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黑龙江频道>>社会政法

保姆虐9个月大婴儿引网络口水战 保姆:冤死了

2015年05月02日11:05    来源:钱江晚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保姆虐9个月大婴儿引网络口水战 保姆:冤死了

保姆虐9个月大婴儿引网络口水战保姆:冤死了

  东家认为,保姆是一只手将孩子拎起来,而周否认是“拎起来”。可单以视频很难看清楚。

  54岁的周秀珍脸色苍白,双目无神。

  作为前阵子热门新闻“嵊州保姆虐待9个月大婴儿”的主人公,周秀珍说,她心里很苦,简直冤死了。

  一段时间以来,对着不断来询问的亲人、朋友,她一遍遍解释说自己没打过孩子,更没有虐待。可人家一句:“那你为什么在认错书上签字?”生生让她说不出话来。

  “那是被吓的,那天(东家)报了警,我以为警察是来抓我的。”周秀珍有气无力地说,“我以为签了字就可以回家,事情就过去了。”

  周秀珍没想到,当晚东家沈曼将视频和认错书上传网络。这件事在网上迅速发酵,光是爱奇艺上的一个相关视频点击就过四十万。评论里,“蛇蝎保姆”之类的骂声潮水般袭来。周秀珍不敢出门,终因压力太大,和老母亲双双病倒。

  本打算借助舆论谴责周秀珍的东家沈曼,很快发现,事件超出了她的控制。网上口水战中,有人骂她黑心东家。陆续找上门来的媒体,更让她疲于应付。

  事情真相如何?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钱江晚报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可疑的虐婴事件

  事件焦点一:

  一段模糊视频的四个模糊片段

  流传在网上的所谓保姆虐婴视频,总共17分58秒,摄于3月20日。东家沈曼指认周秀珍虐婴,主要根据是这段视频中的四个片段:

  1分11秒

  坐在周秀珍大腿上的孩子忽然向前倾倒,周一手拉孩子背上的衣服,使她重新坐直,然后将其抱起,随后手拍孩子的背。

  东家:保姆是一只手将孩子拎起来,然后打了孩子。

  周秀珍:没有拎孩子,而是将孩子抱起来,再拍她背——她呛了。

  4分22秒和9分40秒

  周秀珍手里拿着什么东西,点了点孩子脑袋。

  东家:保姆拿着什么东西打了孩子。

  周秀珍:当时手里的是一根海绵条,小孩要拿去吃,我就逗她,拿起来在她头上打了两下。

  7分11秒

  婴儿车里的孩子脚一动一动的,周秀珍抬起一只脚,轻轻踢了两下,看不清是冲着孩子的脚还是冲着婴儿车。

  东家:保姆是冲着孩子踢的。

  周秀珍:我是冲着婴儿车踢的,当时车的滚轮别住了。

  11分05秒

  周秀珍面对着孩子坐着,忽然咳嗽一声,继而低头吐痰。但镜头被孩子背影遮住,看不大清楚。

  东家:保姆冲着孩子咳嗽,还吐痰。

  周秀珍:扁桃体发炎,喉咙难受,忍不住咳嗽。那痰我是拿了纸巾吐在纸巾上,放在了茶几上扔掉的,视频里也有这个动作的,怎么可能会吐到婴儿嘴里?

  除以上四个片段,其间周秀珍还对着孩子说了些方言。东家认为,周秀珍是咒骂孩子,但周说她只说了句嵊州人的口头禅,“我们这边人讲话就这样的,说自己的儿子也是这样说的”。

  周秀珍承认,咳嗽时没有及时扭过头去,一些口头禅改不了,确实不好。

  事件焦点二:

  保姆签了名的认错书

  那么,对于网上说的保姆亲笔签名的认错书,周秀珍怎么解释?

  周秀珍和当天在场的中介所老板娘表示,那是被吓的。周秀珍说,3月21日一早,沈父和中介所老板娘从嵊州赶到。沈家人报警,并质问:为何虐待婴儿?

  周秀珍不承认虐待婴儿,她想走,却被拦住。沈家人要周秀珍写认错书,周不肯,于是沈家人写了封,让周签字,周不签。

  “他们说签了字就没事了,不签字就抓你去坐牢,还要我下跪求饶。”周秀珍回忆,这时警察来了,她以为警察是来抓她的,吓坏了,这才签了字,按了手印。

  中介所老板娘证实了周的说法:“她开始不肯签,后来看到警察来了,吓坏了,就跪下签了。我也劝她签,因为他们说只要签字就没事了,我们好早点回嵊州。”

  但沈曼说:“保姆由刚开始极度否认、狡辩,到最后供认不讳,下跪求饶。到警察要带走她时才觉害怕。”

  绍兴警方人士说,那天处警时,双方已达成协议,因此没介入。

  老东家和同村村民:

  不相信她会这么做

  周秀珍会虐待婴儿?第一个东家应女士说她不信,她印象中周很有爱心。

  应女士告诉钱江晚报记者:她的孩子两个月时交给周带,一次孩子生病,周急坏了。孩子去杭州看病,她不放心非要跟过去,后来过年也是在杭州过的。

  应女士所在小区多名住户证实了应的说法:“以前常在小区碰到,她人很和善,孩子也带得好。”

  在沈曼之前,周秀珍在三个东家家里做过,相处很好。她自己说:“她们对我也很客气,不断拿零食给我吃。”

  周秀珍所在嵊州崇仁镇福安村村支书丰贤章,说周“人很软弱,有点糯,话也不大多讲。不会吵架,邻居间相处很好。我们不相信她会做那样的事。”

  网络上传播发酵

  视频上网,点击过几十万

  “蛇蝎保姆”的叫骂淹没理性声音

  3月21日,在认错书上签字、摁手印后,周秀珍与中介所老板娘坐大巴回家。“就当自己吃点亏吧,”老板娘安慰周。两人都以为事情过去了。

  她们没有料到,3月21日晚,沈曼将视频和认错书传上网络,只是周的名字被隐去。

  3月23日,本报刊发报道。当天,各大门户网站都作了推送,许多微信公众号也发布这篇报道。

  报道转载过程中,标题变得越来越耸人听闻,如《浙江“狼保姆”惹众怒》等,引来大量点击。

  3月23日,嵊州当地论坛出现帖子,转述保姆说法,没有打人,没有“嘴对嘴吐痰”。但这个帖子发出的声音,很快被淹没在“蛇蝎保姆”的骂声中。

  此后几天,江西卫视、上海卫视播放了这个视频,有的点击率达四五十万。

  3月27日,绍兴网发评论称,事情尚存疑点。

  3月28日,嵊州当地论坛出现帖子,网友对视频分析后认为,周秀珍是被冤枉的。

  3月30日,绍兴网再发评论,认为事情尚未弄清楚,一些媒体与网民不应过早定性。

  此时,有网友呼吁,此事已发酵为公共事件,应有权威部门来介入调查,还原事情真相。

  可权威的声音没有出现。

  绍兴警方人士说,这是普通民事纠纷,双方已达成协议,而且至今没有任何一方提出调查,因此不便介入。

  绍兴一名互联网从业者评论整个事件,在厘清事实之前,舆论和公众应谨慎作出判断。

  有传播学学者提到,网络化大背景下,信息在传播中很容易被放大甚至扭曲。

  两家人的平静生活被打乱

  周和其老母双双病倒

  眼前的周秀珍十分憔悴。她说,精神压力太大。

  周秀珍不会上网,东家将视频上传后,第二天外甥女打电话过来,她才知网上已是一片骂声。

  很快,儿子、老母亲都来问。听了周的解释后,气愤的老母亲病倒住院。身边越来越多人开始谈论她。她不敢出门,巨大的精神压力下,很快病倒。

  东家沈曼说,上传视频时考虑“保姆虐童,既然无法用法律制裁,我希望她受到更多舆论的谴责”。

  可沈曼没料到,自己也会因此受到伤害。网上的口水战中,不少人指责她,叫她黑东家。陆续有媒体来采访,弄得她和孩子都不得安宁。

  但沈曼依然坚持自己的观点。她告诉钱江晚报记者,那天以后,孩子也出现了病毒感染的症状。

  不敢出门的日子,周秀珍脑子里一遍遍回放做保姆的经历:

  6年前丈夫去世,唯一的儿子在城里做理发师,周秀珍生活清苦。家里欠着债,儿子成家后生活不宽裕。2012年底她开始给第一个东家做保姆。

  沈曼是她第四个东家。周还记得,两人第一次见面是3月8日。第二天,周就跟着沈走了。在沈家每天六点半起床,先烧几壶开水,再干点家务,吃了早饭,等东家起床,再给婴儿擦身子穿衣服……

  她说,想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发展成现在这样。

  面对来访的亲友,周秀珍说,等身体养好了,还是出去做保姆。挣钱还债,也帮帮儿子。

  可有句话亲友们不敢当面说:出了这样的事,还有人敢雇她吗?(史春波)

(责编:郑健、丁洋)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推荐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