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黑龙江频道>>社会政法

男子对手术疗效不满意 在医院白吃白喝强占病床

2015年02月11日15:28    来源:北京晚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男子对手术疗效不满意 在医院白吃白喝强占病床

  陈某车祸受伤住院,治后医院通知其出院,近三年,20多次,他不理会;医院将其告上法庭,判他腾床离院,他不执行,甚至干脆把自己锁在了医院的病床上——昨天下午,法院对其强制执行:剪断锁链,并用警车将其强送回家。及进家门,这位五十多岁的汉子,突然涕泪齐流。家,他已近三年没回来过了,此期间,甚至儿子的婚礼也没参加,如今归来,却是警车强送,而妻子、儿子和自己的代理人,又被法院带走了。

  案情

  手术疗效不满意 强占病床

  陈某今年55岁,门头沟人。据本案的执行法官王淑霞介绍,2011年8月,陈某在一起交通事故中腿部受伤,后入京煤集团总医院住院治疗,于同年9月出院。

  2011年10月,陈某因“左下肢肿痛一周”,再入住京煤医院骨科病房。入院初步诊断为:左下肢深静脉血栓形成DYT、左膝关节镜术后,“这是正常的术后症状”,该医院门诊管理部主任张进颖说。

  “经治疗后检查,陈某左下肢深静脉血检部分血管再通,关节活动度伸直0度,屈曲达90度”,张进颖告诉记者,“这表示治疗成功,陈某具备出院的条件。”

  但是,自2012年3月至同年7月,该医院先后二十余次通知其出院,但陈某拒绝出院。他觉得医院没有给他治好腿。

  自2012年7月起至今,京煤医院为陈某办理了出院手续,且未再对陈某进行住院治疗。“这快三年的时间里,陈某和其家属在医院食堂白吃白喝,光未缴纳的住院费就达2万多元”,张进颖说。

  去年6月,医院将陈某起诉,法院判定陈某腾退占用的床位。但陈某未予履行。今年1月,京煤医院申请强制执行。

  现场

  自锁在床头 法警动用钢钳

  昨天下午两点,执行法官王淑霞和法警来到京煤医院的住院楼。之前,他们准备了一辆轮椅。

  当法官来到陈某所在的骨科病房门前时,屋内一名男子“咣当”将门关上。执行法官陈淑霞说:“不好,他们可能提前得到消息了。”

  果不其然,法警和法官强推进入病房后,遭遇到了陈某的“代理人”及其6位亲属的阻拦,这其中包括陈某的妻子、儿子、姐姐等人。他们拒绝离开病房,并用手中的手机、DV拍摄法官和法警。

  为了方便执行,法警将陈某家属等人强行带离病房,并拉回法院。

  此时躺在床上的陈某则一言不发。当陈某的被子被掀起时,法官惊讶地发现,陈某的双手竟然被两根长长的铁链锁在了床头。

  法警试探地拉了拉铁链,不想,陈某忽然情绪激动,用自己脑袋撞击床边的桌角,嘴里哭喊:“你们这是违法的,你们就是这样讲法治的吗?我是受害者,我要治病,我要健康,我坚决不走!”

  法官劝说陈某拿出钥匙开锁,遭到拒绝。法警找来了一把一米多长的大钢钳,将铁链剪断。因怕伤及陈某,铁链的另一端仍锁在陈某手腕上。

  然后,法警将陈某抬上警车,驶向了陈某在门头沟孟悟村的家。

  采访

  有问题,为何不走法律途径?

  在去陈某家的路上,记者了解到,陈某在医院的这近三年并不好过,为了占医院床位,家里养蜂的活计都耽误了,陈某这几年春节都没回家,甚至连儿子的婚礼都没参加。

  虽然日子不好过,但陈某强占床位的行为还是得到了妻儿的支持,母子俩频繁地往返于家和医院之间。

  “我的腿现在都走不了路,不能弯曲”,这是陈某一路上一直念叨的一句话。陈某的腿到底有无问题,医生称陈某下地走路没问题,但在没有第三方鉴定机构介入的情况,这恐怕还难有定论。

  为何不通过正当的司法途径,例如申请司法鉴定、医学会鉴定、人民调解来解决自己的问题呢?

  陈某听到这一问题,咬了咬牙,对记者说,“哪来的正当途径,鉴定机构背后都是医院在操纵,老实人是要吃亏的!”

  虽然陈某认为法律途径于己无益,但是他和他的家属们又十分重视证据。执行过程中,陈某家属甚至用DV录像。陈某手里也一直攥着一个录音笔,他还找了一位没有代理资格的“代理人”,每当法院或医院的人找其商议时,陈某都会来一句“找我的代理人去”,便拒绝再谈。

  当法院采用法律的手段和其沟通时,陈某却依然采用这种极端的方式对抗。一路上,陈某一直指责法官是替医院“对付自己”,自己是“一介草民”。

  陈某对待法律的矛盾态度还不止于此,在法院开庭时,他缺席审判,但却对自己没有收到法院判决书而愤愤不平。

  执行法官王淑霞苦口婆心地劝陈某走法律途径,“老陈啊,你听我一句,觉得自己委屈就去做鉴定,找法院。”

  结果

  丈夫回家 妻子被司法拘留

  当法官和法警推着陈某穿过曲折的乡村小巷时,陈某遇到一位邻居。这位邻居问道:老陈,怎么把你铐起来了(邻居把剪断的锁链误认成手铐了)?你怎么回来了?

  陈某听罢,没有回答,开始抽泣。快进家门时,陈某情绪激动,双手死死地拽着铁链,突然痛哭流涕。“占床”近三年未果,以后怎么办?

  在陈某家中,法官王淑霞再次建议他走司法程序,陈某不置可否,“我考虑考虑吧。”

  昨晚七点,法官王淑霞告诉记者,陈某的“代理人”和其妻子因为抗拒执行被司法拘留15天;陈某的儿子因为认错态度较好,已经回家。

  今天是农历小年,许多久别离家的人都在赶着回家。(张宇 )

(责编:实习编辑 王伟然、张喜艳)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推荐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