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黑龙江频道>>地方视窗>>牡丹江视窗>>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

【蹲点日记】虎峰岭隧道守护人

2015年03月11日15:00    来源:牡丹江日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蹲点日记】虎峰岭隧道守护人

  体验地点:杜草隧道

  体验人物:桥隧工

  列车蜿蜒行驶在百年铁路滨绥线上,在张广才岭山脉虎峰岭下钻入滨绥线上最长的一条隧道——杜草隧道。2月28日5时41分,牡丹江工务段牡西路桥车间朝阳隧道工区的桥隧工冒着严寒在隧道里打冰作业。

  “隐形人”竹竿除冰

  杜草隧道建成于1941年,长3873.5米,位于海拔699米滨绥线上。在这里,桥隧工们一天要迎来送往62对列车,他们的主要任务是巡查、维修隧道内的线路和除冰。

  阴冷的寒风从隧道呼啸而过,桥隧工辛文宝背上五六公斤重的工具袋,打开头灯和手电后向洞内进发。记者随辛文宝跌跌撞撞地走在铁路线上,隧道壁上昏黄的灯光,像夜空中的萤火虫一样眨着眼睛。走了100多米,辛文宝停下来,抬头仰望,钟乳石般的冰柱悬在5米多高的隧道顶端。他熟练地挥动5米长的竹竿,一尺多长的冰柱哗啦啦地往下落,冰渣子溅得满身都是。“这悬在列车上方的冰溜子一旦掉下来,后果不堪设想。”辛文宝说,这条隧道建于日伪时期,是建国前中国最长的一条隧道,1985年改建过一次,但因建成时间早、地形复杂等原因,如今拱顶常年渗水,冬季结成的冰柱像倒悬的利剑,威胁着铁路安全。

  除去冰柱,辛文宝继续向隧道深处巡查。经过97号隧洞时,记者看到,7名桥隧工正挥舞着尖镐,用力刨除路肩上的冰层,防止冰水漫延到铁道线上,影响安全行车。

  孤寂坚守与动物作伴

  隧道内阴森冰冷,呆在里面令人感觉十分压抑。“那些喜阴的蛇和蟾蜍很愿意往这里钻,开始见了它们吓得要命,时间长了就成了作伴的‘朋友’。”辛文宝说。

  除冰间隙,辛文宝时常锤锤脖颈和手臂。他说,隧道内阴暗潮湿,夏天干活也得穿棉袄,工区26名职工都程度不同地患上了腰间盘突出、关节炎等职业病。借着头灯的光束,记者看到他皮肤黝黑,泛着油光。他下意识地抹了一把脸上的冰水说:“常年干这工作,烟和油都渗进皮肤里了,咋洗都这样。”

  仰头干了半个多小时,隧道前方光亮处传来一声刺耳的号声。这是前方安全防护员发出的报警,提示将有火车通过隧道,辛文宝立即走下铁道躲入避车洞,几分钟后,火车呼啸而过,携带的寒气瞬间穿透厚厚的棉衣,巨大的响声震得耳朵生疼。辛文宝说,只有这时,他们才能透过运动的车窗看到里面的旅客,但由于隧道黑暗,他们却从来不会被旅客们发现。

  不畏艰辛扎根大山

  走出下行隧道,眼前豁然开朗,狂风席卷着雪花飞舞,蜿蜒的大山连绵不断。远远望去,位于大山腹部的隧道工区周边只有四五户人家。由于交通不便,冬季大雪封山后,那趟只停1分钟的通勤车是他们通往外界唯一的交通工具。工区26名桥隧工分班次24小时不间断对隧道进行巡查、维修、除冰。

  在隧道口短暂停歇、畅快呼吸几口新鲜空气后,辛文宝又走进上行隧道。这一趟,他走了2个多小时,除冰127处。“现在算享福了,以前蒸汽机车时,煤烟呛得人直反胃,巡查一次回来,熏得满脸黢黑。有一次,我领媳妇来采山野菜,那天气压低,煤烟在隧道内散不出去,回到工区,媳妇吓得直喊熊瞎子来了。”说起这件事,辛文宝嘿嘿直乐。

  再次走出隧道,天地间已然白茫茫一片。辛文宝深一脚浅一脚走回工区时,鞋已经被融雪浸透。辛文宝巡检一次,要走行6个小时近8公里,挥舞竹竿除冰上千次。而他却说习惯了,对这山、这隧道、这里的兄弟,他都有一份难以割舍的情。

  【记者感言】

  畅通千万人的回家路

  与世隔绝的环境让他们内敛,子承父业的背景让他们坚持,撇老舍小的经历让他们歉疚。一条隧道,对于车上的乘客来说,只是经历十几分钟短暂的“黑暗”,而对于桥隧工来说,却是秉承着永恒信念的“光明”。

  一个使命,他们选择了坚守;一条轨迹,他们走了几十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桥隧工用双脚丈量蜿蜒的铁路线,用责任守护列车的安全,换来每天62对列车的安全通过。(厉建军 何东巍 邸兰英)

(责编:张喜艳、邹慧)

相关专题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推荐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