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黑龙江频道>>社会政法

媒体:不能因吸毒副处级干部患艾滋而轻易放行

2015年05月30日12:25    来源:北京青年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副处级干部吸毒 别因患艾轻易放行

  身为中央某部委副处级干部的穆林(化名)在微信上联系了一名男子后,携带一小包冰毒前往该男子住处,还未来得及吸食毒品便被民警抓获。由于持有冰毒不足10克,朝阳警方日前对穆林处以行政拘留5日的处罚。此外,由于穆林患有艾滋病,警方在当面宣读了处罚内容后,决定对他不予收拘。

  从法律人性化的角度出发,警方对患有艾滋病的吸毒者,在作出行政拘留的处罚后,不给予收拘的做法并无不妥。更何况,警方承担着治安管理之职,不兼具纪检监察的责任,因而其多注重当事人的违法行为,至于其身份则会退居其次。

  患了艾滋病还不影响其上班,而染上了毒瘾又如何进行处理?很显然,一个国家公务人员既患有艾滋病,又染上了毒瘾,恐怕已难以胜任工作,也不再符合公务员的职业规范要求。于此应当作出下一步的处理,以彰显对吏治的“零容忍”态度。

  2014年5月,网传“安徽省宿松县多名官员聚众吸毒被抓获”的消息,当地官方回应,宿松县2名公职人员吸毒情况属实,决定对2名吸毒公职人员给予开除党籍、行政撤职处分。2014年12月,云南省纪委发布消息,云南德宏41名官员因吸毒被开除党籍。如果再加上“吸毒州长”、云南楚雄州原州长杨红卫;“吸毒市长”、湖南岳阳临湘市市长龚卫国等重量级人物,正如一些媒体所分析的那样,毒品已开始成为人们用来行贿公职人员的一大新诱惑。公职人员吸毒的实际情况,也许远比想象中还要更为严重。

  “毒官”现象的背后,其实是监督不力的表现。一方面在于内部监督虚置无力,官员没有被真正纳入监管视野,对官员没有形成有效的监督,使得官员吸毒行为没有被及时发现;另一方面,对官员的教育跟进不足,导致其信仰缺乏和内心空虚,一些官员在迷茫或者压力下找不到寄托,很容易被人钻了空子与毒品亲密接触。

  从众多已被查处的“毒官”案例来看,很少有人属于“被动接受型”,大多数人都是“主动接受型”——从泛泛的工作交往,从吃吃喝喝到成为朋友关系,再到一起唱歌跳舞,最后发展成一起吸毒成为“毒友”。若是官员能够做到洁身自好而远离毒品,那么也不会轻易就成为毒品的俘虏对象。毒品其实并不可怕,可怕是缺乏底线意识和责任敬畏,轻易放弃了自我防守。

  “毒官”又是“艾官”,其间有太多问题需要追问,比如其如何染上毒瘾,又如何患上艾滋病,治病救人不应是对其本人毒瘾和病理的分析,更是对其堕落轨道的探析,并从中举一反三找到问题的根源。除此之外,即便仅从对个案的处理来看,副处级干部吸毒,也不能囿于身患艾滋病而轻易放行。(堂吉伟德)

(责编:张喜艳、邹慧)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推荐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