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黑龙江频道

聊斋新编之陆判篇幅剧情介绍大结局 陶岳明朱绮婷死后复活

2015年05月19日10:49    来源:齐鲁网    手机看新闻

陆判

陆判

第一单元《陆判》

大家闺秀朱景兰(刘冬饰)对新科举人陶岳明(乔振宇饰)一见倾心,长相平庸的妹妹朱绮婷(柯佳嬿饰)有心撮合,却因帮助陶岳明寻找生母(陈莉饰)而与其渐生情愫,更在机缘之下,救了掌管人间生死的的陆判(岳跃利饰)。陆判为报恩把朱家姐妹的灵魂对调其时,朱景兰却发现,陶岳明一直喜欢的人竟然是自己的妹妹。为了横刀夺爱,朱景兰不惜杀人栽赃,朱绮婷和陆判接连被害。一场围绕生死册的争夺由此展开,面对生与死,凡人与神仙同样无力,唯一可以守护的,只有至死不渝的爱。

第1集 陶岳明衣锦还乡结识朱绮婷

陶家是陵阳县的望族,陶家唯一的儿子陶岳明很早就被父亲陶文远送到京城读书,这一年他会试高中,成为陵阳县第一位举人。陶岳明衣锦还乡受到了陵阳县百姓的热烈欢迎,陶文远在长乐坊设宴为陶岳明接风,长乐坊的老板娘朱太太把自己的大女儿朱景兰介绍给了陶岳明。朱太太有两个女儿,大女儿朱景兰貌美如花端庄贤淑,一向深得朱太太的喜爱,这次她已经和陶文远商量好要把大女儿嫁给陶岳明。朱太太的小女儿朱绮婷相貌平平性格粗鲁,是长乐坊的大厨,她吃苦耐劳,从小就帮母亲挑起了长乐坊的大梁。朱绮婷的厨艺高超,她做出的菜受到了客人们的高度赞扬。陶岳明常年离家在外,他对桌上的大鱼大肉不感兴趣,却点名要吃家乡的煎菜饼。朱绮婷把煎菜饼做好端上来,陶岳明吃了一口却说煎菜饼太厚而且味道不够地道。为了给陶岳明接风朱绮婷忙活了大半天却得到了这样的评价,性格豪爽的她不由得和陶岳明吵了起来。朱太太赶快让朱景兰把陶岳明带出去走一走,朱景兰告诉陶岳明两家大人已经商量好他们的婚事,陶岳明却说自己现在根本不想结婚。朱绮婷为了降低营业成本,她每次都会在鱼摊上等鱼翻白了再来买,这样每条鱼就会省下一文钱。朱绮婷买完鱼准备回长乐坊,却发现陶岳明敲开了万花楼的大门,老鹁让陶岳明晚上再来。晚上,朱绮婷女扮男装跟踪陶岳明来到万花楼,陶岳明和朱绮婷分别被妓女们拉进了不同的房间。朱绮婷的女人身份被妓女识破,陶岳明也被妓女吓出了房间,两人刚好撞上,朱绮婷指责陶岳明是花花公子,陶岳明辩解说自己是来找人的。老鹁派人追赶朱绮婷,万花楼的女佣哑娘把她藏在干柴之后躲过了一劫。这位哑娘正是陶岳明要找的袁芳,她就是陶岳明的亲生母亲。当年,陶文远和他的老婆始终无所出,陶文远就从青楼买了一个妓女为他生下了陶岳明。为了不辱没门第,黑心的陶文远把袁芳赶出了陶家。朱绮婷大闹万花楼的消息在陵阳县传得沸沸扬扬,朱太太怕朱绮婷再也嫁不出去了,她决定把长乐坊卖了作为朱绮婷的陪嫁,让她嫁给绸缎庄的黄老头做填房。朱绮婷每天都来陆判庙祭拜陆判,祈求陆判给自己换张脸,让自己嫁个如意相公,可是到头来却落得了这样一个下场,朱绮婷万念俱灰在上供的饭菜里下了毒,准备到陆判庙里自杀。陆判当年涂改生死簿为朱绮婷的先祖朱尔旦改头换面,被阎王押在地府,陆判逃出地府回到凡间想找回生死簿,却被黑无常追杀。他无奈只好钻到一个坟地借尸还阳,变成了一个老头模样。

第2集 陶岳明寻找亲生母亲

陆判仓皇逃窜,却遇到了来祭拜的朱绮婷,陆判谎称自己遇到了山贼,朱绮婷就把他带到陆判庙避难。趁朱绮婷为自己在外面望风时,陆判吃掉了上供的饭菜,朱绮婷回来看到陆判吃掉了饭菜大惊失色,陆判为了戏弄朱绮婷就势装死。朱绮婷没想到自己在临死之前又多害了一条性命,她自觉罪孽深重,把绳子拴在房梁上准备上吊自杀,陆判及时发现把她救了下来。陆判问朱绮婷为什么要在供品里下毒,又为什么要寻死。朱绮婷说自己相貌平平性格粗鲁,她每天都来求陆判让他给自己换一张好看的脸,结果到现在也没换成,自己还要嫁给一个老头。陆判为了安慰朱绮婷,说陆判当年为朱尔旦换脸的事只是传说,谁知朱绮婷说她就是朱尔旦的后代,还把陆判带到了朱尔旦的坟前。陆判只好劝朱绮婷说人活着是最重要的,他说当年朱尔旦虽然资质平平,但他为人诚恳善待朋友,所以陆判才为他换头换脸改变了命运。朱绮婷觉得陆判说的很有道理,她立即振作了精神。朱绮婷决定嫁给黄老头,但她放心不下姐姐。她认为陶岳明是个纨绔子弟,便约陶岳明前来跟自己见面,朱绮婷向陶岳明跪下请求他善待姐姐。陶岳明知道朱绮婷因为万花楼的事误会了他,他便把自己的身世告诉了朱绮婷。陶岳明得知朱绮婷要嫁给黄老头做填房,他心里感到很愧疚。朱绮婷再次来到陆判庙还愿,却发现陆判还没有走。陆判说自己投亲不遇身无分文,暂时要留在此地了。朱绮婷建议他留在陆判庙里当庙祝,可以解决他的温饱问题。两人把陆判庙修缮一新,香客果然源源不断。陶岳明想弥补自己的过失,又想利用成亲留在家里寻找亲生母亲,他来到长乐坊向朱绮婷提亲。陶岳明提亲的对象不是自己,而是一向不被看好的妹妹,朱景兰大受打击。朱绮婷知道姐姐喜欢陶岳明,她也知道陶岳明成亲是为了找到他的亲生母亲,朱绮婷便和陶岳明立下合约,如果自己帮他找到亲生母亲,陶岳明就要娶自己的姐姐。陶文远命家丁徐彪把袁芳劫来,他给了袁芳一袋金子,让徐彪把她送走。朱绮婷刚好来找袁芳帮忙,请她扮演陶岳明的母亲,好让陶岳明娶了姐姐。她看到徐彪绑架了袁芳,便拿起一根棍子打伤了徐彪救走了袁芳,并把袁芳藏在了陆判庙里。

第3集 朱绮婷误打误撞为陶岳明找到亲生母亲

袁芳准备离开陵阳县,朱绮婷请求她离开之前先帮自己一个忙,那就是扮演陶岳明的母亲。朱绮婷把袁芳带到陶岳明面前,他向袁芳介绍陶岳明就是陶家的公子,袁芳一听热泪满眶,上前用手抚摸陶岳明的脸。陆判和朱绮婷不知内情都认为袁芳的演技高超。陶岳明终于见到了亲生母亲,他很激动,让袁芳跟自己回家。陆判和朱绮婷怕事情穿帮,赶忙说袁芳已经建立了家庭,生活的很幸福。袁芳默默的走开了,陶岳明拿出一只耳环暗暗伤神。朱绮婷看到这只耳环和袁芳身上的那只耳环一模一样,她这才知道袁芳竟然真的就是陶岳明的亲生母亲。当年袁芳生下了陶岳明,陶岳明就被陶府的人抱走了,陶文远认为袁芳出身低贱会影响陶岳明的前途,他给袁芳喝下一杯药酒毒哑了袁芳,并把袁芳赶出了陶府。回想往事袁芳痛不堪言,她已经见到了儿子此生已无遗憾,于是决定跳河自杀。陶岳明到处寻找袁芳终于在河边找到了她,当他看到袁芳准备自杀时便跪下说一切都是自己的过错,请求袁芳给自己一个补偿她的机会,袁芳舍不得扔下陶岳明,母子二人拥抱在一起。朱绮婷告诉陶岳明袁芳曾经被歹徒追杀,陶岳明猜测这一定是父亲所为,他要回家和父亲理论。陆判和朱绮婷拦住了他,让他先把母亲安顿好。为了安全起见朱绮婷建议袁芳暂时住到陆判庙里来。陶岳明每天都来看袁芳,他和朱绮婷一起做起了煎菜饼,还一起教袁芳写字,两人感情快速升温。朱绮婷让陶岳明早点娶姐姐,陶岳明却说自己想娶的是朱绮婷。朱绮婷不同意,她让陶岳明一定要履行和自己的合约。朱景兰收到一封信,看完之后她脸色大变。原来三年前朱景兰就和一个叫宋贵成的相好,后来宋贵成不辞而别外出做生意,没想到生意做赔了,他这次回来是想让朱景兰借他一点钱好东山再起。朱景兰不肯借钱给宋贵成,宋贵成就威胁她说如果朱景兰不借钱给他,他就会把自己和朱景兰之间的事情告诉陶家的人。朱景兰为了安抚宋贵成的情绪,就暂时答应了宋贵成的要求。陶岳明发觉自己爱上了朱绮婷,他决定去和朱景兰说清楚,朱景兰听后大受打击一天都不见踪影。朱绮婷和陆判来到郊外寻找姐姐,却碰上了勾魂使者。朱绮婷这才知道这个陆爷爷就是陆判,为了不让勾魂使者把陆判带走,朱绮婷受了勾魂使者两掌命悬一线。陆判奋力把勾魂使者赶走,他要为朱绮婷续命,但前提条件是有人愿意和她对换身体。朱景兰刚好看到了这一幕,为了能够嫁入陶家享受荣华富贵,朱景兰愿意和妹妹对换身体。

第4集 姐妹互换身体袁芳惨死

陆判让朱景兰拿着判官笔到五里坡找到生死簿,他告诉朱景兰除非生死簿被毁,两人身体再也换不回来。陆判为姐妹俩调换了身体,第二天一早醒来,朱绮婷看到身边的姐姐不禁吓了一大跳,陆判把真相告诉了她,并交代姐妹俩不要对任何人说起这件事情。朱绮婷知道真相后首先担心的就是姐姐的亲事,朱景兰说陶岳明喜欢的就是朱绮婷,现在两人对换了身体她正好如愿以偿。朱绮婷还是像往常一样来看望陆判,两人的对话被袁芳听到,袁芳知道了姐妹俩对换身体的秘密。朱绮婷在街上闲逛,宋贵成把她误认为朱景兰,他威胁朱绮婷三天之内要把银子交给他,朱绮婷觉得莫名其妙。朱绮婷回家向姐姐说起这件事情,朱景兰为了遮掩自己的丑事说自己不认识那个人,妹妹一定是遇到了骗子。陶文远逼陶岳明早日回京城,陶岳明却说自己要和朱绮婷成亲,陶文远说他只能娶朱家大小姐。陶岳明来到陆判庙找朱景兰商量,朱景兰却说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袁芳的安全,她让陶岳明先把袁芳送到京城,等成亲之后就到京城和袁芳会合。两人的对话被袁芳无意之中听到,袁芳不信任朱景兰,她跑到长乐坊向朱绮婷道别,并把耳环交给朱绮婷,让朱绮婷好好照顾陶岳明。两人见面的一幕被朱景兰看见,朱景兰见袁芳知晓了内情,她怕袁芳会坏了自己的好事顿时心生杀念。朱景兰主动要求去送袁芳,她勾结陶文远在路上残忍的杀死了袁芳。袁芳走了,陶岳明感到很失落,在朱绮婷的开导下,陶岳明心情渐渐好转,两人聊得很投机。朱景兰回来见两人谈笑风生心中不悦,她要陶岳明向她承诺这辈子心中只有自己,并主动亲吻了陶岳明。陆判要回地府去,朱景兰把他灌醉了,顺便偷走了生死簿。陶文远允许陶岳明迎娶朱绮婷,他准备好聘礼让陶岳明第二天就去提亲。一大早陶岳明刚要出门去提亲,却听到下人说昨晚郊外下大雨时冲出了一具尸体,死者是万花楼的哑娘。陶岳明知道母亲一定是被父亲杀死的,他和陶文远大吵了一架,也对护送袁芳的朱景兰心生埋怨。朱绮婷为袁芳办理了后事,她把耳环交给了陶岳明。

第5集 姐姐丧尽天良致妹妹于死地

袁芳死了,陶岳明和朱绮婷都很伤心。陶岳明不方便出面办理母亲的后事,朱绮婷帮陶岳明为袁芳处理了后事,她把耳环交给了陶岳明,陶岳明不明白母亲为什么会把耳环交给“朱景兰”.朱景兰见陶岳明又和妹妹越走越近,她不禁妒火中烧心生毒计,欲除朱绮婷而后快。她指使宋贵成到长乐坊把两人以前的事情都抖落出来。宋贵成来到长乐坊说自己三年前就和朱景兰有过肌肤之亲,证据就是他知道朱景兰的左胸前有块胎记,右腿上还有一颗黑痣。朱太太听后无地自容,她狠狠地扇了“朱景兰”一耳光。 朱景兰来到约定地点把银子交给了宋贵成,她趁宋贵成不注意用簪子扎向了宋贵成的喉管,杀死了宋贵成。捕头认为朱绮婷有重大杀人嫌疑,把朱绮婷带到县衙审问,知县说宋贵成毁了朱景兰清誉,她怀恨在心起了杀念,而且衙役们在现场发现了一只簪子,这个簪子就是朱景兰在叠翠钗定做的。朱绮婷不肯认罪,县令就把她打了五十大板,押入了大牢。朱景兰来到大牢看望朱绮婷,朱绮婷问姐姐为什么要置自己于死地,朱景兰说朱绮婷再三阻碍自己的幸福,她恨透了朱绮婷,只有扫除了她这个障碍自己才能顺利嫁入陶家。朱景兰从大牢回来告诉母亲和陶岳明,宋贵成的确是朱绮婷杀的,看到她一脸的平静,没有丝毫悲伤和焦急的样子,陶岳明觉得很奇怪,他觉得眼前的“朱绮婷”好像变了一个人。陶岳明觉得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他来到大牢看望朱绮婷,朱绮婷问他是什么时候爱上自己的,陶岳明说自己第一眼看到朱绮婷就爱上了她,朱绮婷心地善良敢爱敢恨,只要认准了目标就会努力的去做,她比自己更勇敢。朱绮婷听了十分感动,她让陶岳明好好对待“妹妹”.为了成全姐姐,朱绮婷认了罪,不日即将问斩。 陶岳明让朱景兰跟他一起去找证据来救朱绮婷,朱景兰不肯还出言侮辱朱绮婷,陶岳明对她产生了怀疑。 陶岳明托人把朱绮婷的卷宗借了出来仔细研究,却找不到一点漏洞,福叔为他端来了煎菜饼,他告诉陶岳明今天的煎菜饼是新来的大厨做的,但馅料还是自己配的,虽然外观变了,里面是一样的。陶岳明从福叔的话里得到了启发。为了消除陶岳明对自己的怀疑,朱景兰故意装作痛苦的样子编了一大堆理由为自己辩解,她主动亲吻陶岳明,并要脱陶岳明的衣服,陶岳明就此确认眼前的这个朱绮婷并不是自己的爱人。陶岳明再次来到大牢看望“朱景兰”,他喊出了朱绮婷的名字,朱绮婷只好把姐妹俩对换身体的事情告诉了陶岳明。

第6集 姐姐撕毁生死簿害死妹妹

陶岳明求朱景兰放过妹妹,朱景兰说朱绮婷已经死定了,陶岳明是不可能跟她在一起了。陶岳明气愤的说如果自己不能和朱绮婷在一起,朱景兰也别妄想自己会和她成亲。陶岳明的态度让朱景兰感到害怕,她怕自己就此失去陶岳明,便又想出一条更阴毒的计策。“朱绮婷”来到县衙自首,她说那天她看到宋贵成要调戏姐姐,姐姐的簪子掉了下来,她就用簪子杀死了宋贵成。朱景兰的行为感动了陶岳明,他来到大牢看望朱景兰,朱景兰说之前是自己做的不对,她要求和妹妹见最后一面。朱绮婷决定到大牢去看望姐姐,陶岳明觉得朱景兰为人阴毒,他担心朱绮婷的安全,朱绮婷却不以为然,执意要去看望姐姐。朱绮婷给朱景兰带来了很多好吃的,朱景兰却撕毁了生死簿,两人的身体调换过来了,朱绮婷死了。第二天,衙役到长乐坊通知朱太太朱绮婷在牢里自尽了,为了不让陶岳明再看出破绽,朱景兰假装痛不欲生。有了上次失败的教训,朱景兰决定放弃自己的本性,模仿朱绮婷的一言一行。她专门做了煎菜饼给陶岳明送去,陶岳明咬了一口便感觉味道不对,他再次对朱景兰的身份起了疑心。陶岳明来到朱绮婷的墓前却碰到了陆判,陶岳明把自己的怀疑告诉了陆判,陆判说朱景兰偷走了自己的生死簿,把朱绮婷害死了,他要去找朱景兰问个清楚。他已经用法术封住了朱绮婷的元神,如果找到生死簿,陶岳明和朱绮婷成了亲,陶岳明就可以为朱绮婷续命。临走他交代陶岳明一定不能让朱景兰察觉他们的行动。陆判吃了朱景兰送来的饭菜,谁知朱景兰在饭菜里下了黑狗血,陆判吃了以后立即口吐鲜血,朱景兰拿出匕首捅了陆判一刀,陆判逃到树林里又碰到了勾魂使者,朱景兰亲眼看到陆判被勾魂使者带走,她彻底放了心。陶岳明侦察到了生死簿藏匿的地方,他给朱景兰送来喜服,让朱景兰今晚到陶府和他成亲。陶岳明把朱景兰灌醉了偷走了生死簿。晚上陶岳明把死去的朱绮婷打扮成新娘模样,两人拜了堂。

第7集 陆判默写生死簿岳明绮婷复活

朱景兰在家里穿上喜服打扮停当,却发现生死簿不见了,她又气又恨来到了陶府。朱景兰满脸怨气地说自己不惜折寿跟什么都不如自己的妹妹交换了身体,救了妹妹的性命,还模仿妹妹的样子跟陶岳明相处。可是到头来陶岳明放着她这个大活人不娶,竟然要娶朱绮婷这个死人。陶岳明说朱景兰不管模样怎么改变,都不会像朱绮婷一样拥有一颗善良纯净的灵魂,他让朱景兰不要再痴心妄想嫁给自己,自己已经和朱绮婷成了亲,陆判就可以用自己的阳寿为朱绮婷续命。朱景兰冷笑一声告诉陶岳明他手里的生死簿是假的。陶岳明听后慌忙拿出生死簿查看,朱景兰趁机从背后用刀捅死了陶岳明,她跑到陆判庙拿出真的生死簿想把生死簿烧毁,陆判及时赶到想阻止朱景兰拿回生死簿,原来陆判知道朱景兰不可能轻易交出生死簿,他故意和勾魂使者演了一出戏,让朱景兰以为自己真的死了放下戒心,自己才能拿回真正的生死簿去救朱绮婷。陆判的突然出现让朱景兰措手不及,她赶忙向郊外逃去,勾魂使者打伤了朱景兰。陶岳明已死,朱景兰万念俱灰,她说自己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妄想得到,朱景兰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把生死簿丢进灯笼里烧毁了。勾魂使者要把陆判断押回地府受罚,陆判说他可以默写出生死簿来弥补自己的罪过。陆判默写出生死簿后随勾魂使者回地府领罪,陶岳明和朱绮婷都复活了。

(责编:张喜艳、邹慧)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推荐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