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黑龙江频道>>社会政法

云南脸部生蛆女子去世 福州求医半月无人愿收治

2015年07月04日20:50    来源:东南网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脸部生蛆女子去世 死前曾说“我活不成了”(图)

  王思丽微信新换的头像

  王思丽弹古筝的视频截图

  “爸爸,我觉得我活不成了,我将死去。”7月2日中午12点,王思丽突然对父亲王作生吐出一句话。

  一语成谶。当晚8点45分,经抢救无效,王思丽病逝于昆明云大医院。

  这是她离家后的第611天,重新踏上故土的第16个钟头。因为在福州没有大医院接收,父亲王作生携她回故乡寻求新生。

  然而,命运并未眷顾她,22岁的年轻生命还是香消玉殒。些许安慰的是,这次离去,终究是离家、离亲人近了些。

  回乡途中遭遇暴雨

  他甚至担心女儿挺不过去

  在福州救治的近半个月时间里,没有大医院愿意收治王思丽。返回2200多公里外的老家治疗,成了王作生最无奈的选择。6月30日晚上11点,王作生携王思丽坐上回云南的救护车。

  一路护送的负责人郭先生告诉东南快报记者,王思丽在路途中的生命体征与在福州时并无两样。整个行程紧促不已,除了在服务站短暂休息,一行人并不敢多逗留一分钟。

  这辆运送王思丽归乡的救护车离她的家越来越近。但当车子进入湘西及贵州一带时,倾盆大雨突然而至。

  “雨大到几乎看不清路”,郭先生说,因为社会的关注以及王思丽本身的病情,他们感觉压力很大,“要保证她的安全也要保证效率”。

  车子穿梭在雨夜里,王作生一言不发,心里隐隐担忧。他甚至担心,王思丽可能到不了楚雄,回不了故乡。一路上,他担忧得合不了眼,默默地看着女儿。

  庆幸的是,7月2日凌晨4点,车子进入楚雄境内时,天空终于放晴。经过29个小时的奔波,王思丽终于回到远离一年九个月的家乡,这比计划的时间甚至还要早上2个小时。

  此时,王思丽的家人已经在楚雄彝族自治州人民医院等着他们。

  “我觉得我活不成了”

  当晚竟一语成谶

  2日早上5点15分,王思丽被送进医院,医院安排专家会诊后表示,王思丽脸部的伤口感染已深入脑部,五脏皆已衰竭,建议转昆明云大医院。

  中午12点,王作生突然听到女儿跟他说,“爸爸,我觉得我活不成了,我将死去”。

  王作生心里咯噔一下,“这是照顾她半个多月来,第一次从她口中听到这句话。”

  此时,亲人都陪伴在王思丽的周围。

  王作生听从医生的建议,决定将女儿转进昆明云大医院。当天下午3点左右,王思丽从楚雄医院转出,晚上近7点到了云大医院。

  此时,家人注意到王思丽已呼吸困难。

  晚上8点,医生对其进行抢救。晚上8点45分,噩耗传来,王思丽经医生抢救无效病逝于昆明云大医院,年仅22岁。

  7月3日清晨6点57分,王思丽的表姐谢女士给记者发来一条短信:她昨晚8点多走了。

  不能接受,不敢相信。

  他想把善款捐给同样有需要的人

  姐姐的突然离去,令弟弟王思龙几近无言,“再坚强的生命也抵不过现实的摧残”。而在福州时,他还分明告诉姐姐酒店里的同事,等姐姐好了之后,会带她回去看望大家。

  除了家人之外,很多关心王思丽的人们也难以接受。王思丽的云南老乡段兴苑告诉东南快报记者,自己此前还和朋友一同去铁路医院看望了她,“她跟我们聊天,问我们是云南哪的,在这边做什么,习不习惯之类的问题,后面她想吃蒸鸡蛋,我和他表弟还特意去饭店买了一份”,原本打算回云南的时候顺便再去看望一下她,却突闻此噩耗。

  在叙述女儿离去时,王作生的语气克制而有力量,尽量不让人觉察到悲伤。他告诉记者,等女儿的遗体火化之后,他们将带其回家乡安葬,他还想把半个月来救治女儿剩下的三四万元善款全部捐给福州的公益机构,帮助那些同样需要帮助的人,就像人们帮助他女儿一样。

下一页
(责编:张喜艳、丁洋)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推荐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