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黑龙江频道>>社会政法

15岁少年特训营内被教官殴打数小时后死亡

2015年04月14日17:00    来源:法制日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少年入特训营15小时身亡 入校后“先打服再上课”

  调查动机

  重庆市一位15岁少年在进入重庆欧瑞特训机构15小时后死亡,家长讨要说法却遭两区教委互相推诿扯皮……近年来,未成年人在培训机构或学校非正常死亡事件屡见报端,暴力教育为何仍在这些地方肆虐?

  “邹斌叔叔,你儿子是被学校教官活活打死的。24日你来问我们,大家都不敢说,说了要遭打。现在我们自由了,才敢告诉你。”

  3月22日深夜,重庆市15岁少年邹佳航在进入重庆欧瑞特训机构15小时后死亡。27日,在有关部门和警方干预下,该机构解散。重获“自由”的学生们争先恐后地向邹斌讲述了邹佳航的死亡经过。

  15岁少年惨死特训营

  重庆15岁少年邹佳航因病休学,家长为了不让孩子无所事事、继续学习知识,千挑万选找到渝中区合创培训学校位于九龙坡区的欧瑞特训部。

  渝中区合创培训学校成立于2003年,是重庆教委、民政局批准成立的正规合法的非学历培训机构,办学许可证经营范围包括中小学文化、青少年艺体、中考集训、问题学生、美术高考、医考培训等。

  位于九龙坡区的欧瑞特训机构挂靠在合创学校名下,是专门从事“问题青少年”教育研究、不良行为习惯矫正和素质开发的特训学校。

  “一切为了孩子,绝不使用暴力,绝不打骂学生。坚持科学训练,以心理辅导为主,军事训练为辅。”正是欧瑞特训学校的这个广告吸引了被害人及家长。没想到,孩子送进去仅仅15小时,便发生意外。

  邹斌夫妻俩赶到急诊室时,看到儿子躺在床上,身上大面积青紫,遍体鳞伤,已经停止了呼吸和心跳。医生告诉邹斌,“你儿子来医院时已停止了心跳和呼吸”。

  3月24日,邹斌和妻子来到学校,想了解儿子死亡的真相。然而,学校铁门紧锁,学生因忌惮遭教官暴打,没人敢将真相告知邹斌夫妻。

  27日,在有关部门和警方干预下,九龙坡欧瑞学校自行解散,全校97名学生回到父母身旁,邹斌才从同学嘴里知道儿子被打死的真相。

  据同学回忆,22日午饭后,邹佳航不愿回宿舍,企图逃跑,被教官抓回宿舍毒打数小时,晚上11时许,同学发现邹佳航已手脚冰凉,送医后被宣布死亡。

  九龙坡公安分局一位陈姓工作人员告诉《法制日报》记者,欧瑞特训的负责人及涉事教官共7人已被刑拘,案件正处于侦查阶段,不便透露太多细节。

  入校后“先打服再上课”

  据了解,欧瑞特训学校采用封闭式军事化管理,教官负责管教学生日常学习和生活。

  “不仅是话语不服被打,有时候就是一个不服的眼神,也可能招来毒打。”同学肖成对记者说,被打后,教官还会因为没有解气,只给犯错学生留三分钟时间吃饭,时间到后立刻收碗。

  14岁女生杨娜告诉记者:“我也被教官打过,他们扇我耳光,把我脸都打红了。我马上低头认错,才避免了被脚踢。”

  据报道,欧瑞学校被解散当天,学生程伍对母亲说:“妈妈,是邹佳航用自己的生命,保全了我们的命。我也被教官打惨了,教官不许我们说,更不许跑。如果跑了,被抓回来后会被打得更凶。如果有人把在学校挨打的事告诉外面,那他就不想活命了。”

  据学生介绍,这里绝大多数学生都有过被暴打的经历,连女生也不例外。被连续不断地暴打,是这里的第一课。大家给这堂课取的名字叫“先打服,再上课”。

  两区教委互相推诿扯皮

  事件发生后,学生和家长们来到欧瑞学校所在地的九龙坡区教委,就邹佳航死亡和自己儿女被打讨说法。

  一名家长告诉记者,九龙坡区教委表示,欧端特训是挂靠在渝中区合创培训学校下面的,合创培训学校是渝中区教委颁发的执业许可,“你们去找为合创发证的渝中区教委”。

  渝中区教委综合科负责人表示,渝中区的合创学校于2003年取得执业许可,是合法办学。九龙坡区的欧瑞特训是挂靠在合创名下,办学和出事地点均不在渝中区,根据属地管理原则,渝中区教委管不了,“你们去找九龙坡区教委”。

  随后,本报记者采访了九龙坡区教委安稳办,一位袁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欧瑞学校挂靠在渝中区合创学校名下,用对方的公章和名义招生办学,虽然地址在九龙坡,但从未经过九龙坡区教委知晓和批准,“我们无从知晓也无法界定他们是否非法”,并表示“属地管理原则不太科学”,但“愿意积极协助渝中区,维护稳定,处理各方诉求”。

  渝中区教委综合科俞科长告诉本报记者:“学生是否是被打死的不能下定论,要等警方的尸检报告出来后才能确定。”俞科长还表示,“事发地不在渝中区,不应该由渝中区教委出面”。

  对接下来该怎么做,俞科长对记者说:“建议九龙坡方面对剩余的学生进行统筹考虑规划,帮助完成课程或办理退费赔偿。”然而九龙坡区教委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市教委曾开会部署,要求渝中区教委牵头负责退费和赔偿事宜,“怎么又变成是我们负责了?”

  记者在网上检索梳理此事件的网民跟帖发现,不少网民指责两地教委互相“推诿扯皮”。

  市教委:属地管理分工负责

  针对两区教委各执一词的说法,本报记者采访了重庆市教委民办教育处,一位李姓工作人员表示,事件发生后,由市政府牵头,组织公安、维稳、教委等相关部门召开协调会,会上明确划分了各方职责。

  李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会议要求九龙坡区政府牵头负责案件侦破、疏导家属情绪、维持稳定等工作;渝中区政府牵头督促合创学校办理退费和赔偿,追究合创学校违规办学责任,并强调退费和赔偿“要在警方作出死因定论后进行”。

  针对两区教委职能不清、不愿承担责任一事,李姓工作人员说:“欧瑞学校虽未经九龙坡区教委知晓和审批,但九龙坡区教委应有所作为,要么要求对方进行审批,要么依法作出关停处理。”他还表示,“市政府针对民办教育出台过‘281号令’,明确要求培训机构实行属地管理”。

  未成年人保护法律难落实

  近年来,未成年人在培训机构或学校非正常死亡事件屡见报端。本报记者检索发现,过去5年内,相关报道多达744条。

  西南政法大学法学院副教授胡江告诉本报记者:“近年来发生的多起学生在学校或培训机构非正常死亡案件表明,法律关于保障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规定在执行力上还有待加强。”

  他说,未成年人保护法从家庭保护、学校保护、社会保护和司法保护4个方面,建构起了未成年人权益保护的基本体系,民法通则、婚姻法、刑法等法律中,也对未成年人权益保障问题作了相应规定,但这些规定的执行力不够。

  培训学校或施暴者观念的滞后,导致《儿童权利公约》确立的“儿童利益最大化原则”在实践中没有成为处理未成年人工作的首要原则。胡江告诉本报记者。

  从外部监管角度看,胡江认为,本案涉及的两区教委如果有完善的监督管理机制,及早发现违规办学和暴力教育问题并及时介入,就不会有后来的悲剧。

  从法律责任角度看,责任不明是无法直接追责的障碍之一。胡江说:“对于一些侵害行为,法律缺乏明确的责任规定,例如刑法将虐待罪的主体限定为共同生活的同一家庭成员,导致对发生在非家庭成员之间的虐待行为无法直接适用虐待罪追究刑事责任。”

  从执法角度看,胡江告诉记者,未成年人保护法等法律在执行力方面还明显不够,严重影响到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保护。有的条文虽然有规定,但很难得到执行。

  针对未成年人暴力教育致伤致死事件频发的现象,胡江建议,完善法规,进一步明确未成年人权益范围,细化未成年人权益保障制度;加强法律执行,将保障未成年人权益的规定落到实处,对侵害行为严格追究法律责任;形成社会联动机制,形成由国家机关、社会团体、社会组织、家庭、学校、个人等共同参与、分工负责、权责统一、高效运作的未成年人权益保障实施机制,为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保驾护航。(记者吴晓锋 应采访者要求,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责编:张喜艳、邹慧)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推荐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