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黑龙江频道>>社会政法

皮影戏传人街头演出筹款 3天仅赚20元(图)

2015年06月29日11:04    来源:华声在线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皮影戏传人街头演出筹款 3天仅赚20元(图)

  表演间隙,一位小朋友跟老朱学起了皮影。

  表演间隙,老朱抓紧时间修补破损的皮影道具。

  老朱两腿叉开,专注地表演着。整场表演他都必须保持这个姿势。

  剧目《东郭先生和狼》正在上演。

  近日,一篇题为《太平街古戏台有人演皮影戏 看完我激动了》的图文在微博、微信朋友圈广泛传播,长沙皮影戏艺人老朱的故事引起网友热议。为了筹钱进行全国巡演,这位53岁的老艺人在长沙太平街古戏台连续3天演出。28日晚,记者在现场得知,去除硬性成本,老朱3天仅筹到20元。

  街头演出求打赏

  “居然亲眼看到了皮影戏!”《太平街古戏台有人演皮影戏 看完我激动了》的作者“白鼻子黑猫”在文章中惊叹道。在展示了系列皮影戏现场演出的照片后,他表示明天还要带家人来看,并用“老朱,挺你”作为了结束语。

  在“白鼻子黑猫”展示的照片中可以看到,现场立了一块牌子:“老朱有个梦:把皮影戏唱到全国,打赏者回馈槟榔一包。”旁边就是一个“打赏箱”和一篮子槟榔。

  27日晚,记者来到长沙太平街,只见表演皮影戏的古戏台被围得水泄不通,人群中随处可见举着手机拍摄的年轻人,牵着孩子的中年人,甚至一脸惊奇的外国人。偶尔有人走上前去,往“打赏箱”里投钱。

  当事人老朱向记者介绍,因为太平街为他免费提供三个晚上的场地,加上这里年轻人多,他就想出了这个演出打赏送槟榔的法子。

  而对于皮影戏在年轻人当中如此陌生,老朱并不感到奇怪,他向记者感叹,“现在在望城还坚持演‘影子戏’(当地对皮影戏的别称)的人,不超过20个。年轻人基本看不到这个东西了。”

  老朱最怀念四十多年前他刚学皮影戏的时候,“老长沙有句话叫‘河西的班子,浏阳的鞭子’,那时皮影戏跟烟花一样,都是很受欢迎的。现在浏阳的鞭子在橘子洲还放得很红火,我们这河西的班子却快消亡了。”

  因为皮影离婚

  老朱向记者介绍,他名叫朱国强,长沙望城人,以皮影戏为生已近40年,4年前还开了一家皮影戏博物馆,2013年被国家认证为望城皮影戏非物质文化遗产法定传承人。

  “现在没人看皮影戏,慢慢也没人演皮影戏。玩这行收入相当低,很多同行都转做其他的了,以前一个班子四个人演一台戏,现在我要想办法一个人来演,太平街这几场,就是旁边摆个音响,我一个人在上面演。”老朱谈起皮影戏,显得忧心忡忡,但他表示仍会想尽各种办法演皮影戏。

  老朱的儿子朱荣和却认为父亲对皮影戏的坚持付出了太多代价,最大的代价,就是8年前和妻子的离婚。朱荣和介绍,因为皮影戏没落,父亲收入低微,但为了坚持皮影戏事业,不惜借债建博物馆、做皮影道具、写皮影戏论文,和母亲的矛盾也越来越激烈。2007年,老朱花光了多年的积蓄,并负债20多万元,妻子最终选择离婚,远走他乡。

  “我这门手艺是15岁上跟父亲学的,我父亲是从我爷爷那学的。一代传一代,如今我五十几了,却找不到一个传人,我儿子也不愿意学。假如‘影子戏’断在我的手里,叫我怎么对得起祖宗?”当记者问起如何看待离婚,老朱倔强地认为,为了传承皮影戏牺牲家庭是他不得不做的选择。

  梦想全国巡演

  为什么皮影戏越来越不受欢迎?老朱也经常从自身来反思,他认为要想吸引年轻人,自己的剧目和表演形式都要做出改变。

  在老朱看来,使用音响代替人声虽然是不得已为之,但也为丰富剧目内容提供了条件,他在太平街演出的剧目中特意选择了一出《小蝌蚪找妈妈》。跳出皮影剧从历史民俗中取材的窠臼,在老朱看来,是皮影戏发展的必然趋势。

  最近,老朱一直在筹备一出新的剧目,并准备在6月28日晚在太平街首演,名叫《狼牙山五壮士》。从下样、雕刻、上色,到上漆、拼接,完成一套全新的、没有模板可用的皮影是一个不小的挑战,老朱却显得很有信心:“我参考了很多革命抗战题材的资料和电影,筹备了很长时间了。这次是为了献礼抗战胜利70周年,也是为了丰富我‘全国巡演’的剧目。”

  “全国巡演”一直是老朱的梦想,他说梦想能把皮影戏演到全国各地,让更多的人来关注皮影戏,学习皮影戏,让皮影戏能传承下去,“这样我就没有遗憾了。”

  3天仅赚20元

  虽然生存艰难,但艺术表演者的自尊心却丝毫未减。“我不想让别人以为我是个乞讨者,所以对于支持我全国巡演梦的观众,都可以从打赏箱旁边的簸箕内拿走一包槟榔。”朱国强说。

  28日晚,收拾好表演的行当,老朱抓起衣角,一边擦拭面庞的汗珠,一边有些尴尬的告诉记者,“第1天晚上一个半小时的表演下来,簸箕内的槟榔少了18包,但打赏箱内的现金只有96元,还有人给了1元钱,拿了1包槟榔走。第2天、第3天情况稍微好一点,但也没有筹到什么钱。”

  老朱算了一笔账,三天演出下来,总共收到打赏534.1元,回馈槟榔50多包,减去硬性成本,净收入20元。这里面还不包括交通运输、制作皮影等其他的成本。

  这意味着,朱国强3天义演“白忙活了”。不过已经习惯了“穷日子”的朱国强并不这么看,他说:“也没关系,凑得够就凑,凑不够就另外再想办法。至少这几天让很多长沙的年轻人看到了皮影戏,知道还有这么一门老祖宗传下来的艺术。”

  老朱和他的皮影戏生存维艰,或许正如老朱说的,再过几十年,他不在了,‘影子戏’也就不在了。

  不过值得欣慰的是,经过多年的反叛,渐渐长大的儿子朱荣和慢慢开始理解自己的父亲,他已经开始跟随父亲学习皮影戏,他说,“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不能烂在我爸手里,当然也不能烂在我的手里。”(记者 李毅)

(责编:张喜艳、邹慧)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推荐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