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黑龙江频道>>社会政法

12岁女孩遭同村老人性侵产子 两年内又怀孕2次

2015年08月03日07:49    来源:京华时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14岁少女三度怀孕之伤

  双方反目

  重回深圳,思思很喜欢,她认为这里的生活比北京好。她也不愿意回北京,觉得自己没脸回原来的学校。

  思思三人被夏某安置在幼儿园放玩具的屋子里居住。平时思思会在幼儿园帮忙。王小英在家照顾小果儿,夏某定期给他们生活费。

  在思思母女俩到深圳后的第10天,李春生乘坐火车赶往深圳。李春生说:“我想了解夏某的家庭情况,看看他的脾气怎样,也想看看思思能不能长期呆下来。”

  但夏家让李春生有些失望。“他家里什么都没有。我打地铺睡。”李春生提出想到外面找活儿干,夏某为他先后找了保安、厨房帮工的工作。

  思思在幼儿园的工作也并不顺心。

  3月5日和3月23日,思思在微信朋友圈都提起她给幼儿园的孩子补习的事。她抱怨说,“她们的公(功)课好难啊,我都快教不下去了。”

  5月底,李春生因为身体原因,决定回湖南老家。思思决定跟父亲一起回去。

  但在家里呆了仅仅10多天,6月16日,思思和妈妈带着小果儿,再次回到深圳。

  其间,李梓琨曾专门赶到湖南,询问思思是否愿意去北京生孩子,基金会已经为她联系好了医院。

  “她先是答应我去,临了她又说不去了,要去深圳。”李梓琨说,李春生赶到后,三人在镇上大吵。

  李春生报警,希望警方拦住思思母女,但警方以家庭事务为由没有干涉。

  7月中旬,李春生接到思思电话,说她在派出所里,把夏某告了。

  事情的起因,是因为夏某的姐姐怀疑思思拿了自己60元钱。思思一气之下踢翻了幼儿园的垃圾桶,和对方大吵一架后,搬出了夏家。

  “我搬到朋友小赵那儿了。”思思所说的小赵,就在夏某家对面楼,两人通过qq聊天认识。

  思思搬走的时候,拿走了一名老师的身份证。夏某找到她要求归还,双方再次发生争执。

  “小赵说了威胁他的话。”思思说,夏某就报警了,“他说我和妈妈花了她四五万。”

  夏某事后对记者称,小赵说要砍死他。经警方调解,双方在派出所签字和解。

  思思说,哪知第二天夏某又找到小赵的房东,“说不能让我们再住下去。”

  思思一气之下报警,称夏某性侵过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夏某的。

  性侵谜团

  对于此次女儿主动报警,李春生并不吃惊,“我从来不觉得夏某是个心善的人。”

  他推测,思思肯定和夏某发生过关系。他说,夏某曾对他说过,想让思思和他一起生活。但他认为,思思现在怀的孩子不是夏某的。

  因为今年1月,当李春生发现思思第三次怀孕时,第一时间报过警。据思思称,是住地附近一个手机店老板强奸了她。

  “我记不清手机是坏了还是锁屏了,就去手机店修。”思思说,修完后,她让老板帮忙下载一些鬼片,没想到老板给她下了很多黄色电影,“然后他就把我强奸了。”

  当时,李梓琨也赶到派出所,协助李春生说明情况。在派出所,她见到了手机店老板的妻子,“她说她老公不会干这种事的。”之后,由于证据不足,手机店老板被释放。警察要求思思去派出所抽取羊水做DNA鉴定,但思思离京去深圳,一直未去派出所。

  思思在深圳报警后,李鼎律师整理了多份谈话记录等材料递交警方。接到这些材料后,深圳警方当即抓人,但最终因证据不足,夏某被释放。

  深圳龙华区龙城派出所办案民警介绍,警方为思思前后做了两份口供,但差别很大。警方也对思思母亲王小英做了笔录,但双方在关键事实上口供不一致。

  思思对警方称,她从今年1月到7月每天都跟夏某发生关系,孩子确认是夏某的。但王小英却称,思思肚里的孩子是北京一家手机店老板的。

  唯一的证据是验DNA。

  思思怀孕初期曾做过孕检,被告知预产期在今年10月初。考虑到思思怀孕月份已大,抽取羊水可能会有危险,警方尊重思思的选择,等孩子生下后再做鉴定。警方表示,他们已经采集了夏某的血样,等思思把孩子生下来后,只需要带着孩子来派出所抽血就可以进行DNA比对。

  夏某坚决否认自己与思思有过关系,他对自己的定位,是一个诚心想帮助思思的好心人。

  夏某承认自己确实说过想让思思和他生活的话,但这为了帮助思思。他说,本来是希望思思过来后,在学习的同时,也帮忙辅导一下孩子们。但思思到了这里,每天睡到12点多才起来,不然就是玩游戏看电视,在网上和人聊天。

  “她们太折腾人了。”夏某说,思思太让他失望了,这次让思思走也实在是没有能力再帮她,“她都告我强奸了,我还怎么帮她?”

  夏某甚至认为坏就坏在她妈妈身上。“思思在我这里乱交网友,看黄色录像,她妈妈也都知道。”夏某说,他也不止一次对思思妈妈说过,对孩子的教育很重要,光要钱解决不了问题,但这些劝说没起到任何作用。

  7月31日,夏某又给记者打来电话,再三表示自己没有与思思发生关系,更没动过要和她在一起的念头。

  他发誓般地说,“我要跟她在一起就只有死!”

  但思思仍认为她肚子里的孩子就是夏某的。得知夏某已经被警方释放,思思有点不相信。她对记者说,“我希望他被判刑。”

上一页下一页
(责编:张喜艳、丁洋)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推荐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