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黑龙江频道>>社会政法

13岁女孩自杀 留下遗书称不想拖累妈妈

2015年10月12日09:40    来源:齐鲁晚报    手机看新闻

灰暗的泰安市中心医院走廊里,单亲妈妈党晶抱着只有三个多月大的小女儿三妮,正给她喂奶。党晶的泪水落在襁褓上,怀里的三妮笑得正开心,不懂得外面发生了什么。截至11日,母女两人已在医院走廊冰凉的地上睡了四夜,只盼着在儿童重症监护室里的大妮能快点醒来,面对一封大妮留下的遗书,党晶流着泪读了一遍又一遍。

抢救时从口袋里翻出遗书

10月7日,在新泰市羊流镇龙石崖村,党晶正给要去上学的13岁大女儿大妮包饺子。“书包收拾好了吗?快去收拾,下午去学校报到。”大妮应声后进了屋。到了饭点,妹妹二妮去叫大妮吃饭,却怎么也叫不应姐姐。

党晶跑到屋里叫大妮,发现大妮突然从床上掉了下来,脸色发青口吐白沫。党晶慌忙叫来了救护车,把大妮送去新泰市人民医院。医院诊断后认为病情严重,得送泰安救治,三名医生便把大妮送到了泰安市中心医院。

在送往医院以前,党晶没想清楚,孩子到底突发了什么疾病。直到抢救过程中需要大妮脱掉衣服,党晶在裤子口袋里突然翻出一张纸,打开一看,竟是大妮写的遗书,她这才明白孩子居然是自杀。“那会儿,我怎么也不敢相信,平时温顺懂事的孩子,怎么就做了傻事呢!”

党晶的泪哗哗地流,滴在襁褓中的三妮脸上,她慢慢地拂去。

“大妮送到医院后,我们家人发现家里整整一瓶治疗精神疾病的药物不见了,她可能是吃了药自杀,医生也是按这种情况进行救治的。”党晶说。

遗书中希望父母创造完美的家

这封遗书有四五百字,单看了开头,一家人已泣不成声。“亲爱的姑姑、妈妈、二姑、奶奶、爸爸,还有我的那些弟弟妹妹们,当你们看到这封信时,我可能已经走了。哈哈,骗你们的,我只是去天国旅旅游,看看爷爷,下辈子再回来!你们不要想我哦……”在这封遗书里,她和每个家人都说了一些话。在遗书中,党晶找到了孩子轻生的原因。

两头拿钱。现在我走了,您养活她们两个差不多。三妮这么小,好好看着她。别动不动就打二妮,小卖店的生意好好照顾。另外,找到三妮的爸爸后,告诉我一声。”在遗书的末尾,她说了自己的一个小小的心愿,“爸爸,我走后,一定要对三妮好,您与妈妈、二妮、三妮创造一个完美的家,好吗?别让我们村的人看不起我们了。”

在遗书中,大妮留下了自己的QQ号码和密码,密码的全拼是“爷爷再见”的拼音。在遗书中,大妮还提到,“千万不要给我治,我走了,你也不要每个月花500元送我去托管。”

党晶说,在孩子轻生的当天早晨,曾看到自己向姑姑借钱,因为大妮所在的托管中心开始缴费了。由于姑姑也是囊中羞涩,党晶只得和大妮商量,再缓一个月交钱。“当时,孩子还说,小饭桌阿姨很好,会答应的。”党晶说,不知道孩子是不是看到又交钱,突然心理压力大。

党晶两段感情留下三个娃

遗书中,大妮所说的“爷爷”、“奶奶”、“二姑”等人也都各有故事。这些都源于大妮母亲党晶一家的特殊情况。党晶的爷爷奶奶尚在,父亲在2013年患胃癌去世,花了九万多元至今仍有欠债。母亲已有新老伴,所以党晶一人负责照顾。”

当初招了上门女婿,也就是大妮和二妮的亲生父亲,后因两人有矛盾便离了婚。在党晶家里,大妮管“姥姥姥爷”叫“奶奶爷爷”,管“大姨二姨”叫“大姑、二姑”。而在遗书中,对于“奶奶”新找的老伴,大妮说“不太喜欢”,她还是喜欢她的亲生“爷爷”。

党晶离婚后,在网上结识了一名男子。该男子表示不嫌弃党晶生过两个孩子,并称自己的老婆已去世,要和党晶好好过日子。党晶相信了他的承诺,在没有结婚的情况下怀孕了,随后生下的三妮,是大妮二妮同母异父的妹妹。

党晶怀孕八个月时,这名男子突然消失了。

“打通他的电话后,是一个女人接的。”直到那时党晶才知道被骗,这名男子明明是有家室的。“他妻子知道我被骗了,也很难过,曾和我商量把孩子打掉。但那时孩子已八个月大,我不忍心这个小生命因为我没有了。今年6月20日,我借了钱把她生了下来。从三妮出生到现在,她的亲生父亲始终没来看一眼。”说到这里,党晶再次泪流满面。

三天花了四万九大妮已摘掉呼吸机

大妮住院后,党晶一直陪着。因为三妮刚三个多月需要喂母乳,为了省钱,她只能带着孩子住在医院的走廊上。

一位病友说,这两天这么冷,孩子就铺个东西睡在地上,那天她一摸手冰凉,忙把自己孩子的袜子脱下给三妮穿上。“ 这家人实在太苦了!”

大妮所在学校的班主任也听说了这个消息,班主任说,孩子在学校担任班级团支部书记,和学生关系都很好。他听到这个消息时不敢相信,已去医院探望过。“我今年9月刚刚接管这个班,对她的家庭情况也是刚刚得知,希望好心人能救救她。”

“我们村不是多富裕的村,党晶家很贫穷,她独自养着三个孩子,还得养她近80岁的爷爷奶奶,确实很辛苦。现在又发生了这样的事,需要花那么多钱,一个女的可怎么应付?”新泰市羊流镇龙石崖村党支部书记说,党晶的收入来源就是在村里开的一家小卖店,大妮也会经常帮着照看,送货的看她家困难,借给两三千元的货让先卖着。

在党晶的包里,放着这几天的医疗费一日清单,显示每天都要花费一万多。三天里,她已经花了四万九,交了三万五都用完了,还欠医院一万四,她已经借遍了亲戚朋友的钱。说话间,一名亲戚打来电话,答应借四千块,她哭着向亲戚道谢。

面对高昂的医疗费,她很无助。“孩子遗书里说不让我给她治,但我也不能看着她死啊?我多盼着她能快点醒过来!从7日到10日,她一直靠呼吸机维持生命。11日,医生告诉我孩子能自主呼吸了,并撤掉了呼吸机,还听说孩子慢慢有点意识了,但去探望时她依旧不应声。”

“希望能有好心人救救我善良的孩子,她自杀完全是想为了减轻家庭的负担,她是个懂事的孩子,是一时想不开才做了傻事。谁能帮帮大妮、帮帮我们家?” (记者 白雪)

(责编:实习编辑 李金路、丁洋)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推荐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