔滨起火坍塌大楼的四次危险信号

2015年01月05日16:55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起火坍塌大楼的四次危险信号

一台破拆机器正在现场进行破拆工作。1月2日,哈尔滨一仓库大火,5名消防员在救火中牺牲。记者 周岗峰

事发地东南侧居民楼内,放置消防栓处并无消防设施。

危险不会提前站出来喊话。

在事发后哈尔滨市政府发布的信息里,起火的北方南勋陶瓷大市场是“非消防安全重点单位”。

但生活在此处的多位居民、商户不这么认为。

市场及仓库储存了酒精膏、木炭等危险品;4条消防通道被占用,变成了商户经营的店铺;4年前的一次火灾至今让居民心有余悸;居民向政府多个部门及市场负责人反映消防隐患,4年无果。

这其中,至少释放出4次危险的信号,但能改变局面的人,都没在意。

直到这场烧到楼体垮塌的大火。

大火烧了48个小时还没有彻底熄灭,危机还没有散去。

昨天中午,东北侧已倒塌的楼体上还浓烟滚滚,这栋回字形建筑的东南侧楼又冒起浓烟。

消防员说,东侧楼倾斜了6毫米。

徐东旭曾预感到,这场大火是迟早的事。

他没想到的是,楼会被烧塌,5个消防战士会为此献出生命。

“住在火炉上”

盯着手机屏幕,徐东旭皱起了眉,瞪大了眼睛。

屏幕上,哈尔滨市政府发布的信息称,起火的北方南勋陶瓷大市场是“非消防安全重点单位”。

“啥叫‘非消防安全重点单位’?隐患这么多,还非重点?”在这栋楼里生活了15年的徐东旭怒了。

1999年,他在这栋回字形的楼里买了房,“圈儿楼”的底座是三层高的商铺,商铺的顶盖就是居民区的一层平台。小区有一条环形车道,通过环道,车能直接开到商铺上面的平台上。

和这里的2000多名居民一样,他每天都要先通过市场外侧的楼梯爬上3楼缓台,然后才能进楼回家。他爬楼时经常担心“一旦着火咋办?”

他有担心的理由,近几年里,他眼见着楼下3层的市场不断被货物塞满,负一层原本是车库,后来也成了仓库。

“从市场经过,里面堆满各种塑料,酒店用的酒精膏、木炭,感觉住在市场上的8层楼里的居民,每天都像住在火炉上。”徐东旭说。

他和很多居民一样,都拉开过楼梯里的消防设施门,里面没有成卷的消防水带和消防阀门,只有一截生锈的铁管插在墙体里。

于是,有多位居民看见,有人将大量的钢材运进市场,用来分隔加层,居民们担心,这会改变房屋结构。

一直在市场里做生意的商户李来证实,的确有人将租到的市场空间分隔加层。

徐东旭说,在这里买房的不少业主都没有房产证,多年前他们就去反复问过办房产证的事,得到的答复是,产权不明确,再说,这里的消防也不过关。

按照事发后官方的说法,消防部门表示,这类单位(北方南勋陶瓷大市场)通常是抽查单位,并不属于重点监管单位。

“一边是‘消防不过关’,一边是‘不属于重点监管’,还能不出事儿?”徐东旭反问。

多次反映消防问题

居民们说,4年前,居民楼下曾经着过火。

徐东旭回忆,那是2010年7月的一天下午,起火的是楼下的一家灯饰店,当时附近有数百名居民被疏散。

因为扑救及时,那次火灾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但紧挨着起火点的一个居民家里几乎被彻底烧毁。

很多居民决定向政府反映情况。

“我告诉你,怕失火,为消防这事,小区居民反映至少4年了。”徐东旭说。

居民赵丽给新京报记者找出了多份“反映材料”,上面的日期是2012年5月26日。这份名为“关于哈尔滨市道外区太古不夜城小区防火通道被占用,安全出口堵塞、封闭的重大安全隐患问题汇报”,投递对象是市委书记和市长。

材料中详述了小区面临的消防隐患,并称,一旦发生火情,居民无法逃生,救火车上不到3楼平台,会造成群死群伤。

这份材料上,签名的居民有20多人。但多位居民证实,据不完全统计,有相同的、明确诉求的居民共有四五百人。

很多业主也找过辖区派出所,派出所民警当时回复:“这楼没验收,我们管不着。”

他们还找过消防部门,道外区消防队还给居民们写过一份收到材料的收条。

多位居民称,他们去区里、市里反映情况,“怎么反映都没用,我们总被推来推去,各部门都说,你等一个星期给你们回复。”徐东旭说,这一等就是4年。

被占用的消防通道

李来比徐东旭更担心。

他在市场顶上的小区里有住房,在市场里也有铺面,也租了仓库放货物。

去年10月,李来去找了往外出租市场仓库的公司负责人,因为他看到市场仓库区堆放的货物越来越不靠谱。

“仓库里堆着酒精膏、木炭,你不能干什么都给租啊,那些东西一着起来肯定出大事。”当时,他对公司一名副总说。

这名副总当时回答他,“出不了事儿。”

多名经营多年的商户介绍,这个市场的仓库区,在1998年建成后,被很多业主购买,2000年前后,一家公司将仓库区的出租权拿到了手里,由该公司统一对外出租。

李来最担心的是消防通道,他说,“这些消防通道,都是被这家公司堵上后出租给商户经营或作为仓库使用的。”超过7名商户、包括其他信源均证实了李来的说法。

多名商户称,小区至少有4个较大的消防通道。

靠近头道街的消防通道,在2007年左右被堵,现在租给一家名叫火焰山碳业的店铺经营。

该店店主韩俊来接受媒体采访时曾称,他是5年前租的这个地方,这儿的店铺非常紧俏,他租用的这个地方早就改成店铺了。

承德街的消防通道在2009年被堵,现在由一家经营皮草生意的店铺租用经营。

靠南勋街的一个消防通道,在2010年被堵上,出租给了经营酒店用品和陶瓷用品的商户经营。

仅剩的一个消防通道靠太古街,那是个私自摆卖严重的区域,道路狭窄,占道停车严重。

“我告诉这名副总,要是真着了火出了事,谁也担不起。”李来本以为他列举这些能让对方有所触动,未料对方说:“天塌下来有高个儿顶着,你瞎操什么心?”

昨天下午,新京报记者联系该公司和这名副总,该副总称不方便接电话,随即挂断。

哈尔滨市道外区消防部门,亦未对此作出回应。

而面对3天前的大火,赶来的消防车苦于无法进入起火区,灭火难以到达有效位置,导致火势持续蔓延。

“还没找到图纸”

央视公布的视频里,显现了楼体垮塌前消防战士的最后一幕。

在市场广告牌上方的两层楼之间可见,6名战士正在接力架设消防水炮;在他们右侧几米远,另有4名战士正在勘察大楼内部火情。

整层楼毫无停滞地砸下,形成的气浪把粉尘推出去几十米远,飞出去的还有战士的头盔。

十几名消防员顷刻间被掩埋。

1月3日13时15分,在被埋了15个小时后,最后一位战士杨小伟的遗体才被找到。

多位已累得虚脱的消防官兵,绷着身体朝战友敬军礼,脸上挂着泪水。

杨小伟被找到的40多分钟之后,同日14时许,哈尔滨市委副书记、市长宋希斌在火灾现场向前来指导救援的专家介绍火灾情况。

曾经准备对距离垮塌点不远处尚未垮掉的楼体介入其他手段,保住这栋楼。但现场一名专家提出质疑称,如果这栋楼已经被烧透,那垮掉也许是迟早的事,现在不能再派消防官兵进入作业,“不能再出现人员伤亡。”

该专家建议,应该找来这栋楼的设计图纸,以分析判断楼体是否还有保留价值。

当时在场的哈尔滨市政府领导称,“截至目前,还没找到图纸。”

此时,距北方南勋陶瓷大市场起火已过去25小时。(记者 张永生 实习生 李骁晋)

(责编:邹慧、张喜艳)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推荐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